很多人以為中國年輕人會較上一代體面,他們卻用行動表示其與祖輩並無分別

每當中國有人做出惡劣低俗的行為時,總有人急著幫忙開脫,解釋指上一代物資匱乏,沒有機會接受教育,所以行為表現會較粗鄙。辯護者認為新一代中國人在物質豐富、資訊流通的環境下成長,行為會較易跟世界接軌。加上他們自小接受學校和家庭的教育,年輕一代的行為將與上一輩截然不同。 這種論調獲得不少人贊同,很多人都樂觀地認為,這一代的大媽大叔死光了之後,中國人的行為應該會變得比較文明。可是事實上,我們仍然隨處可見八、九十後中國年輕人隨地吐痰、排泄、吸煙、喧嘩、插隊、使出各種卑劣手段獲取小便宜等,可以說上一代的惡劣行為,新一代沒有少做,某些惡行甚至變本加厲,所謂「新一代希望」只是泡影。 更甚的是,我們見到再新一代的中國幼兒,似乎又比眾八、九十後更加不堪,「一代比一代好」之說實在難以服眾。 社會學上有一套「社會學習理論」(social learning theory)。該理論認為人的行為模式,會受到社會上各種實際互動影響,即是說社會上人人都插隊,你也會跟著插隊,而且不會覺得有問題。課本上教你要乖乖排隊,對你的影響十分輕微,最重要是你的家人及你眼見社會上的人如何作為,才會對你造成最大的影響。這一代的大媽大叔是最具影響力的人辦,而他們的行為會透過日常的示範,千秋萬代傳承下去,即使大家口中如何否定他們,潛移默化之下,當你身處這個社會,自然會受到影響。 更何況,中國所謂的學校教育,根本就是笑話。學生們每天見到的,是家長爭相送老師紅包,或特權家長要求子女受特殊對待,甚至是老師教訓完學生之後遭其家長報復。在這樣的環境下接受教育,學生會突然學懂文明? 至於資訊,大部分媒體都被黨控制,造成扭曲的價值觀,網上稍具批判性的言論都會被迅速河蟹,這種氛圍之下,中國人根本不會深切反省自身的問題,他們只會覺得甚麼事情都是西方邪惡帝國在搞鬼,從而變得更加自我、乖張,整個社會的道德規範繼續沉淪,倒退成一個無制約的野蠻部落。 中港融合之下,香港某些方面已經出現倒退,可幸的是真香港人仍未死光,部分文明行為仍能有效承傳,而資訊暫時相對仍然流通,也有助我們辨別是非。希望我有生之年不會見到香港年輕人會在黨鐵站內三五成群蹲在路中心。希望香港年輕人在喝喜茶、看延嬉攻略的同時,不會忘記自己是個來自曾經非常文明的城市的真香港人。

Read more

強國KOL稱「愛國如獸交」,警斥:愛國於你只是一盤生意

近年經常發表具爭議性話題的內地KOL咪蒙,早前因一篇火爆潮文《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而成為網民討論焦點。不少網民認為咪蒙一味「販賣焦慮」,文章內容誇張失實,向社會發放負能量,對世界無益。 成為眾矢之的的咪蒙更遭網民起底,有人發現她早於2013年未紅時,就曾在微博發表「愛國不是單戀,是獸交」,遭眾網民唾罵。而江蘇網警更斥責咪蒙:「對你來說,愛國只是一場生意」。 咪蒙原名馬凌,曾任雜誌編輯,一直以「情感導師」自居,經常發文討論男女相處之道,擁有以千萬計的城市白領女性粉絲(可是現實中她自己卻與丈夫離婚)。咪蒙爆紅後努力經營自媒體事業,2017年她接受媒體採訪時更曾表示,公眾號已經為她帶來了8位數的年收入,一則微博可收取近70萬贊助費。 「愛國」事件發生後,咪蒙指因要「深切反省」,所以決定暫停更新微信公眾號2個月。不過有網民則認為她只是避一避風頭,期望2個月後網民已忘記此事,她便可繼續發文賺錢。

Read more

譚仔初五才啟市:是老闆溫情還是太依賴新移民員工惹的禍?

據觀察,農曆新年期間,快餐店的生意十分不錯。這個不難理解,人總要吃飯,新年難(或懶)買菜煮飯,不用與親友聚會的時候,餓了便到快餐店填飽肚子。 按這邏輯,便宜快捷,一個人吃也不尷尬的譚仔,是上乘的選擇。新春期間如果譚仔開門做生意,生意應該十分不錯,可是,譚仔居然選擇在初一至初四關門,初五才啟市。 即是說,譚仔放棄了4天理應不俗的生意額,而這4天的租應該是要照樣邀交的。 這是因為老闆很溫情嗎?不知道。不過也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屬無可奈何之舉。 譚仔出名聘用超大量新移民,員工們極不純正的廣東話,更成為網民的笑柄(例如墨丸變「物演」,豬潤變「之忍」等)。新移民佔譚仔前線員工的比例,目測起碼8至9成。我們經常會見到譚仔員工互相用鄉下話溝通,成為譚仔一道獨特的風景。而新移民過年其中一樣必做的事,就是回鄉度歲。 如果一個飲食集團旗下8至9成前線員工都要在新年回鄉度歲,老闆確實無法透過聘請臨時工等方式去繼續營運,是溫情或被逼都好,譚仔都只能選擇關門。 聘請新移民沒有錯,食肆聘用新移民更加無可厚非,畢竟食肆要請本地人擔當前線工作確實不容易。只是如果貪圖便宜、就手、方便,聘請大量新移民,就難免遇到「某族群勢力過大」的問題。雖然前線員工權力有限,但他們人數比例高,聯合起來提出訴求的話,老闆也無法忽視。何況觀乎譚仔員工的溝通方式,她們當中很多都有可能彼此間早就認識,透過互相介紹而入職。當她們有共同利益而有人居中協調的話,或許可以很團結。 其實可能很多半退休的本地人也會有興趣在食肆工作,老闆可以考慮聘用。如羅致光所言,60歲都只是中年,也有工作能力,有合適的安排的話(例如較靈活的工作時間),他們未必比新移民差。

Read more

意大利反移民傳單見簡體中文,直叫移民滾回家

意大利近日出現反移民浪潮,其中激進政黨新力量黨更不斷透過輿論,獲得大量市民支持。日前,他們公開張貼反移民海報,海報上用意大利語、法語、英語、阿拉伯語、簡體中文等語言如此寫道:「移民,回到家裡!我們在意大利,沒有工作,無家可歸,沒有未來。」 米蘭幾個移民相對集中的街區Viale Stelvio、Via Farini 和Piazzale Maciachini均有此款反移民傳單。 新力量黨發言人指:「這不是所謂的挑釁,而是請移民們從這個連意大利人都找不到工作、無家可歸、又沒有未來的國家離開。欺騙顯而易見,多元化的移民社會所產生的問題已讓意大利陷入退化、混亂和不安全之中。因為北非人的存在,米蘭一直是治安最危險的地區之一,那些街頭暴力爭鬥就是最好的佐證。」 雖然新力量黨因為過份鮮明的右翼立場及激進的行動而無法獲得主流民意支持,可是近年越來越糟的社會現狀,令新力量黨擁有越來越多支持者,更有可能在未來進入議會。

Read more

馬克思墓年初一遭破壞,英媒:可能是共產主義受害者所為

生於德國的馬克思死後葬於英國倫敦海格特公墓,墓地於年初一(2月5日)發聲明,指馬克思之墓受到破壞,墓地方面強烈譴責有關行為,並指:「這是一級保護紀念碑,這不是對待遺產的方式。我們會盡快對墓碑進行修復。」 警方估計作案工具是錘子,犯案時間可能正正就在年初一(2月5日)。 被砸的石板刻有馬克思本人、其妻子、外孫和女傭四人的生辰忌日,其他區域未受到影響。馬克思墓碑上方雕刻著《共產黨宣言》最後一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墓碑下方註記了由恩格斯主編的《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第十一條:「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大多數包括BBC等英媒都認為事件或有政治意圖,估計涉案人士可能是工黨支持者(工黨不少高層認同馬克思觀點)、硬脫歐支持者,也有可能是共產主義的受害者,也有可能純粹只是一名叛逆的學生。

Read more

向澳政黨捐200萬澳元,中國富商遭拒入藉並即時取消居留權

澳洲情報部門ASIO發聲明指,基於國家安全存在威脅,澳洲內政部拒絕了著名華僑商人黃向墨的入籍申請,並同時取消了他的永居簽證。目前他正在中國,現在已無法回澳洲。 據稱,過去有5年的時間,他向澳洲兩大政黨累計捐獻了超過200萬澳元。 ASIO方面認為這些捐款是讓人擔憂的,背後可能有來自中國的政治操作。 黃向墨在1992年創辦深圳市玉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玉湖集團(澳大利亞)有限公司,其後在澳洲投資,賺得盆滿砵滿,在華人社區的知名度頗高。

Read more

曾生產山寨Alphard豪言擊敗豐田的國產車,負債38億收場慘淡

隨著內地經濟下滑,汽車市場首當其衝面臨重整,不少實力不夠的車企都面臨危機。其中川汽野馬近日傳出負債達38億人民幣,並已安排出售股權,希望有白武士打救。 野馬在80年代創辦,2002年被福臨集團收購後,轉型生產SUV和MPV。年前野馬曾推出旗艦車款「斯派卡」,車款明顯向豐田的旗艦MPV Alphard致敬。野馬當時表示斯派卡性價比相較豐田更佳,有信心擊敗豐田,更認為野馬可以很快上市,對公司前景信心滿滿。 當時野馬用極有創意的方式銷售斯派卡,公司以每斤20至24元售賣該車,成為一時佳話。不過消費者並不買帳,認為斯派卡雖然售價便宜(全車約售6至8萬人民幣),可是無論性能及設備都與豐田Alphard相去甚遠,該車銷情一般,間接導致野馬業績受挫。

Read more

成龍賀歲片票房遇冷,敬陪末座慘敗給Peppa Pig

今年強國有多套賀歲電影出籠,搶佔新年電影市場。其中成龍主演的《神探蒲松齡》票房慘淡,在8齣主要賀歲片中排名第8,連Peppa Pig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也不如。 另外,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也只能排在第3位,不少影迷指購票入場純粹是為了懷緬周星馳電影,不少影迷認為《新》片平淡無奇,屬炒冷飯之作。 有趣的是,由吳京主演,標榜中國首部真正科幻電影的《流浪地球》也只能排在第4位,不少影迷認為電影宣傳標榜製作費高達3億,但以科幻片來就,3億的製作費難算是大製作,要看科幻特技不如看荷里活的製作。

Read more

有時,矛盾真的純粹源於美感問題

香港網絡久不久便會傳出外國人在港鐵的「不文明」行為,然後五毛們或自以為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中立」香港人便會空群而出,批評香港人崇洋媚外,同樣的動作,如果是中國人做便受盡各方指罵,外國人做則無人敢抨擊,認為港人都是崇洋狗,正垃圾,沒資格歧視大陸人。 五毛們及「獨立思考」港人沾沾自喜,認為自己突破人類盲點,一針見血地道破世情,佔領道德及思想的高地,揭破港人霸道又怕事的陰暗面,順道合理化中國人的種種不恰當行為-樹大有枯枝,外國不是一樣有人這樣做嗎? 誠然,五毛們所說的並沒有錯。同一個動作,外國人做跟中國人做,港人的反應確實有很大差異。五毛嘲港人因不諳外語而不敢責備外國人,也是事實。不過五毛們的論調,只描述了事實,卻未有解釋原因。 有時,矛盾其實真的純粹源於美感問題。一雙修長美腿配上精緻的臉蛋,大部分人真的不介意那雙腿想怎樣放,甚至希望這雙腿張得越闊越好,抬得越高越好。反觀一眾偉大的大媽們,先天已經討人憎厭,再配合其行為、裝扮、舉止、態度和嗓門,正常人類實在很難不歧視她們。 金髮美女們縱使有時舉止較為豪邁,但她們絕少以高分貝尖刺聲在街上大叫大嚷;也無扶老攜幼佔領整條街道,阻礙別人日常生活;她們更不會為了不合理而且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動輒投訴;當然我們亦少見外國美女在香港隨意打人。 有網民精警留言指,如果強國旅客都是長腿美女,其實港人會很歡迎,也會較為包容各種古怪行為,獲得不少網民贊同。這當然是純粹以審美角度去訂不同標準,意圖成立外貌協會,自小老師及家長都教我們不應該這樣,不過我們都是人,天生有人的劣根性,有這想法又怎能算錯?這亦說明,港人不是怕鬼妹,只是厭惡醜惡的大媽。神州美女我們其實一樣歡迎。 美女做出惡劣的行為,反正我眼睛已吃飽了冰淇淋,其他事情不妨慢慢好說。只要美女不如大媽般張牙舞爪,口沫橫飛步步進逼,我們又怎會介意妳的腿張開一點,露出一片好像不太合時的黑色蕾絲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