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何須圍捕,毅進邏輯:殺光所有人便成

警察在元旦日借故腰斬遊行然後進行大圍捕,明顯是想滅聲及打壓民意,蘋果亦引述警隊中人引證這想法。其邏輯是,拉光所有人,以後便沒有人敢抗爭。 據聞鄧炳強是80年代中文大學畢業的精英,可是未知是否與毅進警相處太久,其思想竟與他的員佐級同僚如出一轍。早前有傳散仔協會主席林志偉說過必要時殺20萬人以維持穩定,之後便有大圍捕的出現,可見網民笑言林志偉才是一哥,實情或許確實如此。 如果濫捕就可禁聲,那為何不索性濫殺,那就不單止禁聲,更可以徹底滅聲,效果更顯著。 不濫殺,是因為大家都知道,濫殺會永久失民心,更難管治,也會引來各種政治風險,更有很大機會會受到其他國家制裁。 中國在六四事件後,為何要極力隱瞞真相,就是因為濫殺根本不是正當管治手段,必會引來後果。中國在六四之後,要卑躬屈膝、多方面配合西方利益,犧牲大量天然資源,才可從制裁中復原過來,至今尚且仍要日防夜防自己的人民知道真相,可見就算不談任何道德倫理,殺人民也絕對不是當權者想做就做的事,成本及後果往往都難以估計。 於是一哥就以毅進式思維,自作聰明地想出:不濫殺的話,那就濫捕吧!一樣可以造成一定效果。但他及3萬名毅進人士不知道的,是不少香港人早已進化至「士可殺、不可辱」,尊嚴比生命更重要的層次。當他們肆意濫捕,盡情羞辱市民(例如強逼穿上灰衣離開警署)時,與濫殺不相伯仲的風險與後果已經悄悄形成。 任何組織都不會是鐵板一塊,當權者往往是最多內部敵人的人。當你不斷做出錯誤行為時,你就不斷為對手增加擊倒你的資源。而外部敵人也會因應你的行為而不斷進化。除非你真的一次過殺光700萬人,否則港人的抗爭方式一定會令你更頭痛。而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裡,也肯定會借機介入。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晨未到。2020年,香港將會更加波譎雲詭,各方矛盾一觸即發。

Read more

下一步,有人會扮黑衣人殺死和理非

有人疑扮黑衣人,在元旦日的民陣合法遊行中四出破壞,給予警方藉口腰斬遊行和濫捕市民,其目的除了要讓一般和理非市民從此害怕抗爭之外,筆者認為更深層的目的是種下和勇間互相埋怨的種子,從而分化市民,令勇武派失去市場,再以白色恐怖令和理非禁聲,達致「中國式社會和諧」。 近日有傳某些勇武小隊決定從此退出抗爭,原因是有感社會「捉鬼」風氣嚴重,令人心淡云云。這類訊息極有可能也是有心人發佈,純粹想分化及癱瘓人心,明眼人一看便知這種訊息很有問題:激進勇武人士退出社運,會或有必要大鑼大鼓對外宣佈嗎?他們抗爭方式或會隨時間而不斷變化,但難道他們會完全不抗爭嗎?難道他們會加入藍絲陣型嗎?如果純粹不再裝修堵路,那怎算是「退出抗爭」? 其實有人扮黑衣人四出破壞,傳聞一直都有,只是今次因此而受波及的普通市民人數創了新高。元旦日和理非因假勇武而直接受害者,達到四百多名,某人及其幕後大佬對這數字應該滿意。弄出如此大陣仗,撤退時還要刻意讓市民發現假穿崩,無非是想引導市民去捉鬼,或埋怨勇武。雖然今次埋怨勇武及捉鬼的聲音確實是多了,只是,筆者相信港人不會因此而被騙、被嚇倒,也不會從此滅聲,當然更加不會民意逆轉。 既然「假勇武連累四百個和理非被捕」也騙不過和嚇不倒市民,哪怎樣才能令市民「的起心肝」去捉鬼,與勇武派割蓆?其實方法不外乎加強市民「再比勇武派亂搞就真係會出事」的想法。筆者估計,下一步極有可能會出現假黑衣人因被和理非阻止某些行為,然後雙方爭執,最後黑衣人殺死和理非的戲碼,令香港人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威脅,加深對勇武派的厭惡,從而達致分化的效果。 在這個波譎雲詭的時代,道德和誠信已經變了狗屎。只要能達到目的,萬惡的操縱集團沒有什麼做不出來。未殺光所有香港人,只是因為成本和效益不對等,但殺幾個無辜港人去震懾所有反對者,絕非不可能。香港人此刻必須更加團結,時刻保持獨立思考,不要被流言及片面的現實所蒙騙。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Read more

中年員佐警同個囡講:我一生人從未如此威風

有網友來信指,做差佬嘅老豆原本陷入中年危機,但一場反送中運動挽救咗佢嘅自尊心,認為自己終於有用武之地,有幸幫手「止暴制亂」,更自豪地講:「我一生從未如此威風過。」 以下為網友來信全文: 今時今日,有一個警察老豆,真係家門不幸。我未有勇氣同能力搬出去住,所以唯有喺屋企忍氣吞聲。政治議題當然避得就避,講親一定嘈交收場,不過近月佢就經常主動傾政治,內容當然係話啲暴徒幾咁仆街之類,但有一次佢一時high大咗,不自覺講咗句:「阿囡,你知唔知,我一生人從未如此威風過。」 呢句說話引起咗我嘅好奇,開始主動了解吓佢嘅內心世界,而因為咁,我亦明白到,點解咁多散仔明明喺鏡頭前,咁多人監察住嘅情況下,都可以毫無顧忌,明目張膽咁做出亂罵市民、周街打人等明顯係錯嘅行為。 先介紹吓,我老豆近50歲,40幾歲先有一條柴,一生都位處員佐級,日日返差館都比人屌。我知係因為佢成日都同我哋呻。佢當然唔會直認自己比人烚,佢只係話上司幾咁無理,同僚幾咁低能之類,但我聽嚟聽去,發覺問題徵結其實就係佢不滿警署裡面所有人都唔俾面佢,覺得自己人微言輕,簡單講即係自卑。 佢嘅脾氣好明顯越近中年就越火爆,但平時就唔敢返差館向同事或上司發洩,喺街就怕被市民投訴,於是唯有返屋企蝦蝦霸霸,日日搞到家嘈屋閉先安樂。其實講到尾,佢根本係陷入咗中年危機,對自己信心崩潰,對人生感到迷惘,覺得自己毫無建樹,仲要日日比啲後生到可以做佢個囝嘅上司指指點點同奚落,諗落其實都幾可憐。 結果,一場反送中運動,令佢覺得做人有返晒意義。呢半年嚟,佢幾乎每次都上前線,頂住個大肚腩著起防暴裝,見到都戥佢辛苦,不過佢好享受。佢把口就成日嫌辛苦,怪曱甴阻住佢放假,但好明顯佢覺得好過癮,雙眼變得有神,肉體開始裝有靈魂,雖然係邪惡嘅魔魂。 我喺直播見過佢幾次,佢係對手無寸鐵嘅後生仔同街坊最兇狠果幾個,有次比我見到佢用棍狂毆一個青年,我嬲到成個月唔同佢講嘢,但係佢一啲都唔在乎,堅持認為自己在替天行道,係我哋啲無知市民見唔到暴徒啲惡行先會站在道德高地講風涼話。 有一次佢飲醉咗酒,主動撩我講嘢:「阿囡,你知唔知,我一生從未如此威風過。」我鄙視佢之餘,亦好奇點解佢會咁諗,所以坐喺佢對面,比個眼神佢叫佢講多啲。佢滿臉通紅,但唔係唔清醒,邊隊青島邊講:「我要啲人行就行,企就企,邊個唔合作我就打鳩佢,個個見到我都驚,幾撚過癮。」佢又話:「以前大sir同啲伙計郁啲就屌嚟屌去,依家老頂都怕撚咗我,驚死我唔夠狼,唔幫佢打人。依家個個都將怒火指向暴徒,有次打走晒班暴徒到收隊時,阿sir仲讚我good job,講起嚟我都唔知幾耐無比人讚過。」 我鼓起畢生嘅勇氣,冒住比佢監生打死嘅風險問佢:「但係你打人時良心過意得去咩?」佢大力拍一下枱,然後話:「我做警察就係要維持治安,警察捉賊有咩唔啱呀,依家邊個堵路放火,打爛晒啲舖頭先呀,唔通做警察嘅要企喺度比佢哋打先叫有良心呀?!」 我無再同佢拗,我知道講嚟都無意思,盞隨時又多條浮屍,然後有人走嚟扮我老母話我係自殺。我只係擔心,到底警隊裡面潛藏住幾多個好似我老豆咁嘅社會垃圾,趁住上頭放任,就周圍去搵市民發洩,滿足佢哋卑微到不得了嘅男人尊嚴。政府或唔知邊個話事人再係一味放縱警察犯法,遲早整死香港人。我諗今時今日已經無香港人夠膽保證自己能夠安全生活,或許呢個就係林鄭等人想要嘅結果。不過請高官留意,好似我老豆呢類人生充滿陰暗面嘅暴力狂魔揸住武器時,當佢要伸出魔爪,佢唔會顧及你係邊個,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陳彥琳同周梓樂,包括每一個撐警人士,以及一眾高官議員。 唔想死嘅話,保命方法只有一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用制度去讓犯罪者獲得應有嘅懲罰,令到班惡魔知道做壞事係有後果。

Read more

【從新亞到暴大】中大曾產出5諾貝爾獎得主,從來都是抗爭基地

中大被港警瘋狂圍攻,為什麼牽動那麼多香港人的情緒,連港視主席王維基也不惜要戴豬嘴衝到校園幫忙守衛呢?其實中大絕對是香港歷史的重要一筆,某程度上比港大更加是香港人的驕傲,威水史數之不盡,我們嘗試簡略回顧一下。 香港中文大學由1949年中共掌權後,大量從中國逃到香港的學者們共同成立。錢穆等人率先成立新亞書院,以反共、復興中華文化為宗旨;崇基書院和聯合書院則源於清末以來在大陸創立的教會大學,創校宗旨是學貫中西、博愛與自由風氣。三個書院在1963年正式合併成「香港中文大學」。 中大是香港第一所研究型大學,5名諾貝爾獎得主,包括楊振寧和高錕等,及世界知名的學者如余英時及丘成桐等都與中大有深厚淵源。不過相比起學術成就,中大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其批判而開放多元的精神。 其實某程度上中大的創立,就是為了抗衡港英時代以英語為唯一的學術生態。中大創校校長李卓敏曾在1978年學位頒授典禮上指,校名中的「Chinese」並不單指狹義的中文語言,也是為了宣示不願成為另一間「殖民地大學」。當年英國人對這種抗衡精神表現尊重包容,可是中國人卻無時無刻都似想催毀中大,實在十分諷刺。 中大尊重不同想法的文化,由高錕教授演繹得淋漓盡致。90年代初,港人面對回歸信心問題,高錕面對學生多次近乎羞辱的抗爭,展現非凡氣度,更堅持不對學生作追究。他其中一句名句是:「什麼都反對才像學生」,今日再讀這番話,更令人百般滋味在心頭。 中大抗爭史從未間斷,對中國的支援也從來不缺。60年代的反英抗暴及70年代的保衛釣魚臺都有中大的參與。六四期間,中大更籌款60多萬送給北京學生以作支援,更協助有需要人士逃難。 自有人在Google地圖將中文大學改名為「暴徒大學」之後,中大便被戲稱「暴大」。這個不知是諷刺、貶損還是褒揚的名稱,卻與今日環境出奇融和。中大學生會會長表示,如果選擇對抗惡法、暴政,被冠以「暴徒」之名也會欣然接受,不少學生都表示以作為「暴大學生」為榮。

Read more

警隊形象越差越只能招到垃圾,警察可以淪落到哪個地步?

今時今日警察的形象無需多言,相信警察自己幫仔女填入學申請表,也不敢填自己是警察,認識新朋友也恥於提及自己的職業。當警察已經成為比洗廁所還要令人難堪的工作(不好意思,非有意侮辱清潔工友),還可以怎樣去招新人入行? 今時今日,稍有良知的人都不會想去當警察,正所謂「好仔唔當差,當差正仆街」。不過做警察始終薪高糧準,總會請到人,但會請到些什麼人呢?就是一班毫無良知,視社會公義如垃圾的無恥之徒;或者能力及智力低到極點,在正常社會連找一份體面工作都有困難的廢物;又或者是如同加入建制政黨的年輕人,以圖一朝飛上枝頭的機會主義者。 當警隊充斥這樣的渣滓時,警隊會變成怎樣?就是警隊會加速徹底墮落(低處還可以再低的),連些許道德制衡都消失。今時今日警察還未敢承認殺人和性侵,日後這類殘害百姓的行為或會變成常態,甚至會脅逼特首立下「警察特權條例」,警察殺人強姦或會變成合法。 警察除了所謂的「止暴制亂」的工作,其實還有很多維持社會秩序的重要工作。日後大量廢物加入警隊時,他們根本無能力亦無動力去處理各種罪案,香港將會成為殺人犯的天堂,所有殺人案都會被列「無可疑」,因為警察根本不想亦沒有能力進行調查,要他們查案,受害人要給「紅包」才有開file的機會。 林鄭聯同3萬警察一手將香港變成比大陸更不堪的煉獄。這個自稱年年考第一的人形生物,聯同一班年年考第尾的毅進同學會成員,將會永遠被載入歷史恥辱冊。

Read more

香港治安好,全靠高質素市民而非警察

警察近期頻頻失控,有指其中一個原因是港警一直被喻為亞洲最佳,加上香港治安極佳,負責維持治安的香港警察對此一直相當自豪,因此對近日形象急速墮落,感到難以接受,故遷怒示威者。 我不知道警察的失控有多少與此有關,不過如果說警察真的認為香港過去治安良好,是警隊的功勞,並因而產生「自豪」的感覺,這就明顯是捉錯用神。 香港治安好,完全因為香港人質素高,本身就算沒有警察都甚少犯罪,與警察的執法能力及維持治安的能力完全無關。而香港本身已極少的犯罪事件當中,有不少都與內地人有關。遠至省港奇兵年代開始,直到近年的各種金融犯罪、水貨走私,以至街頭打鬥,不少案中都會見到內地人或其他小數族裔的身影。 香港人普遍教育水平高,人生目標只是賺錢和吃喝玩樂,犯罪動機近零。加上香港人向來精打細算,大部分人生活水平本來已甚高,無必要冒極大風險,去獲得蠅頭小利,除非誘因極大,否則要令香港人犯罪,實在難於登天。 在香港,即使領綜援者都能天天去茶樓飲茶,有公屋住,有病可免費接受治療,生活質素差極有譜,大家不要被東張西望之類的節目蒙騙,其實大部分慘絕人寰的個案,都是未有資格申請福利的新移民。而香港地小人多,極為密集,犯案後難以逃脫,風險與回報不成正比,很少人會願意以身試法。在香港,即使無警察,犯罪率也未必會高到哪裡,警察實在不用為香港的過去而自豪,這完全不關你們的事。 即使是近日的暴力抗爭中,我們都只見示威者很有紀律地只會破壞與港人為敵的商店,例如優品360之流,而且只破壞,完全沒有偷竊及搶掠,香港人質素之高,可見一斑。反而我們見到最不遵守法紀,隨意打人、干預新聞自由,甚至開槍的,就是警察本身,可以說,沒有警察,香港的犯罪率甚至會進一步降低。 警隊的作用不明顯,現在甚至成為民怨民憤的主要引爆點,解散警隊,實在是政府應積極考慮的選項之一。現在警察膽大包天,正逐漸成為無法控制的巨獸,政府再不作任何行動,恐怕只有跟這頭巨獸一同墮進萬丈的深淵。

Read more

教訓完街上大聲播片嘅人,終於明白佢哋係咩心態

街上經常聽到有人用手機大大聲播片,非常乞人憎同極之煩擾。呢啲咁無品嘅人,據我觀察,絕大部分係祖國同胞,或者深藍廢老,另外亦有少數印巴人士。 撇除少數印巴人士之外,你會發覺大聲播片嘅無論係大陸人定香港人,佢哋播嘅片都係普通話影片,呢啲人我通常見親就屌,屌得多之後,我終於歸納出呢啲人點解要大大聲喺街度播片,咁都算係有啲收獲,知道啲人咩心態,以後再屌都有理劇啲。 佢哋唔識/唔慣/唔想用耳機 喺街睇片又想聽聲,最正路當然係戴耳機,不過啲深藍廢老往往因為從來無用過耳機,亦無戴耳機嘅概念,更曾有廢老向我直言「唔慣塞舊嘢喺耳仔」,所以往往索性開大喇叭就算。對佢哋嚟講,開喇叭方便又過癮,更連買耳機錢都慳返,附近嘅人suffer係人哋嘅事,自己過癮最緊要。 撞聾 好多廢老開到個聲量不尋常地大,原來因為有啲叔父本身撞聾,佢唔知自己騷擾到人,仲以為自己已經好considerate,已經好細聲,完全唔知其實全車人都想樁佢幾嘢。 開心share 有廢老同我講,佢哋覺得佢哋睇緊嘅片好有趣,覺得其他人唔會介意聽到,甚至可能好想睇埋一份。佢哋覺得自己喺度散播緊歡樂,而唔係輸出噪音,認為怒視佢哋嘅人過份緊張,應該學習吓放鬆。 喺大陸慣咗 好多廢老成日返大陸,甚至以大陸為家,當香港係酒店(當然,要睇醫生或攞福利時又會死返嚟香港),有廢老同我講,大陸仲多人喺街播片,個個都係咁,一啲問題都無,認為香港人大驚小怪。 重拾賭馬的感覺 有廢老表示佢哋數十年前已經喺街度播嘢,當年賭馬開收音機,今日就連睇片都開埋聲。由聽收音機至周街用手機睇片,佢哋享受到科技進步嘅好處,但佢哋嘅品格同品味並無同步提升,亦因此背負「阻住地球轉」嘅污名,而呢啲都係佢哋自己攞嚟。

Read more

強國親戚:我們根本沒有為移動支付而自豪,只是沒有選擇

經常有報導指中國人民對於「移動支付」這個「新四大發明」非常自豪,更嘲笑其他移動支付不普及的國家「落後」。不過本人有一名親戚,卻告訴我這道「民族之光」背後的另一面。 這位親戚住在廣州,來港購物順便探望我一家人。閒談間偶爾談到移動支付,他表示在廣州,移動支付極之普及,外出基本不用帶錢包。他在香港購物有時會感到不便,因為在國內實在太習慣用手機付款。 但當我提到香港經常被同胞嘲笑「落後」時,他就大笑反問我如果大陸人真的覺得香港落後,為何會前仆後繼湧過來旅遊? 我登時有種世事被他看穿的感覺。我對親戚指各媒體經常訪問內地民眾,受訪者無不讚嘆祖國移動支付技術的強大,又誇讚手機付款如何改善生活,讓他們從大疊現鈔中解放出來,看似全部人民都對這項發明頂禮膜拜,因著移動支付,大家都過上了奔小康的美好生活般。 親戚又大笑,問我:「你認為中國的媒體真的能反映民情嗎?」我答陸媒當然以政治宣傳為主,但三虛以外總有七實吧?親戚搖頭對我講解中國的實況。 他說知道外國媒體經常對移動支付背後的私隱及監控問題表示憂慮,但是作為中國人,他真的沒有太多這方面的顧忌,估計大部分人民都沒有,可能是社會風氣讓中國人早就習慣將私隱乖乖交出。而他本身亦真心覺得移動支付很方便,但真正令到中國全民皆用移動支付的原因,其實是由於中國人根本無選擇。 人民幣面額最大只有100元,在今時今日的物價水平,實在不敷應用,經常要帶一大疊現鈔,十分不方便。而且人民幣不少都骯髒破舊,令人不想放在錢包。 不過最嚴重的,還是假鈔氾濫,持有現鈔風險甚高,而移動支付就一次解決了人民幣現鈔的致命問題,所以消費者和商店都傾向採用,加上政府的推波助瀾,就變了全民普及。可是當說到對此發明有任何自豪感,親戚就表示「完全沒有」,也聽不到身邊有人以自豪的態度對待移動支付,這畢竟只是一個對內地人來說現時最方便可靠的一個選項而已。 親戚的言論我覺得更反映人性,畢竟人最關心的,還是自身的問題,移動支付比起人民幣現鈔,使用上更方便,於是大家便拿來用,僅此而已,說到甚麼民族自豪感等,實在扯得太遠。中國的媒體有任務在身,用「自豪感」的角度去報導移動支付無可厚非,但連香港的媒體都對此日夜歌頌,就實在太過離譜。香港媒體沒落,除了歸咎互聯網興起等原因之外,太親近中共並當香港市民是弱智,才是主要的原因。

Read more

當有中國女孩說要做雞賺錢買華為時,我就信華為是強勢品牌

華為遭到不能使用Android作業系統的滅頂級危機,一眾愛國人士紛紛表態支持華為,包括《環時》總編輯胡錫進表示「從今天起」棄用蘋果,改用華為;向太陳嵐更用iPhone在微博呼籲大家擁護國貨,遭網民嘲「身體很誠實」。大批「專家」跳出來大讚華為工藝精湛,也即將有自家的作業系統及處理器,不怕西方打壓,是國家的「強勢品牌」云云。 其實在手機界,真的能稱為強勢品牌的,數來數去也只有蘋果,即使出貨量與蘋果不相伯仲的Samsung,也未能稱作強勢品牌,更遑論華為、小米或中興之流。 強勢品牌的定義,在於消費者只要聽見品牌名稱,不太理會價錢及產品規格,都會飛撲購買,買完還要千方百計讓人知道自己是X粉。但凡消費者會拿著詳細規格及價目表左計右度,確認產品質素與價錢相符,自己沒有被搵笨,才肯拿出錢包的,都不能喚作強勢品牌。 如果華為真的能讓中國人民如愛國人士所號召般,一聽到品牌名稱便不顧一切搶購,那麼華為當然就算是強勢品牌。可惜,現實是大部分人一聽見「華為」二字,便會保持戒心,當確認功能確是同等價錢中最好,實在無法找到更好的代替品時,才會掏錢購買,也很少聽到人因買了華為手機而表現自豪。華為也許能造出不錯的產品,但離強勢品牌這標準仍差十萬八千里。 強勢品牌的構成,除了產品設計、功能、營銷、口碑等,也靠一個個真實的故事,襯托出品牌的強大。例如蘋果,新聞經常報導有人搶劫iPhone,甚至有內地人疑賣器官,有少女做援交,就是為了賺錢買iPhone。這些負面的新聞,側面描繪了蘋果產品的魔力,仿佛世人都願意為了爭逐iPhone,不顧一切。相反,其他手機品牌沒有一個達此境界,華為被愛國人士吹捧上天,但有沒有人割腎買華為?有沒有少女為了華為去做援交? 要判斷一個品牌是否強勢,其實很簡單,靠觀察身邊的人與事,已可略窺一二。如果有一天,有少女為了賺錢買華為手機而不惜一切做雞賺快錢,我就相信華為真的已成為民族的自豪,是一個單亮出名字已能雄霸市場的中國夢之體現。

Read more

聯想擁2000多項專利,全屬「模具設計」及「組裝優化」

聯想近年發展困難重重,不少人認為是由於公司擁有的專利太少。不過有報導指,其實聯想擁有的專利達2000多項,不過大部分屬「模具設計」及「組裝優化」等類別,未有牽涉核心技術,所以當市場有變時,便會顯得手足無措。 聯想內部當年曾分開兩派,一派是工程師倪光南為首的技術派,主張研發核心技術,成為行業的標準;而另一派則以柳傳志為代表的「營銷派」,首重如何將產品賣出去,及如何重組生產線以提升效率,並降低成本。 最後「營銷派」大獲全勝,「技術派」黯然離場,而聯想也憑收購IBM的Thinkpad系列,開拓外國市場及提高市場佔有率。 後來PC市場因智能手機興起等原因而遭逢巨變,聯想、戴爾等以組裝為主,欠缺核心技術的公司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戴爾在是次變革中,積極面對,將公司私有化後,努力轉型,集中研發企業伺服器;相反聯想則依舊繼續以祖國為後盾,繼續組裝電腦,不敢說是苟延殘喘,但發展空間已經不被看好。 現時聯想的主帥楊元慶,是當年的銷售冠軍,觀乎他掌管公司的情況,仍然是營銷主導。在美國對中國的科技產品越來越有戒心的大環境下,聯想隨時像中興般,突然遭到封殺。欠缺核心技術的科技公司,實在難以主導自己的命運。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