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殿堂作家芥川龍之介:中國就是猥瑣、殘酷、貪婪、髒亂

日本殿堂級的作家芥川龍之介,作品曾被魯迅翻譯,更被著名導演黑澤明改編成電影《羅生門》。像很多上世紀初的日本知識分子,芥川亦對中國十分嚮往。可是當他真正深入認識中國之後,他對中國的幻想破滅,更指中國就是猥瑣、殘酷、貪婪、髒亂,代表著智慧、憐憫和勇氣的典型如杜甫、岳飛、王陽明、諸葛亮之類的人物一個都找不到。 1921年3月至7月,芥川龍之介以大阪每日新聞社特派員身份來到中國,在中國逗留了120餘日,先後遊覽上海、杭州、蘇州、南京、蕪湖、漢口、洞庭湖、 長沙、開封、洛陽、龍門、北京等地。 他回國後,在報紙、雜誌等媒體上陸續發表了《上海遊記》、《江南游記》、《長江遊記》、《北京日記抄》、《雜信一束》等文章,後集結成《中國遊記》出版。 日本大正時期,中國對於日本人來說是個時尚的「外國情趣」,中國古典文學作品被日本人奉為瑰寶,可是芥川對中國的印象卻極為負面。 芥川龍之介如此形容他第一次踏進中國的情景:剛走出碼頭,幾十個黃包車夫一下子就把我們包圍了……原本「車夫」這個詞留給日本人的印象決不是臟兮兮的,反倒是那種威猛的氣勢,常給人一種彷彿回到了江戶時代的心境,但是中國的車夫,說其不潔本身就毫不誇張,而且放眼望去,無一不長相古怪。他們從前後左右各個方向各自伸著脖子大聲地叫喊著,不免令剛上岸的日本婦女感到畏懼。 之後芥川龍之介又指在中國經常見到人隨街大、小便,令街道及河流永遠髒兮兮。他形容:陰天下聳立的中國式亭子和泛著病態綠色的水池,以及傾入水池的一條粗實的小便,——這不僅是一幅令人感到憂鬱的風景畫,同時也是我們老大國辛辣的象徵。我對著那個中國人的身影凝視了許久。 芥川又試圖從九江停泊在潯陽江面的船上,尋找著《琵琶行》裡的景緻,「卻沒想到從眼前的船篷裡伸出來一個醜陋至極的屁股,而且那隻屁股竟然肆無忌憚地悠然地在江上大便。」 芥川又到過多個景點,可是皆大失所望。「狹窄的河面,發黑的河水。 現實的中國和詩中的中國完全是兩個樣」;「看見的盡是骯髒粗魯的黃包車夫、貪得無厭的賣花老太婆、隨處大便的男人、京劇名伶的鼻涕」。 芥川龍之介總結:「現代中國有什麼? 政治、學問、經濟、藝術,難道不是悉數墮落著嗎? 尤其提到藝術,自嘉慶、道光以來,有一部值得自豪的作品嗎? 而且,國民不分老幼,都在唱著太平曲。當然,在年輕的國民中,或許多少還能看到一些活力。但事實上,他們的呼聲中,尚缺少那種足以傳達給全體國民的激昂的熱情。我不愛中國,想愛也愛不成。在目睹了這種國民的墮落之後,如果還對中國抱有喜愛之情的話,那要么是一個頹廢的感官主義者,要么便是一個淺薄的中國趣味的崇尚者。即便是中國人自己,只要還沒有心智昏聵,一定會比我這樣的一介遊客更加地不堪忍受吧。」

Read more

八國聯軍侵華慘?舊照片揭示中國人興奮迎接外國軍隊

歷史課本告訴我們當年八國聯軍侵華是民族屈辱,令中國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可是一批當年舊照片卻揭示當時中國人民非但不懼怕或憎恨八國聯軍,也不是每位同胞都義憤填膺,希望為國出力打擊外國人,反而是熱烈歡迎外國軍隊,與今日「美軍來了我帶路」的論調互相輝映。 真實的戰爭,往往不是無時無刻都槍林彈雨,當時的中國人當中,很多甚至受僱於外國軍隊,協助進行運送軍火等工作。舊照片中見到,不少人的臉上還帶著歡欣的表情去為外國軍隊工作。 不少網民借機以古喻今,紛紛留言指:「壓迫久了,解救者來了當然歡迎,這就是現實,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恆古不變的定律。」;「估計八國聯軍自己都沒想到」;「感覺他們並不麻木,而是很興奮,透著終於能改變生活和命運的激動」;「誰心裡有人民,人民也會對他好。 沒有辦法,得民心者,得天下」;「君視民為草芥,民無立錐之地,何來愛國之心。 民生有尊嚴,家有恆產,必保家愛國!」;「那時都想引領外國軍隊攻打縣太爺府邸!」;「飯都沒得吃還愛國? 民心最重要」。

Read more

南宋佛像遭「毀容式修復」,網民鬧爆當地政府

中國不少地方政府保護文物意識薄弱,阻住起樓發展的歷史建築固然要二話不說拆除,即使修繕文物,也往往以「為文物換上新裝」的形式去處理,讓歷史愛好者搖頭嘆息。 近日,一組被野蠻修復的古代佛造像在網絡上引起了不小的爭議。原本古樸、渾厚的佛造像被刷上了彩漆,原本的造型、髮飾、衣品紋絡及莊嚴感也蕩然無存,被網友稱為「毀容式修復」、「農家樂審美」。 圖片中的佛像來自安岳石窟。四川安岳是目前已知的中國古代佛教造像遺址最集中的縣,在2000年普查時已發現歷代石窟造像218處,造像10萬餘尊,尤以唐代造像的宏偉和兩宋造像的精美著稱於世。

Read more

國歌要尊重?國歌作者田漢毫無尊嚴被逼死

香港疑似將會訂立國歌法,官方指此舉是要市民尊重國歌,但實情是連國歌作者本身都未有被適當尊重,死時更可謂毫無尊嚴。 據資料顯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歌詞作者田漢早年留學日本,在文革第一年(1966年)已經被關在秦城監獄。有媒體指,田漢1968年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李伍」。有糖尿病的田漢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活活被逼死。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期間不能唱田漢這位「罪人」作詞的歌曲,啟用新歌詞《繼續革命的戰歌》。1975年,已經死了好几年的田漢還被以「組織」的名義宣布為「叛徒」,并被「永遠開除黨籍」。 42年後,共產黨卻要別人尊重這首由「叛徒」所作的歌曲,改歌詞更隨時要坐監,現實果然就是諷刺。

Read more

全球最大仿兵馬俑群落成,園方霸氣指:是山寨又如何

2017年6月7日,安徽安慶市太湖縣五千年文博園景區內的兵馬俑群開幕,吸引了不少游客專程前來參觀。該兵馬俑群被指是全球最大的仿製兵馬俑,佔地800至1000平方米。 景點中的秦始皇雕像站在城牆上揮手,兩側的城牆上刻有「一統江山」和「兼併天下」字樣,城牆下整齊地排列著兵馬群像。園方對傳媒霸氣指:「有人批評是山寨品,但做到如此規模,山寨又如何?」

Read more

歐亞多國仍稱中國為「契丹」,陸媒籲勿玻璃心

有人認為稱中國為「契丹」是種侮辱,可是不少歐洲及亞洲國家仍以「契丹」稱中國,有陸媒籲網民勿太玻璃心,應認清歷史,再判斷對方是否有侮辱之嫌。 有陸媒指,前蘇聯國家,以及中東一帶的國家,很多仍稱中國為契丹。這是因為以前遼國在敗走中原以後,向西發展,更不斷壯大。而西遼引入大量中原文化,無論衣著、體制及文字都仿照中原,因此一直被以為是中國人。 當時仍落後的國家和民族,例如斯拉夫人,是藉著契丹才認識中國,甚至連俄國也以為契丹就是中國,直到現在俄語稱中國,依然是「契丹」。

Read more

大公報被揭曾指「漢人已絕種,民族無特定定義」

媒體人雲海在Facebook發文,翻查到大公報原來早在2010年已指「中國純種漢族人已絕種」,又指「民族無特定定義」,與中央近年常說的「自古以來」、「不可分割」似乎並不一致。 據指文章內容是大公報引用重慶晚報的報導,而相關研究則是蘭州大學所做。雲海笑言不知會否有人聯署要求蘭州大學就指漢人已絕種的言論道謙。

Read more

長城狀況堪憂,明朝以來三成已消失

早前長城被舖成水泥路的事件引起廣泛關注,但有學者指,這只是冰山一角的事件,長城其實自明朝以來,至今已有三成面積被破壞或因缺乏保養而幾乎完全損毀。 其中,陸媒指出,喜峰口長城以及箭扣長城這兩處具戰略及歷史意義的長城段情況尤其嚴重。其中箭扣長城的敵樓、敵台已普遍開裂、坍塌,部分垛口牆坍塌下來,城磚怪異地立著插在路上。沿途地面長滿雜草、兩米多高的樹木已經有碗口粗。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也有一部分牆體倒塌的時間並不長,散落的渣子還沒有被覆蓋,旁邊酥散的邊牆隨時有繼續倒塌的可能,部分條石城磚等被拆毀。而由抗倭名將戚繼光督建的喜峰口長城也有類似情況。 看來,那麼多錢進行各種大白象工程,不如花其中一小部分去修復長城還更有意義。

Read more

古樸長城被填平成水泥地,網民砲轟當局腦殘

中國遼寧省小河口長城「第三八達嶺」,被譽為「最美野長城」,但卻遭官方修復成水泥路,完全破壞長城的古樸之美,引發各地網友砲轟。 《中新網》報導,長城專家看到小河口長城被修復成這樣,感到相當心痛,當地居民則表示,該修繕大概起於2年前,當地文物局則說他們是用白灰修繕,並堅稱所有過程「合理合法」。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