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擁2000多項專利,全屬「模具設計」及「組裝優化」

聯想近年發展困難重重,不少人認為是由於公司擁有的專利太少。不過有報導指,其實聯想擁有的專利達2000多項,不過大部分屬「模具設計」及「組裝優化」等類別,未有牽涉核心技術,所以當市場有變時,便會顯得手足無措。 聯想內部當年曾分開兩派,一派是工程師倪光南為首的技術派,主張研發核心技術,成為行業的標準;而另一派則以柳傳志為代表的「營銷派」,首重如何將產品賣出去,及如何重組生產線以提升效率,並降低成本。 最後「營銷派」大獲全勝,「技術派」黯然離場,而聯想也憑收購IBM的Thinkpad系列,開拓外國市場及提高市場佔有率。 後來PC市場因智能手機興起等原因而遭逢巨變,聯想、戴爾等以組裝為主,欠缺核心技術的公司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戴爾在是次變革中,積極面對,將公司私有化後,努力轉型,集中研發企業伺服器;相反聯想則依舊繼續以祖國為後盾,繼續組裝電腦,不敢說是苟延殘喘,但發展空間已經不被看好。 現時聯想的主帥楊元慶,是當年的銷售冠軍,觀乎他掌管公司的情況,仍然是營銷主導。在美國對中國的科技產品越來越有戒心的大環境下,聯想隨時像中興般,突然遭到封殺。欠缺核心技術的科技公司,實在難以主導自己的命運。

Read more

豐田章男清華表演飄移,網讚:國產車老闆敢嗎

日本豐田汽車的老闆日前到清華大學出席研討會,更在校園駕駛豐田跑車表演飄移,獲大批學生及網民激讚,傳媒亦指豐田章男的技術不比專業車手差。 豐田章男的表演亦引起網民議論紛紛,不少網民感慨指各地的車企老闆本身都是愛車之人,所以對行業亦有更深的體會,產品才會不斷改進。 反觀內地車企老闆甚少在公開場合表現自己熱愛汽車的一面,而觀乎內地製汽車的粗製濫造,生產汽車似就是為了圈錢供自己買豪宅玩女人,車迷很難在國產車上看見激情和創造力,反而「致敬」仿製品卻充斥市場,這個又跟中國很多其他行業異曲同工。問題癥結還是急功近利的社會風氣和扭曲的體制所致。 順帶一提,幾乎所有外國車企老闆都會選擇自家品牌作為座駕,但在中國,一汽的老闆座駕是奧迪,北汽的老闆座駕是Benz。他們可以辯稱是想深入了解對手,做到知己知彼,但國民都心水清,知道發生何事。沒錢又要駕車,無奈只能選國產,可是有選擇的話,誰會跟你談愛國支持本土車企? 豐田章男一個飄移,除了刮出一道胎痕之外,更刮走了國產車老闆們的遮羞布。有網民嘲指國產車老闆只敢和豐田章男比喝茅台,保證沒有人敢開自家汽車和他鬥飄移。網民實在太強人所難,要知道,萬一過程中有甚麼閃失,例如車輪鬆脫或者引擎自燃等,釀成國恥,可是殺頭死罪來的。

Read more

乒乓公開賽吉祥物被指極醜,網民:似用Word設計

中國乒乓球公開賽在新聞發佈會上公佈吉祥物的設計,被網民狠批極度醜陋,有網民嘲指設計師似用Word來製作,意指設計極不專業,連基本的要求都達不到。 我們很多時都以為中國人都是政治傻瓜,被自小洗腦,個個都盲目崇拜黨,一切都遵從黨的吩咐。不過,很多時其實中國人只是沒有渠道發聲,或一發聲就被滅掉,其實中國都有很多心水清的人,只要一有較不敏感的社會事件發生,在確定不會被抽後算帳後,中國網民往往能一針見血地指出問題所在。 例如在這個醜陋設計上,就有網民精警地問:這設計不知花了多少錢。 中國人的審美眼光及設計能力一直備受質疑,中國設計的東西,無論商標還是卡通人物等,都極為驚嚇,跟「美」完全沾不上邊。有人懷疑中國人是否先天沒有美感,也有人提出要加強「美學教育」,盡快提升中國「美」的標準。 其實追求美觀,是人的天性,「美學教育」固然有必要,但是更關鍵的,還是政治問題。 一個國家的美醜,往往要靠政府帶頭做好,社會才能上行下效,逐步改善。可是政府貪污嚴重,任何事情都講利益,靠關係。無論設計如何出色,最後還是要靠關係才能獲得採用。這樣扭曲的制度之下,誰還有心思去鑽研美學?有時間不如想辦法結交幾個高官才符合成本效益。久而久之,社會上人人都變得急功近利、爾虞我詐,美學這種要在良好土壤下慢慢灌溉的東西,早就被「利益」和「關係」重重壓死,無法在中國這地方好好成長。 民間雖然大聲疾呼要提高中國的美學水平,可是政府卻因不同原因帶頭不斷採用醜陋的設計,完美示範「醜惡治國」。由滿街的政治標語,以至噁心的政治宣傳影片及各種出版物,甚至學校的課本等,無不以政治、關係和利益作為首要考慮,「美感」基本不被重視,連帶民間也難見真正美好的設計,整個國家都被醜物包圍。 「美」不得見,與「美」為一體的「真」和「善」都自然不會出現。中國人無論取得甚麼成就,都難獲世人尊重,與其日日高呼「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不如認真檢討一下自己,多年以來向世界輸出多少「醜」,才被人家鄙夷。

Read more

詠春選手遭泰拳選手10秒KO,未曾出招被一腳踢暈

中國傳統武術再一次遭到猛烈質疑,連相對較為實用的詠春,也不敵其他武術。日前有網民上傳視頻,見到兩名身型和年紀都差不多的泰拳和詠春選手對壘,不消10秒,詠春選手便遭泰拳選手一腳踢暈,期間根本未作出過有效的攻擊或防禦。 片段所見,泰拳選手先來一記左腳中掃,擊中詠春選手,詠春選手立時方寸大亂,再被泰拳手拳擊頭部,基本已喪失戰鬥力。之後泰拳手再來一記重拳和重腳,分別都擊中詠春選手頭部,詠春選手應聲倒地。整個過程不消10秒鐘,再一次令人懷疑中國傳統武術到底有沒有實戰能力。 其實我是傾向覺得中國武術在遠古時代,應該能用作實戰的,畢竟武術創立的目的就是為了打架。不過就如同蹴鞠早已演變成足球,中國人引以為傲的傳統,亦已敵不過時代巨變,淪為只能懷緬的花拳繡腿。 中國人自古以來都傾向短視近利,成為某個領域的大師之後,第一時間想的不是發揚光大或承傳後世,而是玩重門深鎖,將自己的知識經驗變成「秘方」,只有某一兩名最聽教聽話的「高徒」才可一窺其貌。 「大師」們關注的不是整個領域的發展,而是個人的名聲。他們視失敗為恥辱,因此拒絕接受挑戰,也不願與其他派系切磋交流。他們表面上說自己的派系才是正宗,不屑與其他雜牌軍接觸,實際上他們其實是害怕輸了會丟光面子,以後再難立足。 「大師」重視利益,他們怕徒弟太快學會所有技藝,便會脫離師門,除了少了一個客戶之外,更可能會另立門戶,成為競爭對手。因此所有徒弟一入師門,第一樣做的不是學習,而是做各種不相關的粗重工作,美其名是「磨練鬥志」,實則是在拖延學習進度留住客戶。 直到現在,中國的武術界及很多師徒制的行業依然以如此方式運作,你說怎可能有進步?中國人靠刻苦耐勞,累積了大量財富,可把很多問題都掩蓋,但是一到明刀明槍的比拼,中國人的弱點便表露無遺。詠春被泰拳擊倒是小事,國足被泰國擊敗也屬小菜一碟,但如果軍事、金融和貿易等被擊敗便會致命。為何特朗普發一條tweet都會令中港股市暴跌(比美國本土跌得厲害),就是因為大家都不相信中國會於貿易戰中獲勝,只能祈求貿易戰不要開打。如果一打,只能如太極挑戰MMA般,被徹底KO,永不超生。

Read more

從藥業富豪花錢買史丹福學位事件,看出中國藥業的極端邪惡腐敗

美國名牌大學的招生醜聞持續發酵,而中國網民最關注的,就是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的女兒趙雨思花650萬美元進入史丹福的事件。最新消息指,趙雨思現已被史丹福開除,原因是「入學資料作假」,這算是頗為體面的了結方式了。至於代趙雨思考試的「槍手」,則正在被調查,或會面臨十年監禁。 網民對事件中最關注的有以下數點: 事件主角退學了事,但只賺得蠅頭小利的「槍手」卻要監禁,顯示出當災的永遠是弱者; 為何中國的有錢人個個都口中愛國,但身體永遠都走向外國; 趙雨思的家族靠製藥發家致富,但他們卻作出如此不誠實勾當,他們所製的藥是否可靠呢? 頭兩點早已是永恆真理,反而第3點頗為值得討論。 藥廠老闆的個人操守,跟藥物質素看似息息相關,可是真要深究起來,又好像也沒有甚麼必然關係,說到底,我們應該要靠良好的監測機制去保障大眾的生命安全,而非個別人士的道德操守。但一說到「監測機制」,在中國,你懂的。 步長製藥是內地A股上市公司,旗下產品包括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和谷紅注射液等。過去該公司多次牽涉產品質量問題及賄賂事件。當然,現在你仍能見到趙雨思風風光光進史丹福大學讀書,便知這些事件最終都是不了了之。一般人對中國藥業的腐敗傳聞,在官員及傳媒協力護航之下,所知不多,只能霧裡看花,不過即使是公開文件如上市藥廠的財務報表,我們仍能嗅到陣陣腐味。 以步長製藥為例,2018年,其「研發費用」花了5億,但是「銷售費用」卻花了80億。其他大部分的中國藥廠情況都類似,研發方面能省就省,用於銷售則花錢不眨眼。至於如何「銷售」要用80億那麼多,嘿嘿,這就不知道了。 外國的藥廠情況又如何呢?強生(Johnson and Johnson)2017年的研發費用為100億,美元,是步長製藥的50倍。其他知名藥廠如輝瑞、諾華及葛蘭素史克等情況類似,研發費用往往佔總銷售額的13至30%。至於中國的藥廠,研發費用佔總銷售額平均是1.4%,由0.5至7%不等。 看到這裡,你應該開始明白為什麼自由行如此喜歡光顧香港的藥房了吧?中國製造的藥,無須太認真,吃下去死不了的,就當資助藥廠進行1.4%的研發,也是在促進行業發展。

Read more

強國樓盤被揭「木板扮鋼筋」,發展商欲偷偷補回當無事

日前陸媒報導指,貴州新樓盤「碧貴城」(和碧桂園沒關係的)一名業主裝修時發現天花有破損,鑿開一看,水泥下露出的居然不是鋼筋,而是木板!該業主更指當他要求發展商跟進時,發展商竟意圖趁他不在單位時,偷偷入內修補,結果被發現阻止。現時業主堅決要求退還單位,事件陷入拉鋸中。 如果你問中國的有錢人為什麼千方百計要將大部份身家投去買海外房產,以上新聞應該是答案之一。誠然,未必每個大陸樓盤都會有問題,但樓宇建造過程複雜,涉及工序極多,需要不同範疇的專業人員參與,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影響整個單位甚至整棟樓宇。而買樓不同買菜,大部分人很難一眼便看出樓宇的問題,買家往往簽約後,只能暗自祈求遇上有良心的發展商,自己買的樓能順利住上四、五十年便萬幸。但問題是,在中國,你要賭每一個參與建造及監管的人都沒有出術,這盤口你夠膽下多少注碼? 在一個沒有優良監管機制的社會,市民的身家性命財產往往難有保障。全球各地都有好人和壞人,但是在有良好制度的地方,壞人做壞事的成本及風險太高,所以民眾可以假設社會總體是安全,生產出來的貨品質量大致符合標準。但是在一個凡事講關係、講權力,沒有司法可言,做壞事都可以沒有後果的地方,我們就不能作出同樣假設。 在一個買棵菜都要充滿戒心的國度,買樓簡直是賭命級別的高風險玩意。可是香港各級官員政客影星卻天天高聲疾呼要你入局,更建鐵路、設灣區方便你去送死,死也不要死在香港,你說世間有比這更荒謬的事嗎?有人買大陸樓發達致富,我衷心恭喜,卻毫不羨慕,因為我知道這些錢不是我賺的,我只是想在香港找個蝸居過簡單的生活,可是香港的官員卻反其道而行,要你交出香港的蝸居,讓給大灣人,而你就要去大灣區生活。如果有人問香港人為何有怨氣,我會反問香港人在這種政府治下,怎能沒有怨氣。

Read more

月薪6000元便成全國最高收入20%,中國人湧入香港只能是必然

早前網上瘋傳指譚仔員工人工高,兩夫妻一齊在譚仔工作,努力儲錢的話隨時可以買到樓。這當然只是戲言,不過對比中國大部分人,譚仔人工確實高。中國雖然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人均收入卻仍然很低。即使被張五常捧為未來地球經濟中心的深圳,平均收入也不過6787元(人民幣,下同)。而香港的福利,單單公屋一項已不止這金額。 近日內地網民瘋傳一則帖文,指6000元月薪,已經能成為全中國最高收入的20%人口。即使全國最高收入的三個城市,包括上海、深圳和北京,平均收入都分別只有7112元、6787元和5453元。當然這論點是否成立,很大程度看你如何演繹,不過說香港隨便一個拿最低工資的人已經能輾壓整個大灣區,應該沒什麼懸念。 這就是香港現時的困境。全世界都知這兒是金礦,理論上香港政府可以好好利用這塊金漆招牌,吸引世上最頂尖的人才,可惜為配合國策,香港只能作一個無掩雞籠,任人進出打劫,劫無可劫之後,便只剩下廢墟。 在一個做譚仔都有萬多元月薪的地方,官員居然好意思叫年輕人到平均只有6千多元的大灣區工作,除了搵笨,實難找到其他形容詞。內地人湧港無論打工還是拿福利,都是改善生活,但是香港的年輕人回內地卻是在犧牲,犧牲一個在大都會生活的機會。當然少部分人可能可以借助祖國龐大的市場飛黃騰達,可是這種人可以有幾多個?除了騰出空位讓內地人進駐,北上對於港青,到底有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Read more

在日本遇上中國司機:買了車牌不敢在國內駕駛,專程到日本練車

中國人的恐怖之處,在於他們可以對是非對錯完全沒有底線,只要喜歡,他們不介意用任何手段達到目的。 早前在北海道自駕遊,第一日便差點遇上交通意外。對方逆線向我駛來,幸好最後大家都及時剎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對方是一對年輕男女,一望便知來自中國。 該對男女臉上毫無歉意,甚至有點不耐煩,如果在香港,我必定跟他們開戰。不過現在人在旅途,無謂生事,於是各自離去便算。 該處位於我住的酒店附近,我第二天再駕車外出時,竟然又再碰到該對男女。這次他們的座駕撞到燈柱,正在下車了解情況。 我對他們產生了好奇,於是下車幫忙,他們對我非常感激,大家開始閒聊起來。談起這次意外,他們表示自己的駕駛執照是花了1700元網購得來的菲律賓駕照。他們指自己同時都有中國的駕照,但不敢在中國開車,故打算來日本旅遊順便練車。 他們述說自己的經歷時,臉不紅耳不熱,就像買了棵白菜一樣,人的無恥可見一斑。日本不時有電視節目專題討論中國人在日本駕駛的問題,不知日本人知不知道,有些在日本馬路上駕駛的中國人,本身根本沒有駕駛經驗。 中國人為什麼受世人討厭?當一個民族熱愛造假,又不顧別人安危,凡事任性而為,即使只是一撮人如此,也足以令全民族受盡指責。歧視,有時真不是無緣無故的。

Read more

連玩具都made in Thailand,中國製造業萎縮明顯

中國一向是玩具製造大國,當年幾乎所有市面上的玩具全都是made in China,雖然品牌都掌握在美國和日本之手,但中國靠著極高的製造量,邊際利潤微薄卻也賺到不少外匯。 不過隨著成本上漲,這情況也發生了變化。過去,低技術玩具如合金玩具車基本全都由中國製造,現在卻越來越多在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地製造。至於較高端而價格較高的玩具如Gundam模型之類,則在日本製造。另外也有不少高質素的木製玩具由德國、瑞典等歐洲國家製造。 亦即是說,低端的玩具逐漸不再在中國生產,至於高端的玩具亦不會由先進國家轉移到中國生產。中國的製造業萎縮,由此可見。 當然,理論上不生產玩具,可以去生產其他更有價值的東西,例如芯片或飛機等,可惜這些東西都需要有強大的技術作支持,而強大的技術,源自學術、思想的自由,求真的精神,以及完善的監管制度,可惜在中國,以上東西一樣都沒有,即使靠偷靠搶,都只能獲得技術的皮毛,畢業技術是會不斷變的。 高端產業不行,低端產業不夠別人搶,高科技根本進入無門,中國製造業的窘境,在一架小小的Hotwheel玩具車中表露無遺。

Read more

圖書館高聲喧嘩大聲播片,猜青年國籍

為什麼某國人如此惹人生厭?原因有很多,最主要是他們會對本地人造成極大滋擾,而且他們不愛遵守秩序,屢屢破壞本地人建立多年、行之有效的社會規範(social norm),不斷衝擊本地人的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因此絕大部分本地人都會對這類入侵者避之則吉,當發現避無可避時,當然心生厭惡,恨不得用機關槍掃射。 某國人雖然極為討厭,但他們不是傻的,香港人好欺負,但也不是每處都容他們亂來,例如他們不會去麻雀館搞事,也不會在廟街隨便搗亂,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地方的人未必會跟他們談「包容」。他們最喜歡肆虐政府轄下的場所(例如露營地點,或政府為大股東的港鐵),因為他們知道全香港最忍讓他們,會傾力保護他們的,正正是香港政府。 近年發現很多操流利普通話,疑似新香港人的年輕人在公共圖書館流連,他們進圖書館當然不是為了看書,而是用圖書館提供的免費Wifi連線打機。本來這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喜歡將手機聲量開到十分大,加上不時大呼小叫,騷擾其他想靜靜看書的人,而圖書館管理員也無法一一處理,只能隻眼開隻眼閉。不過有趣的是,如果喧嘩的是說廣東話的學生,管理員就會秉公辦理,毫不手軟。 早前人民日報撰文指現時已難以行為及外表去分辨香港人及內地人,我不知道是該文作者自己見識少,還是有意誤導,我相信香港人絕大部分都能一眼認出誰是香港人,誰是內地人。內地人很想與現代文明完全接軌,但他們連收緊一下嗓門,或者按下手機的降音量鍵,都未能做得到。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