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淪落至此,只因有你們

香港自回歸後迅速淪陷,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太多自私的港人。自私的人,其中一個行為特徵就是做事只顧自己過癮,不理所做的事會否影響其他人。 《蘋果日報》報導,有港人趁山竹來襲,漏夜到尖沙咀睇浪,當發覺海浪不如想像中強大時,對記者指「感到失望」。 難以想像這世上為何會有如此自私的傻仔,不過想深一層,其實香港遍地都是這種人。早前有一段新聞,三個大陸人在東鐵擠在兩人座位上,一名居港台灣人見義勇為,拍片並大罵三名大陸人,可是被夾在中間,明明受害最深的港男竟不幫口,反而避走他處,更叫台灣人不要拍到他。 香港就是太多這類人,被踩上心口也不敢出聲,對公義亦毫無堅持,只懂得擔心自己的臉會否被放上網,對社會上的事情漠不關心,有人稱這些人做「港豬」。 「港豬」的最大問題,就是只顧自己:追風逐浪不要緊,反正出事有人救,他們以為消防員都是沒有家人的;學校洗腦沒關係,反正自己沒有子女;大白象工程不是我直接付鈔,建多幾個也無所謂,西九站開放日我照去搶入場券;23條立法?不要亂說話不就沒事了嗎? 寫此文期間,得知有3人在烏溪沙碼頭觀浪被困。10號風球到碼頭觀浪?香港人,你值得擁有。

Read more

教會打風崇拜縮沙,令人反思為何親中團體都是這種行為模式

有某教會早前聲稱無懼山竹,海灘浸禮會風雨不改如期舉行,直至今日十號風球下最終宣佈縮沙,遭網民恥笑。 十號風球下取消海邊活動固然是好事,無謂造成不必要的傷亡,累及救援人員。但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其之前對待風雨的口氣。 他們將颱風形容為「仇敵」,又祈禱希望上帝將之驅散,言辭暴戾激進,與一般教會導人向善的感覺不太一致。 如此「特別」的教會,自然引起網民好奇,紛紛起底。有網民發現,該教會過往經常發表反佔中及撐林鄭的言論,是不折不扣的親建制組織。那麼問題就來了:為什麼親建制組織的言行,都這麼相似?他們往往將各派簡單分類為「正」與「邪」,又愛將各種模糊的概念隨意混搭,最終只有立場,卻沒有觀念;只有決定,卻欠缺理據。 剛才提到的教會曾指佔中是叛逆權柄的惡行,終帶來流感這懲罰。該組織又將777與666比較,指「777」勝過「666」,這票數證明神在掌管一切,實在讓正常人無言以對。 從這間所謂教會,我們發現香港絕大部分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親政府組織,其言行模式都大致相同。他們往往不願正面討論社會問題的成因,卻總愛將市民的反抗行動與各種不幸強行連結一起,並指反抗是不幸事件的「因」。 這類組織又愛將各種虛無的概念混搭在一起,卻不願解構這些概念。例如「777」,某教會指是神安排來對抗「666」(魔鬼),但對於為何出現「777」或「689」這些戲稱,與市民不滿小圈子選舉有何關係,則隻字不提。 從這些組織避重就輕,顧左右而言他的態度,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並非真心撐政府,否則為什麼連支持政府的理由也提不出來,而要用各種含糊的概念蒙混過去?如果真心捍衛自己的理念,為什麼連服人的理據都未能提出來前就已經要逼人順從自己的立場? 有些人只是為生活而打份工,我們通常不敢要求他們對自己的工作有什麼想法。同樣的,如果撐政府只是為搵兩餐,我們也不好與他們辯論些甚麼,我們只希望他們不要經常走出來發表偉論,污染我們的視覺和聽覺。

Read more

為什麼人人都留名等睇山竹吹塌港珠澳

港共權貴天天叫人上大灣區,又強逼港人愛國愛黨,但是一個颱風,民心之所向便無所遁形。被指為史上最強的颱風山竹料會對港造成重大影響,而網上,基本上無分黃絲藍絲,一致留名等看山竹吹塌港珠澳大橋和高鐵等基建,可見市民對這些掠奪工程是多麼的深惡痛絕。 無他,有人強行拿你的錢,買了一件聲稱很貴重但實則是垃圾的東西放在你家,還要你配鎖匙給他每天自由出入,更要求你負責打理這件垃圾,當然誰也不高興。 幾乎同一時間,網上熱傳一張已廢置的,英殖時代建造的乒乓球桌,相片中清楚見到石屎裡面堅實的鋼筋,到今時今日仍相當硬淨。網民戲言,英國人收120%價錢,但交110%的貨,保用30年,實則可用50年。反而厲害國則收300%價錢,交30%貨,保用50年,可是3年已崩壞。 常言道,搵笨預咗,但唔好比我感覺到,比我感覺到都唔好比我知道。英國人在這方面是專家,當年他們在港建機場,起公屋,當然有利可圖,可是港人也同樣受惠。今日基建費用培增,可是受惠的只有權貴和少數既得利益者。你叫港人如何不憤怒? 有人指山竹是天道對人類的反噬,如果真是這樣,請山竹到訪香港後,往北打幾個白鴿轉後才好走。

Read more

這國家的紅線,我實在高攀不起

有市民問關於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林鄭月娥竟指提問者正在「踩紅線」。這條「紅線」的意思相當曖昧,沒人知道其確切意思,相信林鄭自己也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以我估計,她應是指中共賦予香港的權限界線,而這界線是不可觸碰,甚至連談都不可以談的。 但我想告訴她,沒有現在這班權貴,根本就沒有人有興趣理會那條紅線,那條紅線我們本就高攀不起。 同一時期有兩宗新聞同樣引人注意,包括:華人在多倫多超市瘋搶特價粟米,甚至引發推撞,當地人感到不可思議;山東濟南因為太多人用大水樽狂搶免費供路人飲用的泉水,所以政府在水龍頭設「二維碼開關」,每人每天只限飲10次水。 兩段新聞,其實都在說同一件事:中國人太愛搶,無論在國外還是國內,一有資源,他們就要搶奪,並嚴重擠壓他人的生存空間,引起社會混亂。就是供免費飲用,幾乎無限供應的泉水,在中國人眼中都成了「不搶就是吃虧」的掠奪對象,夠可怕未? 中國人當中當然也有好人,可是我們見到官員們這邊廂說單程證移民能使香港人口年輕化,那邊廂數據卻顯示新來港人士平均年齡是45歲,怎能不對這班人來港的目的產生懷疑?當連城門河畔都被大媽霸佔用來唱歌跳舞,香港人僅有的休憩空間都成了大媽的舞台,你怎能不對這班「新香港人」心生厭惡?當本已相當緊絀的房屋、教育、交通和醫療等資源都被被大批新來港人士越攤越薄,令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難以享用,你還覺得「一家團聚」真的那麼神聖不可侵犯嗎?團聚為何不去大灣區? 單程證衍生如此多問題,市民只不過想討論一下收回審批權的可能性,居然被指「踩紅線」,或許林鄭書記有她的考慮。可是在妳全力助中共努力打壓香港人時,請想一想當年老鄭先生是為何要離鄉背井,走來香港。

Read more

這就是我愛的香港,賤格、無聊、忍唔到笑得來又好像有點意思

香港無論變成怎樣,只要還有一堆香港人存在,仍舊是一塊可愛的地方。香港人俗氣、功利、極討人厭,可是香港人的內涵卻深不見底,市井文化博大精深,串起人來字字誅機,絕非粗疏簡陋的現代普通話可比。看看許冠文、周星馳、黃子華等人的笑話,雖沒英國式的優雅婉約,但在通俗的表象下,無不言之有物,甚至發人深省。 能夠培養出這批天才笑匠的地方,當然有相應的風土民情,因此香港網民中往往臥虎藏龍,好笑而無聊的內容層出不窮,部分看似純粹低級色情的笑話,想深一層其實都緊緊扣住社會脈搏,部分甚至借甜諷今,純非一味核突噁心。 好像本文附圖,將都市閒情場景變成AV,首先要讚嘆網民的觀察力及創意,就這麼短短一幕,居然能夠捕捉到,並加以發揮。其動作擺位,竟如此配合,堪稱傑作。 模擬AV場景的P圖多如牛毛,但這一張特別好笑。首先反差夠大,彭慧中是公認的宅男女神,而安德尊和李錦聯則是網民恥笑的對象,這三人竟聚在一起3P,想起都過癮。 拿TVB的節目來惡搞,本身就有讓人發洩對TVB不滿的先天效果。而都市閒情被視為無線千篇一律、粗製濫造的代表作之一,拿當中的場景來改成激進的3P畫面,對比效果一流,絕對夠震撼。 安德尊和李錦聯本身應該真有牙齒印,但因而受到大眾注意之後,居然借這種關係來作生財工具,此後經常在鏡頭前刻意扮針鋒相對來作噱頭,眼低手更低,早被人唾棄。今網民將兩人惡搞變襟兄弟,由假仇人真拍擋變成親戚,喜劇效果一流,也借此讓網民發洩對造假(而且假到出汁)的憤恨,因為近年我們真的見得太多人公然做假了,大王,你們連吵架都要造假,難道真的不想給香港人喘息的空間嗎? 就這一張圖,居然寫了這麼多字,因為我真的太佩服、太欣賞香港人。由香港人構成的香港才是真正的香港,新香港人只能融入我們,不能取代我們。希望大家團結一致,力抗大灣區,讓香港永遠保持自己獨有、無法取代的文化。

Read more

關西機場15輛中國旅遊巴的疑點

關西機場水浸,大批旅客滯留,在這危急的時候,中國領事館居然有本事派出15輛旅遊巴將中國旅客接走,更豪氣地叫台灣人認是中國人然後一起上車走。事件獲陸媒廣泛報導,語調當然是「祖國真好」、「中國的光榮」之類。 綜合當地網民報料,事件似乎是真的,中國還未去到憑空捏造旅遊巴的地步。可是,事件還是有重重疑點。 首先,中國領事館這樣做,明顯就是要展現中國的實力和彰顯國家對人民的關懷。但是一來就15輛旅遊巴,這批大型車輛是如何進入機場範圍的呢?報導指連接機場與市區的橋被貨船撞毀,陸媒解釋當時還有一條行車線。那麼15輛旅遊巴佔用僅一條停車線,其他救援車輛豈非無法進入? 當時是否真有15輛旅遊巴這麽多? 用旅遊巴接走受害者如此簡單的方法,為何日本和同樣有大批國民滯留的台灣想不到?這兩國是沒錢還是不關心人民? 日本救災經驗極之豐富,他們同意這是最佳的處理方法嗎? 受困多時,終於有旅遊巴到達,以中國人的德性,為何不見有人踩人的報導? 每輛旅遊巴約60個座位,15輛也只有900個座位,為何還有空間讓自認是中國人的台灣人上車? 為了讓中國逞強,多少低端旅客被犧牲,騰出座位去給台灣人坐? 未解開這些謎團之前,恕我無法被事件感動。

Read more

圖書館職員拒處理強國童搗蛋,卻責港孕婦「霸佔座位」

中港矛盾的成因有很多,但最令港人憤憤不平的,是內地人在港往往得到優待,甚至是絕不公平公義的優待。而港人大部分時間雖然未至於受欺壓,但是卻往往被「公事公辦」或「依足程序」。 本來公事公辦和依足程序是好的,但當你見到有人無須跟程序,就可以享有特權,而自己卻要被「按程序」對待,而「按程序」之下,自己的利益會被無須「按程序」的人侵佔,這就是公義的問題了。 以上所講的,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大事不提,本人曾親眼目睹一宗小事,完美地反映香港人的悲哀。有一次在某公共圖書館,兩名操普通話的小童在兒童書區喧鬧追逐,兩位疑似孩子母親的大人在一旁聊天,似乎以為自己坐在商場裡。她們既不打算好好管教自己的小孩,甚至自身也在違規發出噪音。館內不少人皺眉,希望他們能收斂。 可是過了數十分鐘,他們仍未收斂。其實圖書館的管理員一直在附近,可是未有出手阻止。隔了一段時間,有市民向管理員投訴,要求處理,但管理員只敷衍應對,未見有任何行動。反而一名本地孕婦拖著拉車,身上還背了個大袋,一進來便坐在一張兩至三人用的沙發,並將行裝放在沙發上,管理員即時前去「勸喻」。 當時圖書館並不算擠擁,孕婦所坐的沙發也未至於即時有人因被孕婦「霸佔」而無法使用。當然,「按規矩」的話,理論上霸佔座位一秒也是不正確的,都是應該被勸喻的,但為何更嚴重的喧鬧問題卻未見職員以同等力度去處理呢? 當香港每天都在發生這種表面上「程序正確」,但實際卻毫不公義的事件,你叫香港人如何能不仇視中國人?林鄭經常代表港人「感謝中央的關懷」,但如果中央是以這種方式去「關懷」香港,我想很多香港人都會站出來說:「多謝,但不用你再關心了!」

Read more

林鄭指學生會會長騎劫學生,網民完爆:人哋係票數仲多過你

多位學生會會長都在致辭時提及港獨,而且都是傾向支持,至少應好好討論。前特首及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第一時間出來譴責學生,其中林鄭指「支持港獨只是少撮人的想法,但有關人士卻以學生代表身份發言,對其他支持一國兩制的同學非常不公道」意指學生會會長騎劫其他學生的意見。她又表示「每個人進入一個位置,都有一份責任心,唔應該隨意講呢啲嘢」。 按林鄭的說法,她認為學生會會長的意見不代表其他學生,所以不應代其他學生表述港獨的立場。林鄭的說法並非全然是錯,一個人當然無法代表其他人的意見。可是如果根據她的理論,學生會會長應該什麼也不該說,甚至連支持政府都不能說,因為他不能假設所有學生都支持政府,他不能代表所有學生說話。 但請林鄭不要忘記,學生會會長都是由學生一人一票選出來,雖然他們的意見不能代表每一個學生,可是他們的立場與較多數學生的立場理應一致,有一定的代表性。以港大學生會為例,有一萬六千多個會員,假設投票率只有兩成,都已經有三千多票,比起特首小圈子選舉有代表性得多。 同理,覺得中國在關懷香港的人也只是一小撮,那麼林鄭為何有權代表全香港向中國叩謝隆恩?為何她可以代我贊成延續每日150個單程證政策?我平生最喜歡見人妻離子散,為何她可以代我認同一家團聚是人權?為何她可以代表700萬人每日向中國輸送利益?全香港有七百萬人,可是她卻只有777票,我寧願被學生會替我發言,也不願被林鄭代表我。

Read more

救災要人抬,網嘲:別弄污領導的鞋

近日廣東省一帶受暴雨影響,不少地區受到嚴重破壞。通常一有天災便是政治人物做秀的時間,但是由於中國人民沒有選票,所以中國的領導做戲往往特別容易穿崩。 日前網上瘋傳一張照片,據網民指,到場視察災情的汕頭市領導(網友說是市長鄭劍戈,但看頭髮應不是),居然要人抬著跨過泥濘,被網民嘲笑「小心別弄污領導的鞋子」。 領導的名貴皮鞋比災情重要,這就是現實的中國。其實各地的政治人物視察災情,都有被質疑過做秀,但論演技、道具、導演質素之低劣,首推中共。例如圖中一幕,當中可能很多偶然,未必一定是領導要下屬抬起自己以避免弄髒鞋,但政治秀就是要避免這種場景發生,以免被人抓笑柄。即是說,假使你真的扭傷了腳,必須要人抬,也寧可自己一拐一拐,至少捱到肯定沒有鏡頭的地方才停。如果是高手,更會利用傷勢,展現自己不惜犧牲健康也要督促救災的「愛民之心」。 不過當然,在沒有民主的地方,官員是無須要理會民意的。官員要升官發財,最重要的是討好上級,對蟻民最重要打壓禁聲,他們不敢造反,又沒有選票,理他們幹嗎?

Read more

阿嫂想分戶,叫我打佢個仔然後報警,話咁樣會快啲

我原本一家四口住屯門公屋,早幾年阿哥返大陸娶老婆,落到嚟就一齊住,仲生咗個仔。一間4百呎屋住咗6個人,磨擦自然難免,婆媳糾紛無日無之,小至去完廁所唔冚板同飲食習慣分歧,中至姨甥仔嘅管教問題,大至對社會事件嘅睇法等,乜都可以嘈一餐,成家人每日都活在煩躁中。 我原本諗住升到大學可以住hall,就可以脫離呢個屋企。點知大學話我住得「近」,否決我嘅申請。後來我聽講hall好多都留比內地生住。咁同大陸比,我屯門當然唔夠佢哋遠。 同好多新來港婦女一樣,我阿嫂喺邨內都成日群埋班新移民。佢哋好多離奇古怪而帶有謬誤嘅想法,互為影響,搞到與香港人越來越格格不入。有次唔知邊條八婆講某人個老公做地盤賺十皮一個月,於是阿嫂返嚟就質問我阿哥點解搵咁少,兩人因此大吵一場,我阿媽幫我阿哥鬧埋一份,結果變成婆媳大戰,兩人唔止針鋒相對,更去到人身攻擊,差啲打交。據我所知,果次開始,阿嫂開始好認真咁研究分戶嘅問題。 當佢發現,分戶係要等到海枯石爛時,佢開始諗唔同嘅方法,仲開始同區議員及社工等打交道。據我所知,佢有諗過踢我阿爸阿媽入老人院,但佢哋健壯如牛,我阿嫂入院都未到佢哋,好彩。 之後有一次,佢趁我父母去咗飲,阿哥同姨甥仔訓咗,屋企無其他人,竟然好聲好氣咁叫我坐低,仲斟咗杯可樂畀我。果次係我唯一一次聽佢咁溫柔咁講嘢。佢問我,係咪唔想日日家嘈屋閉,我一臉愕然,傻kai式咁點頭。佢又問我,想唔想自己一間房,咁我就梗係想啦,我訓廳就嚟訓到腰骨斷。 佢問,咁你可唔可以幫我?我問佢要點幫,佢話:你打我個仔,最好打到見血,然後佢就報警,留個紀錄,咁樣分戶就會快好多。之後佢就去銷案,唔再跟進,通常呢啲小事警察都唔會堅持。佢話包保我唔會留案底,一定唔會上身。 我一聽完,即刻起身鬧佢痴線。我話你老公無本事搬出去,你哋就唔該返大陸團聚。你係都要落嚟,我哋收留你一家,其實大家都好suffer。依家你自己融入唔到香港,融入唔到呢個家庭,竟然要我犯法去幫你分戶,你係咪有病! 佢聽完我咁講,好嬲咁話,好多人都咁做,你唔做係你戇居,有資源都唔識攞。我聽完之後嬲到爆,但又唔識回應佢。佢某程度無講錯,制度幾差都好,set得喺度就預咗有人濫用。咁發現到問題就應該改制度,但依家政府唔單止唔努力去改變制度,更疑似在有意無意放寛制度,鼓勵人濫用,咁樣對大部分願意循規蹈矩,尊重制度及其背後理念嘅香港人公平咩?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