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ine慘遭Mel B狠批,外國網友嘲其衣著

因參加《全美一叮》演唱《My Heart Will Go On》而一戰成名的Celine譚芷昀,日前出戰同一節目的半準決賽。這次她穿上玫瑰花紋連身裙,演唱已故樂壇天后Whitney Houston為動畫《埃及王子》獻唱的主題曲《When You Believe》。 當Celine演唱完畢之後,評判之一的Mel B卻狠批她「揀錯歌」。Mel B指這首歌超出她的能力範圍,「你很了不起,但我認為你應該選唱其他歌﹗這樣,你可以把聲線控制得更好﹗」 Celine聽後有點不知所措,更似有點眼濕濕。外國更有網民嘲笑她的裝扮太老積,似乎除了香港,Celine在外國也引起了不少的「負皮」。

Read more

大陸假粉絲價目曝光,追車跌倒加100元

大陸(甚至香港)一直都有一門職業叫「假粉絲」,即是明星花錢請人扮狂熱支持者,為自己造勢,讓人以為自己很紅很受歡迎。日前,一個節目大爆這行業的內幕。 有「中介人」在電視節目大爆指,這行業在大陸相當蓬勃,很多明星都是其客戶。通常粉絲每次出動,可賺得薪酬由50至100元(人民幣)不得,但一些附加動作,例如哭昏過去,或者追偶像車跌倒等,則會額外再加100元。 該人士更大爆有假粉絲每日接數單,一個月竟有過萬收入。不過因怕有人認出,現在已無人再找他工作。 關於假粉絲,早前大陸娛樂圈曾鬧出笑話。一名叫曾舜晞的小鮮肉顧了假粉絲,可是由於無人認識他,粉絲們居然錯認另一影星徐海喬,對著徐大叫「曾舜晞,我愛你」,場面極為尷尬。

Read more

《戰狼2》票房紀錄不被國際認可,網民稱要杯葛荷里活電影抗議

大陸電影《戰狼2》莫名其妙地大收旺場,據聞票房已破47億,有望總票房能達60億。之前的票房紀錄《捉妖記》和《美人魚》創造的中國票房紀錄已被打破,《戰狼2》更成功殺入全球票房榜前100名,更是第一部成功躋身於全球票房排行榜的中國電影。 就在中國影迷興高采烈,認為中國電影已經躋身世界級,不再被好萊塢(荷里活)壟斷,近日正式發佈的票房榜卻沒有《戰狼2》的份。 消息稱,全球電影票房榜沒有收錄《戰狼2》,也就說不認可《戰狼2》的票房成績,至於其原因有傳聞稱是懷疑電影《戰狼2》票房注水。還有消息稱,全球票房榜忽略沒有權威發行商在北美髮行的電影,所以《戰狼2》不被計入。 對此,中國玻璃心又再碎裂,紛紛表示「拒絕好萊塢從我做起」。還有網友稱美國人看不起中國人,卻又想賺我們的錢,一定要抵制好萊塢電影。

Read more

《中國新歌聲》被揭參賽者半數是外國籍,網嘲:要改名《外國新歌聲》

大陸綜藝節目《中國新歌聲》聲勢已大不如前,除了節目內容無限loop到觀眾悶之外,參賽者的水平也被認為較以前低落。最近,更有網民發現最後一場導師選人爭奪戰中晉級決賽的參賽者竟多達一半是外國國籍的華裔,被網民嘲笑指節目要改名為《外國新歌聲》。 決賽參賽者當中,較受觀眾歡迎的謝少唐和陳穎恩都是馬來西亞籍,而黃韻琴則是新加坡人。《中國新歌聲》是《中國好聲音》的延續,但聲勢一直及不上前作。早前節目現場觀眾的「演出費」更被公開,令節目感覺更假,並流失不少收視。

Read more

大最紅小鮮肉,被揭全部屬加拿大籍

「賺中國錢,擁外國籍」一直都是不少權貴的生活方式,不過原來一眾小鮮肉都深明此理,當中近年最紅的,更被揭全是加拿大籍!看來,純中國人只能在窮人堆裡找。 陸媒報導,近年在大陸最紅的小鮮肉,包括趙又廷、彭于晏、吳亦凡和竇驍等,全都屬加拿大籍。其中趙又廷和彭于晏本身在台灣出生,而吳亦凡和竇驍則分別在廣州及西安出世。他們全都是年幼時隨家人到加拿大生活和讀書,並入籍加國。 不過陸媒強調,只要有一顆「中國心」,拍出好的作品,中國觀眾就自然會喜愛,認為國籍並非愛國的唯一標準,是否擁有「中國心」才更為重要。

Read more

橫店拍戲被揭苦況,臨記受盡折磨生命無保障

大陸拍戲最愛大場面,簡簡單單的劇情動輒動用幾百個臨時演員。著名取景拍攝場地橫店,近日被揭裡面黑幕,臨時演員受盡折磨之餘,生命更是毫無保障。 當地沒有休息的空間給臨時演員,所以演員很多都是在路上休息、吃飯。拍下雨的場景後,橫店也沒有足夠的更衣室讓演員們換衣服,不少人被逼要濕身一整天直至收工。 像上圖的臨時演員,是從上面的台階跳到這個石板上,然後再滾身落水的場景。要是主角的話,一般會先拍跳下這部分,在下面墊個軟墊,跳在墊子上,再把墊子拿走,再拍滾身落水的鏡頭。但劇組也許是為了效果,或是為節約時間,把這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也就不能在下面墊軟墊了。這種實拍,也是造成受傷的最大原因。 很多臨時演員除了混口飯吃之外,不少是懷著演藝夢想,但橫店的惡劣環境磨蝕了不少人的鬥志,扼殺了無數人的夢想。

Read more

陸媒:譚詠麟大陸甩開大媽手,被嘲:不就是個唱歌的老頭

譚詠麟到哈爾濱準備演唱會,在機場被一群大媽包圍。大媽們十分熱情,圍住校長要求合照。未知譚校長是否太趕時間,一向和善的他竟大力甩開扯著他不放的大媽的手,被大媽嘲:「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個會唱歌的老頭!」 事件被大陸媒體廣泛報導,有歌迷留言撐譚校長,認為他只是情急之下,不小心甩開歌迷;有網民認為大媽們太猖獗所以才會令譚詠麟一時失控;也有網民質疑大媽既然不欣賞譚,為何又要拉扯著人家,覺得大媽口不對心。

Read more

有無人諗過Celine被負皮唔係因為葡萄,而係成件事本來就令人好唔舒服

最近Celine妹妹參加《全美一叮》嘅事被熱烈討論,當中不少人係留「負皮」,激到十優港姐都走出嚟叫啲人唔好葡萄,之後有不少人都力撐Celine,負皮友被屌得體無完膚,好似留親負皮果啲人通通都係loser,唔撐香港,自己得唔到成功就葡萄人哋,係渣滓廢物,唔死無用。 我想喺度問一句,係咪真係所有負皮友都係因為葡萄而留負評?Celine事件係咪本身都有一啲令人隱隱有點反感嘅氛圍,但大家又唔係好知點講,所以留下冷冷的「老積」、「剩係識嗌高音」等批評,令人覺得負皮友都係厭人富貴嘅loser? 利申,我無喺任何Celine相關嘅影片同報導留過言,更無留過任何負評,但我一睇Celine條片,心裡就有啲唔舒服嘅感覺。我唔識音樂,即使Celine Dion版本嘅《My Heart Will Go On》我都唔係真係咁識欣賞。理性上我知Celine Dion唱得好勁,所以Celine妹妹唱成咁應該都係勁,但係我一睇,就隱隱feel到好多人為操作喺裡面,仲要係專門為咗呢一刻爆紅而去做嘅操作,動機並不純粹,一啲都唔偶然,可能呢個就係我唔舒服嘅地方。等於有條片明明話係偷拍嘅,點知啲片裡面啲路人個個都唔小心望鏡頭,比你會唔會爆粗? 之後,Celine就逐步被起底,原來佢老豆係唱歌老師,一早父女檔簽比蕭定一等,之前佢亦參加過好多中國乜乜乜嘅歌唱比賽,絕對唔係無喇喇石頭爆出嚟嘅一個人。當然,咁係無問題的,更加係無犯法的。莫札特都係父母逼練琴先會成材啦,父母叻,個女有天份,要求佢苦練一下,最終做出好成績,成件事幾美滿吖。 問題係,好多香港人,包括我,已經唔係好buy呢一套。香港人雖然實際上仍然是經濟動物,但係我哋嘅理想模型,我哋嘅精神追求,已經昇華上去真善美嘅層次,而唔係單單「成功」本身。所以,上一輩我哋崇拜李嘉誠,但今日我哋唔會尊敬馬雲。先唔講兩人經營生意手法嘅不同,但係明顯「成功」本身唔再係我哋精神追求嘅唯一。我哋仍然羨慕佢哋嘅身家,佢比一千萬叫我食屎我依然會食,但係我哋知道,我哋已經唔再對呢類人有崇敬之情。 相反,同為富豪,Facebook嘅朱克伯格同Google嘅布林、佩奇,佢哋努力改變世界,追尋夢想,亦助無數人完成夢想,呢種富豪我哋先會由心尊重。同Celine同期有一單新聞,一個香港男仔同老豆遠赴英國踢波,最終成功加入英甲球隊。呢單新聞就引來不少港人的支持留言。再講遠啲,曹星如、李慧詩等人努力追尋夢想,最終取得成功,香港人都係一面倒支持。箇中分別,就係一啲係有夢想,係真善美喺裡面;有一啲唔知有無真善美,但就處處斧鑿痕跡,擺明人為操作,就好似馬雲咁,你係成功咗,都有努力過,但你感動唔到我。 或許Celine係有唱歌理想的,或許參加《全美一叮》及一眾大陸歌唱比賽係佢意願,或許佢同老豆都有諗過利用佢嘅歌聲去改變世界,但當呢啲嘢我哋通通睇唔清楚,但只見佢老豆又撬薛家燕學生,又用盡人脈去幫女兒參賽咁,講真,都唔應該留負皮嘅,見係香港人咪支持吓囉,但我完全理解點解有人會忍唔住負皮佢。

Read more

馮小剛:大陸多垃圾電影,因為有太多垃圾觀眾

馮小剛在中國的導演當中一向算比較敢言。最近,他在一個記者會中表示,中國多垃圾電影,是因為有太多垃圾觀眾。其出位言論立即在網上瘋傳,並獲不少網民讚好支持。 馮小剛在會上說:「劉老剛剛說了一個生產垃圾電影,這也是觀眾最愛說的話,那是不是有很多垃圾觀眾,才形成有了這麼多垃圾電影,我覺得可能冒犯在座的各位,中國電影現在這麼的讓觀眾覺得吐槽,一定和大批的垃圾觀眾有關係,你如果不去給它捧場,它就沒有生存空間,往往垃圾電影票房還很高。」 近年大陸的電影成為了金融人士施展財技的工具,加上大陸觀眾民智未開,往往盲目追捧明星,不理電影本身的質素,致中國電影市場一片亂象,更形式惡性循環。

Read more

大陸「職業觀眾」市場規模達1.8億,上一次節目可賺800元

大家如果有看大陸的綜藝節目例如《我是歌手》等,有沒有發覺節目裡的觀眾個個都十分投入,感動時會哭,歌手「鳩叫」時會拍手歡呼,甚至會閉眼和唱,這些「觀眾」如此投入,原因之一就是他們都是專業的。 有陸媒爆出大陸的「職業觀眾」市場規模達1.8億(人民幣,下同),整個產業鏈有清晰分工,「從業人員」的薪酬也相當不俗。 首先,負責組織「觀眾」的人叫「群頭」,按不同節目,每招到一名觀眾,群頭約可獲20至30元佣金,而「觀眾」們則可得100至800元。 一般的「觀眾」如果沒有特寫鏡頭,多數只能獲100元。如果要多一點酬勞,就必須做出各種誇張的表情,如果有特寫鏡頭,最高可獲得800元。 當然,花同樣的時間,哭一哭,獲鏡頭特寫就可拿多一點酬勞,對職業觀眾而言是相當划算的,但不可能每個「觀眾」都能獲特寫鏡頭,因此,最近的綜藝節目就出現了大家「鬥表情誇張」,以期望獲得特寫的現象。 面對此亂象,電視台也顯得束手無策,除了作出適當的培訓之外,部分節目更索性停用職業觀眾。但是一停用職業觀眾,場面立即變得冷清,毫無氣氛,令節目負責人相當頭痛。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