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梭:要尊重孩子,不要急於對他作出或好或壞的評判

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是什麼料子,全港市民這幾天已看得一清二楚。他那種急不及待撲出來拿學生祭旗舔主子屁眼的嘴臉,全世界人有眼皆見。要上位是明白的,搞政治要討好上層是合理的,可是請保留一點美學水平,不要做得太難看。更重要的,是你自己要做什麼悉隨尊便,作為教育大學的校長,請不要拿學生作政治籌碼。 張仁良當然不是聖賢,他甚至離聖賢十萬光年遠。可是作為一個曾留學法國的人,竟然一點法國先賢的古訓都學不會,真可算罪大惡極。 盧梭認為好的教育者必須要根據人的自然本性施加教育。對一個八婆的不幸感開心似乎道德上說不過去,但絕對合乎人性,張仁良喊打喊殺說人「冇人性」、「唔係人」之前,有想過先教育再審判嗎? 另外,據聞盧梭有句關於教育的名言指「要尊重孩子,不要急於對他作出或好或壞的評判。」張仁良明顯急得只用了0.001秒的時間就決定要對「涼薄者」作出壞的評判。這樣的人任教育大學的校長,是否有點搞笑?順帶一提,對祝賀劉曉波的「大壞蛋」,他卻未有作任何批判(最多只有教大官方一份行貨譴責),原因當然不是他已洗心革面改過,只是不慎捉了蟲入屎忽,一時應對不了而已。

Read more

解放軍救災變出醜,4人搬一袋都嘔泡抽搐

天鴿走了之後,澳門「要求」駐澳解放軍協助救災,這本來不算什麼壞事,解放軍甚至可以藉此攞威加分,但整件事就敗壞在解放軍自己的不濟表現。誠然,天鴿帶來的災禍固然嚴重,可是畢竟風已打完,水已漸退,解放軍只是負責執垃圾,但都把他們做到又嘔泡又抽搐,被世人嘲笑,真是顏面何存。 多家媒體報導,解放軍救災時有多人「暈倒,呼吸困難,不能坐立」,更有人抽搐及嘔泡。可是細心一看,到底他們在做些什麼呢?原來只是清理垃圾!澳門人已經沒有要求他們在風災期間出來救人或在風雨下做些什麼,只是要你們在平靜的災後現場清垃圾,很多基層人士每天都在做的事,你給我做到抽搐?那印度人打過來時你是否要痙攣? 解放軍救災的圖片在網上廣泛流傳,有人拍到軍人在鬼妹,有人影到4名解放軍揪著一個垃圾袋。雖然不知道袋裡是什麼,但可以用袋裝然後被人揪著行的,肯定不是什麼重物,那何需4個人一齊做? 一個天鴿除盡顯澳門政府的無能之外,更揭露了解放軍的嬌生慣養和不堪一擊。據聞早前中印的扔石仔大戰以中方失敗告終,這完全合乎情理。如果中印真的開戰,無論賠率多低,我都會義無反顧地買印度贏,不是覺得印度有多厲害,只是解放軍太不堪,就像國足一樣,永遠上不到國際的大舞台。

Read more

今日我玩命叫雞唔戴套,一個月後無愛滋就會出嚟鼓勵學生追尋夢想

近日睇《東張西望》,見到曾老師成功登珠峯,成班學生及市民在完全唔關佢哋事嘅情況下,竟然都深受感動,為他們的「英雄」歡呼雀躍。自此我明白到,原來只要玩命又唔死得,就能成為英雄,受人膜拜,會有電視台訪問,其「英雄事跡」更能鼓勵別人,成為勵志故事,實在太偉大了! 於是,我都決定要做一樣一直好想做,近乎玩命嘅行為-叫雞唔戴套。呢樣嘢刺激性十足,一不小心隨時喪命。就算唔死,都分分鐘搞到周身生晒嘢,比在珠峰灼傷皮膚仲慘十倍。至於準備工作例如資料搜集等亦都唔少得。當我決定咗要進行呢一項壯舉嘅時候,我即刻狂上各大叫雞指南,睇吓人哋嘅賽後報告。我嘅理論係,越老果啲雞,瀨嘢風險越高,因為理論上佢哋所接嘅客嘅總量應該比後生嘅女仔多。我嘅行動,將有助驗證呢個理論,從而幫助其他人。 咦?係喎,我做呢件事仲可以幫到人添喎!曾老師爬山爬餐死,佢都無幫過半個人,甚至攀登期間見到有人受傷佢都唔去救,反而我嘅行為將會幫到人盡可能避免性病,Yeah!我分分鐘仲比曾老師更偉大添! 經過一輪資料搜集之後,我鎖定咗某幾個分別在砵蘭街掛單嘅工作者,然後逐一去幫襯。我會先問佢哋可唔可以加錢唔戴,可以嘅話就再問佢哋可唔可以拍片-呢樣同樣係玩命行為,隨時比馬伕斬死。但我認為個老師同物理治療師登頂後都要影張相證明自己真係上過去啦,咁我叫雞唔戴套都要有嘢證明先有人信我格。 至於點解要搵傳統馬檻而唔搵ptgf果啲,因為我覺得兩者分別就如珠峰山頂同太平山頂咁。幫襯ptgf唔戴套好平常,去砵蘭街唔戴先夠玩命吖嘛!完成之後,我會將過程寫成文字,加埋自己嘅體會同感想及建議,連同影片上傳連登。哼哼,到時我仲唔成為網民嘅英雄?

Read more

每年數以萬計大陸「青年」湧港,點解投行仲可以預測港樓跌兩成咁白痴

最近有兩單新聞同期發佈,合埋一齊睇,就覺得格外諷刺。一單係有傳媒發現每年來港人數根本多得難以估計,其中大陸「青少年」移民香港,在上年更無啦啦比以前多成倍,揭示咗人口洗牌嘅事實。而另一單,就係有某大型投資銀行估計港樓會跌兩成,原因係「供應增加、息口趨升」之類嘅陳腔濫調。 但我覺得港樓多多供應都唔會夠,息口陰啲陰啲咁加亦未必有好即時嘅影響,所以港樓要跌,一定係金融風暴觸發,一嘢就跌成50%果種,而唔會係供應同需求接軌而價格緩緩下跌果隻。 咁點解話港樓多多供應都唔夠呢?首先我哋要睇吓人口洗牌果單新聞。人口洗牌其實不嬲進行緊,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就係其中一種。不過單程證來港人口當中,絕大部分係低學歷婦女,來香港同老公團聚果隻。佢哋會增加公屋嘅需求,間接會推高劏房租金,理論上都會幫手推高樓價,但始終佢哋唔會買樓,港樓新增供應終歸唔係for佢哋。 旺盛嘅需求,主要係由循各種途徑來港嘅「青少年」,及其背後嘅家庭。劉江華在立法會上承認,上年度就有過萬名「10至19歲青少年」來港,另外壹週刊亦揭發了每年也有數萬名內地學生及家屬來港讀書、就業,然後在港定居。這些人就不是一般循單程證來港的窮L。這些人,或許很多都是潛在新樓買家。 大陸湧港人士,加上大陸炒賣投機的資金,再加上香港本身的固有需求,單靠增加供應根本不會令樓價下跌。息口,未加到一個臨界點,需求也不會敏感得立即萎縮,因此,「樓價因受基本因素影響,來年跌兩成」這類論調根本完全不成立,樓價總會跌,但一定不會是受基本因素影響而徐徐下跌。樓價跌,只會是受金融風暴之類的黑天鵝事件影響,一爆就爆到冚冚聲,日日有人跳樓,兵慌馬亂股樓齊跌呢種level。 在此奉勸各大行,唔好再用基本分析方法去預測樓價,誤導香港市民。樓價在基本因素影響之下只會無止境咁升,直至黑天鵝出現。當然,最令人洩氣的,是黑天鵝唔知幾時先會出現。

Read more

我在迪迪尼故意對過千港人說普通話,8成人會應機,當中一半人竟然這樣犯賤

我喺主題公園做過兩年,見盡大陸人啲衰格嘢。不過我又諗,唔係香港人咁都忍到佢哋,比人X到上面都仲笑口噬噬咁對住班「恩客」,香港駛淪落到咁?所以香港嘅淪陷,我覺得係香港人自己做成的,係香港人犯賤,天生鍾意比人X,墮落與人無尤。 我在主題樂園做嘢嘅兩年間,為咗玩嘢,同埋想印證吓香港人係咪真係咁犯賤,我不時實驗式咁試下同港客講普通話,兩年間都玩咗過千次,而我發現,當你用普通話同港人講嘢,當中近8成人都會應機,有兩成人就係聽唔到或者無禮貌或咗為捍衛本土語言,係唔應我甚至會睥我的。 人哋用咩語言同你講嘢,應一應人都係禮貌,唔算犯賤嘅。應我嘅港人當中,有一半人會應返我廣東話「你好」或者「蝦佬」,又或者點頭笑一笑。至另一半人當中,有一半會用普通話同我講返「你好」。而繼續講落去,有一半人係講到正常至流利嘅普通話同我溝通。至於剩返果另一半,我就真係覺得好犯賤。 呢班人,居然會笑口噬噬咁,強行用古天樂溝崔世安式嘅普通話,腰部微曲,頭輕抬起,如奴才見到主子咁用普通話同我傾計! 我只係一個公園職員,佢哋係客,當然無需要奉承我,佢哋咁嘅反應,我估係因為慣咗。佢哋平日一開口講親普通話,就係咁嘅奴才相,所以對住我,都係咁嘅衰樣。我強烈懷疑佢喺沙沙返工,經年累月,比客X完又比老細X,X完再出返去繼續彎腰服侍恩客,久而久之,一開口就沙沙上身。佢哋習慣咗,無論對方幾咁難頂,幾咁俗氣,即使你明知佢只係一個社會底層嘅人,但只要佢開口講普通話,你就要即刻變做狗,要當對方神咁拜,要彎腰抬頭講普通話,因為你明白佢哋即使著對爛布鞋,都隨時會買過萬蚊嘢,無咗佢哋,你會冚家剷。 甘心做狗嘅香港人我諗唔會係大多數,之但係呢班人往往在第一線與大陸人接觸。大陸人來到香港,第一次同港人互動就係呢班狗,再加上佢哋喺電視見到代表香港出嚟講嘢嘅又係咁樣嘅人,漸漸地,佢哋對港人嘅印象,就只有一個字-「狗」,全部都係狗。 香港淪陷,與其怪大陸人低質素,不如怪香港太多人型狗,一個充滿人型狗嘅地方,點會有人尊重?不過好消息係,一個地方當狗多到一個點嘅時候,人就唔會再去,剩低啲狗喺度互相咬噬,成為真正嘅人間煉獄,一拍兩散。

Read more

做社工做到嬲,個綜援人士問我:姑娘你做嘢咁辛苦為乜

雖然「新移民婦拿萬三蚊綜援」係假,但綜援人士生活並不一定都很難過,卻是千真萬確。因為綜援人士乜都有政府津貼,生活唔太講究的話,舒舒服服過日子其實真係得,你接觸得多綜援人士就知。 另一個角度睇,今時今日香港失業率低到咁,有手有腳真係無話搵唔到嘢做。咁都要拎綜援,唔少都係自己嘅選擇,多於命運嘅作弄。而你如果係都要幫佢哋搵嘢做,就係捉錯用神,吃力不討好,對大家都係盞搞。 我初入行做社工,都係滿懷理想,諗住幫助弱勢社群,令社會更加平等。不過做咗幾年嘢,漸漸發覺原來弱勢定強勢,並唔係咁容易劃分。 我誤打誤撞,加入咗「自力更生就業支援服務」,即係幫綜援人士搵工,未搵到嘅就逼佢哋做義工,初時我都覺得呢個工作幾有意義,理念亦都唔錯,讓綜援人士都可貢獻社會,對佢哋個人或者社會都係好事。 但係講就咁講。 上文都講到,喺今日攞綜援,除咗長期病患者、老人家或者部分單親未婚媽媽之類嘅真弱勢社群以外,多數係自己選擇。老病婦孺想做都有心無力,而其他好人好姐選擇得呢條路嘅,佢會有幾想做嘢,大家心中有數。初時入世未深,滿懷熱血咁諗住去幫佢哋,又會按佢哋嘅喜好同能力去安排義務工作,但換來嘅係極度冷淡嘅回應,甚至係無回應,我崩潰到試過返工果陣跑入廁所喊。記得有一個「來自鄰國嘅婦人」同我講:「姑娘,妳做嘢咁辛苦為乜唧?」果吓我先如夢初醒,明白晒成個玩法。 從此,我唔再用「幫助佢哋」嘅角度去做嘢,相反,我係「求佢哋幫我」嘅角度出發,令條數好好睇睇咁就算。好多綜援人士同我講,香港啲福利算係咁,啲議員要幫佢哋爭取呢樣嗰樣,佢哋暗啞底都覺得多餘,爭到就爭,爭唔到其實佢哋都無乜所謂。出席記者會嗰啲好extreme嘅case,好多時都係friend底,可能係長期求助開嘅個案,絕無廣泛代表性,真係唔好以為綜援人士個個都慘絕人寰,最慘嘅往往係無綜援、無公屋果啲(好似我咁)。 一時感觸,打篇嘢上來呻吓,無特別想表明啲咩。如果你都認同我嘅講法,就請分享,有錯漏嘅亦歡迎指教,多謝。

Read more

80後中坑遭公司退回升職申請,人事部:仲有成排70後未升

「80後」呢個詞出現之時,主要係形容一班1980年代出世嘅後生仔,時光飛逝,今日呢班後生仔好多都已經變晒中坑。 我自己係80中,一直都覺得1980年代出世嘅人大部分都係中伏嘅。早一代嘅70後,出身時社會環境好,撞正移民潮嘅大時代,機會唔少。樓價大部分時間都唔癲,好彩嘅話,廿幾三十歲時結婚撞正沙士,60萬買淘大到家已經供甩晒咁滯。 相反,80後最早果批一出梨做嘢就遇上沙士,之後雖然有段時間好景,但好快又樓價狂升。家好多為樓而惆悵嘅,唔少都係80後,捱過沙士、抗衡海嘯,三十幾歲諗住結婚生仔之時,點知樓價升到飛街,唔去日本都買唔起,人生極盡灰暗。 仲有最灰嘅,係八十後在踏入三字頭,諗住事業上大展拳腳之時,先發覺社會上嘅上流空間已經停滯咗。除非閣下非常outstanding,例如名牌大學神科畢業,或者工作表現異常突出,否則排排坐等升職嘅話,真係等到海枯石爛都未到你,而到你時,公司又可能已經嫌你老。 造成咁嘅局面,有三個原因,首先,係80年代之前,香港人口都係爆發式增長,家好多五、六、七十後都仍佔據著高位;第二,人越來越長壽及健康,你睇吓張建宗呢啲1951年出世,做到家都仲開晒口話下屆都仲想「繼續貢獻社會」,你諗吓如果個個界別都有個張建宗,呢個世界真係唔使轉;第三,香港啲工種越來越單一,發圍機會唔多,近幾年好似多咗啲後生仔出來創業,但始終唔似美國果啲不斷有新經濟湧現。 你諗吓,五、六、七十後個個佔著高位,又個個都健健康康未使退休,工種又越來越窄,八十後又邊有機會上位?而我foresee九十後條路將會更困難。 唔係話世代批鬥,但數字上睇嚟,對八、九十後嘅職場之路真係唔樂觀。當然,都唔排除社會改變,林鄭上場之後忽然好多新工種出現嘅可能性,但我自己就唔樂觀囉。最近筆者有個朋友在一間大機構申請升職,好快就比公司turn down咗,而公司嘅理由,講到明係仲有好多「更具資歷」嘅員工準備提升,非常赤裸,完全無話你適唔適合,亦唔講你能力達唔達標。你話間公司好僵化咩?但香港仲有邊間大公司唔係壟斷晒港人衣食住行,僵化住咁做生意都可以賺大錢?純粹舉一個例子,例如X頓麵包,你話入面做嘢係咪真係需要咁多新思維?我已經唔講地產霸權下嘅仲更加壟斷到出晒面嘅行業。 你唔服,好想改變現狀,當然值得祝福,只係英雄都需要環境,關公生於太平盛世一樣無運行,希特拉如生於經濟好嘅年代,佢嘅主張亦唔會有人show佢。你身懷絕技,但時代唔適合,條路就點都會艱難啲,更何況你並無絕技。做人要努力,但結果未如人意時,亦無需太過介意,安安分分做人,世界依然有美好一面。共勉之。

Read more

加一服務費,根本應改名為「租金幫補費」

香港的餐廳多數都有收加一,加一全名為「加一服務費」,理論上,佢嘅原意係你班食客既然享用咗服務員提供嘅服務,又唔識do,唔自動自覺比貼士多謝服務生,咁餐廳就唯有代收,然後再分返比有份提供服務嘅人。 理論上,「加一」唔一定係食物總額嘅10%,而應該係你覺得服務人員嘅服務值幾多,就比幾多。不過香港人不嬲怕煩,又習慣比人欺壓,老闆們睇穿咗呢一點,所以就劃一將貼士定為10個巴仙,點知香港人又受喎,於是呢個傳統就傳到家。 不過呢個都唔係重點。 雖然成件事老老土土咁,但始終係你情我願,又唔係偷呃拐騙,十個巴仙咪十個巴仙囉,比唔起呀! 其實我想講嘅係,工人嘅權益問題。 理論上,呢十個巴仙係顧客打賞比員工嘅,餐廳代收咗,應該分返比員工。但係你問吓飲食從業員,有無人分過呢啲小費? 你話可能薪金已經包埋呢。但係咁點解多客果個月,人工都無變過,一樣係咁多嘅呢?你估係老闆好人,貼士少收咗,但照比咁多我吖,定係老闆由頭到尾都無分過收到嘅小費比我呢? 可能你會話老闆其實都好慘,各種成本都貴,啲貼士你就當幫補吓,唔係啲食物又要加價㗎喇。 咁我想問,飲食業嘅成本最大係乜嘢?人工佔得幾多成?租金又佔幾多成?你估你比嘅貼士係幫補佢出糧請多個人多吖,定係幫佢交租多吖? 所以我話,在地產霸權之下,不如老老實實叫果十個巴仙做「租金幫補費」,擺明係幫老闆交租,支持佢喺地產霸權下爭扎求存,而唔係打賞員工嘅「小費」,更加唔係啲咩「服務費」,我哋嘅錢,從來主要唔係用來買服務,而係拎來幫人比租。 而我大力建議,呢十個巴仙我哋應有權決定比定唔比。點解食餐飯都要我奉獻比誠哥,前世欠佢嗎?

Read more

我阿媽講純正廣東話,應徵譚仔失敗

話說,我阿媽見啲仔女已經大晒,喺屋企無無聊聊咁,見到屋企附近嘅譚仔貼紙請人,於是咪去試下應徵,點知衰咗,唔請。為咗呢件事,佢都有啲唔開心,覺得自己好似好廢咁,連譚仔都唔請佢。不過,從中我反而見到一個更嚴重嘅人口洗牌問題。 我阿媽50歲到,香港出世。雖然無乜學歷,但個樣四四正正,份人都幾醒目。據我觀察,做譚仔阿姐其實字都唔使識寫,認得幾隻字,識得喺部智能手機度㩒掣落單就得,應該無乜技術性,但佢哋都有一個共通點:據我觀察,譚仔啲阿姐99.9%都係有鄉音的。 佢哋嚟到香港,努力工作,呢點我係絕對尊重的,但係成個現象就令我有啲唔舒服。例如譚仔阿姐見到客雖然都會講廣東話,會問你「阿腥,食mood嘢」,但佢哋私下傾計時,就會轉tone,同鄉就講鄉下話,非同鄉就講普通話,佢哋自有自己嘅世界,香港人在佢哋眼中,始終係外人。 當然你會話,咁好正常吖,香港人去到外國,都會同返香港人玩多。但如果,全香港好多行業,唔同公司,都係咁嘅情況呢?如果你入到一間金融公司,入面個個都係北京讀書嘅,佢哋同聲同氣,一齊睇大陸卡通片大,飲同一支假可口可樂,你估你呢個Kong U港燦仲有無機會上位?如果你走入一間IT企業,人哋個個都係阿里巴巴、百度同騰訊嘅前員工,你估你能唔能夠好暢快咁每日同佢哋一齊食晏? 譚仔唔請我阿媽,我唔知原因係咩,我哋亦無乜所謂,反正唔係靠佢開飯。反而我會驚佢入到去,同啲同事唔啱傾,會做得唔開心。我阿媽呢啲就話無所謂,但係我哋年輕人,出來搵工做賺錢養家,但去到間間公司都好似譚仔咁,你可以點?當高、中、低技術工種都被非本土人佔據嘅時候,你可以點發圍?最近就嚟落台果個特首日日叫人返大陸做嘢,就係想加速人口洗牌,想加速將香港各界職場變成譚仔,本地人嘅生存空間,只會越來越細,直到香港完全「被融入」大陸為止。

Read more

最銀憎人販賣本土,乜香港餐廳可以唔made inHK咩

近年香港自身文化不斷被蠶食,「本土」忽1間成為稀缺資源,本來最普通不過的東西,竟然有了市場,更吸引了不少商家借此作噱頭,借「本土」名義購錢。 一般來講,這也無傷大雅,反正「本土」確實快要滅亡,商人拿「本土」招牌出來讓港人慎終追遠一下都好,不過,凡事都要合情合理合邏輯,成件事先好睇,唔會核核突突。偏偏,香港就是多核核突突的事,每日在挑戰我們的品味。 最近在東九龍某大商場行街時見到一間餐廳,名叫「Made in HK Restaurant」,未食過,但見到招牌已反感。首先,根本完全唔明關「香港製造」咩事。香港的餐廳,難道可以唔在香港製造的嗎?就算麥當勞,啲食材在美國設計,大陸生產,但來到香港咪又係要香港啲阿姐去煎同組合包裝,都係made in HK,唔通麥記又要強調自己「香港製造」? 唔講邏輯,我講吓個情懷。在我自己來講,一講香港就會諗起嘅食物,有魚蛋、雲吞麵、雞蛋仔,再唔係就啲港式茶記嘅豆腐火腩飯果啲,但「Made in HK Restaurant」無論裝修定餐單,都只有歐美情懷。 據聞呢間嘢係海南少爺啲friend,其官網介紹自己「Made in HK Restaurant,為傳統港式西餐換上新裝,藉此向這本土獨特飲食文化致敬。」Sorry,唔覺囉。其實一間餐廳叫咩名我真係無意見,只係眼見香港嘅真「本土」漸漸消亡之際,格外珍惜,唔希望有人不斷濫用、消費呢個term,加速佢嘅滅亡。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