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勢變新女版成龍

林鄭早前史無前例以特首身份情深祝福劉德華演唱會成功,結果劉華失聲演唱會腰斬。林鄭的「烏鴉口」,忽然令人想起成龍,當然成龍的「戰績」暫比林鄭更為「彪炳」。 不過除了「烏鴉口」之外,其實林鄭和成龍也有另一相似之處,看來林鄭勢成新女版成龍。所指的相似之處,是兩者都有大量金句供網民玩味。而這些金句,兩人都似是由心而發,本想將自己自以為充滿哲理的思想,以精煉的語句向大眾表達,結果卻被人笑到面黃,遺X萬年。 成龍的金句不用多說,句句都堪稱經典,「中國人是要管的」、「中國的會爆炸」之類,被人大量引用至今,至於林鄭也不遑多讓,連登網民甚至整理了一整套「林鄭語錄」。 現節錄林鄭部分經典金句如下,有興趣者請自行到連登查看完整版: 個人篇 1.完全可以體會到市民等車好徬徨 2.不能不重新考慮我自己的情況 3.如果反對我嘅人比支持我嘅人多,我會辭職 4.我同劉德華早前都成為網絡欺凌目標 發悔氣篇 1.攞特首出下氣係冇問題 2.特首係可以比人鬧嘅 哈哈 3.冇嘢可以強制,你瞇埋眼咪睇唔到囉 4.唔答呢啲咁無聊嘅問題 5.大家鐘意點講就點講 6.見慣呢啲激烈嘅講法 7.呢個係言論自由,總之唔好做啲令人不安嘅事就得啦 8.講任何數字俾大家聽都冇意思 宗教篇

Read more

劉華粉問黃牛票退不足款可否報警,網反問演唱會精彩會否多付?談價格與價值的差距

劉德華演唱會途中失聲致演唱會要腰斬,有買了黃牛票的網民在群組問:「用6000元買黃牛票,現只退980元,賣家又失蹤,可否報警?」旋即有網友神回,問他:「如果演唱會精彩,你會否多付2000元予黃牛?」 這段精彩對答在網上瘋傳,不過笑話背後,其實暗藏著一個千年未解的商業難題:如何令價格與價值相符。 對商家而言,當然希望賺到最多的錢,將所有貨品都賣到最高的價錢。如果一雙球鞋,A認為值1000元,B認為值600元,商家最多應可賺到1600元。問題是,現實上如果將球鞋訂價1000元,那麼商家就會流失B客戶,最終只賺到A的1000元;如果訂價600元,雖然得到A、B兩位客戶,但最終也只賺得1200元。 因此對商家最佳的策略是實行「價格歧視」(price discrimination),按不同顧客對貨品價值的認知,收取不同價錢。機票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基本上每個人每次上網查詢同一航班,價錢都會不同,因為電腦程式在不斷計算此機票在你心中的價值,從而調整價錢,這樣航空公司便能賺盡最多錢。 劉德華的演唱會反映了一個事實,原來有人認為980元的票實則在他心中值6000元,並真的花了6000元去買票。這件事裡面,劉德華方在這位歌迷身上實則損失了5020元。而現在退票,則由歌迷承擔了這5020元損失。看來,香港的演唱會應盡快推行價格歧視制度,直接以6000元的訂價售票予這位歌迷,萬一要取消演唱,也直接將6000元退給歌迷,這樣便大家都不需承受損失了。

Read more

網民圍插Bob被逼遷大發脾氣想玩嘢,其實他只是以為自己生於歐洲

藝人林盛斌(Bob)日前向傳媒透露,自己一直租住加多利山三千呎豪宅,近日突然遭業主「逼遷」,令他一家八口要年尾搬屋,感到徬徨。 據報指,業主已提早3個月通知Bob一家,讓他們可及早找新地方,而業主收回單位,是用作私人用途,而Bob則認為業主欠同情心,及認為附近那麼多屋,不明白為何業主還要收樓(?),又認為自己並非沒有交租及沒收到投訴,故此收到消息後發了很大脾氣,甚至想過「玩嘢」及「搞大件事」。 報導出街之後,Bob遭到網民圍插,絕大多數網民認為業主按合約條款提出收樓要求並無做錯,Bob以為自己有交租就可長住是一廂情願,事件顯得他的品格及是非觀念有問題。 但Bob其實是否完全錯呢?未必,只是他用了歐洲向租客傾斜的租務標準,去評估香港這個所謂「自由市場」的情況。如果他身處法國或德國,其實他一家人應該不用搬。 在法國,租務條例對租戶有相當的保障。其中一條規定是在冬天,從11月1日至3月31日,房東不可用任何原因要求租戶搬遷。即使租戶欠交租金,也必須待4月1日或之後才可要求租戶離開。 至於德國,除了租金升幅受政府嚴格限制之外,還有很多保護租客的法規,例如租約結束時,租客年紀已超過65歲,且有繼續租住的意願,則租房合同會自動延長,直至租客去世之前,房東都沒有單方面解除合同的權利。 另外,在德國,業主想在租客手裡收回房屋也極不客易。第一,德國規定租客有「優先購買權」(Vorkaeuferrecht),房東只有在租客書面表達自己沒有意願購買該房產的情況下,方能出售給第三方。除此之外,租客亦享有「解約保護權」(Kuendigungsschutz),即新房東在某個期限內(一般5年)內不得驅趕房客,即使新房東要求自住,也不能違反該解約保護權。 所以說,Bob控制情緒的能力雖然差,但他的訴求並非完全不合理。不合理的是香港的租務制度,以「自由市場」為幌子,實則是不顧租客死活。Bob錯在生於香港而不是歐洲,所以他的租住權才不能受到合約以外的額外保障。不過話說回來,以他的表演風格,如果生於歐洲,相信也不會有能力租住每月11萬租金的住所。

Read more

幾乎每位蝗子,公眾地方用手機都會開超大聲

蝗之所以稱蝗,除了指其掠奪性之外,也在指其對環境的破壞性。除了隨處大小便之外,幾乎每位蝗子都會做的破壞,就是在公眾地方把手機音量開到最大,破壞該處的寧靜,令本已浮躁的人心,更加暴烈。 某國的教育,從來只重能力比拼,所謂的道德教育,都只是要人順從權威,學校從來沒有鼓勵學生透過自我思考,從心底裡理解及相信品德的重要。至於日常的社會教育就更不用提,到處都是吵鬧的人群,原本天生安靜的人,耳濡目染下,都會變得喧鬧。某國的家庭教育也不堪。我想這個國家大部分父母都會鼓勵孩子把手機調大聲一點,以免被身旁的人的手機聲蓋過。為免蝕底,某國家庭教孩子失德,從來不遺餘力。 常說孩子是一個國家的未來,但你隨街都見到把手機聲量開盡的一個個小蝗子,你就會明白這個國家根本沒有未來。這是一個互相掠奪的部落,跟這種人,我們還是別談太多形而上的東西。他們所關心的,只是手機的音量有沒有被人蓋過,禮讓、廉恥之類的東西,純屬笑話一則。

Read more

當香港的前領導人忙於推銷填海和一帶一路,美國前領導人卻到扮聖誕老人到醫院探訪

我們很難要求政治人物在民眾面前無時無刻都表現真誠,但我們總希望他們至少令大家感覺舒服。香港特區的前領導人,一個坐牢不計,一個大力推銷填海,一個嘴邊提少句「一帶一路」也會渾身不自在。我們只見到他們只顧自己利益,不理港人意見的冷漠嘴臉,看得久了連飯也吃不下。 美國的國情就完全不同。政治人物必需依靠民眾支持,所以無論如何,美國的政客總會較為貼近民眾,雖然有時難免做戲,不過有時我們也相信政客是真心誠意希望為社會做一點事。 今個聖誕節,奧巴馬就去了一間醫院探訪患病兒童。影片所見,奧巴馬戴上聖誕帽,送上聖誕禮物給病童,又與各人合照,表現相當親民。醫院裡人士亦非常歡迎奧巴馬,不斷歡呼,又合唱聖誕歌,奧巴馬更臨時充當指揮,與眾同樂。 是做戲嗎?或許有幾分。但觀乎影片裡眾人的表現,除非每個都是奧斯卡級演員,否則3分戲外起碼有7分真。大家未必完全認同奧巴馬的政策,但前總統為弱勢社群做點事,民眾還是受落的。 奧巴馬與民眾親切擁抱give me five,與中國式領導巡訪大相逕庭。香港的林鄭特首寥寥可數的落區次數裡面,我只記得她給了五百元予一名不知是否香港人的乞丐。香港的政客,連令人真心向其笑一笑的能力也欠奉,遑論凝聚民心。有這樣的政客,香港實在很難不沉淪。

Read more

強國人冬至不留家做冬,反湧上水購物慶祝

中國人來港購物的熱情持續高漲,致全港多處地區塞滿旅客,上水區仍然是重災區,現時上水已經難分到底是中國城市還是香港。 以往中國人來港旅遊的高峰期主要在黃金週前後,而冬至或農曆新年較為淡靜,因為強國人在這些日子多數會留在家與家人度過。 可是近年隨著傳統觀念改變和核心家庭冒起,大時大節都會見到大量中國人選擇來港。12月22日的冬至,下午時段在上水,人流比平時週末更加多,「回家享受家庭樂」的傳統中國節日概念似乎已經逐漸消散。筆者估計農曆新年的情況可能類似,年初一或許會較少人,但年初二開始,中國遊客或會再次湧港,香港的「旅遊淡季」相信已經消失。 以往香港再擠擁,也有一定的規律,但現時則似乎每天都是旺季,實在讓人吃不消。看來要避開人潮在香港已無任何辦法,只能選擇逃到外地。怪不得港人外遊的數字,與中國人湧港的數字成正比例。

Read more

為什麼「抑鬱症」成為眾多高官自殺的理由

近日中國官場頗多官員自殺,而大部分自殺的原因都是「抑鬱症」。當然,這麼多官員突然患抑鬱症而自殺,說出來鬼都不信,可是有些人仍然樂此不疲佈這種智障局,完全是少做少錯的心態,交差便了事,連發揮些少創意,花點心思去設計個較合理的劇情也不願意。 抑鬱症無色無味,理論上可以毫無先兆,即是就算你不信某官員因為抑鬱症而自殺,你也無法提出反駁,驗屍也驗不出真相。相對上,要安排官員撞車死或被劫殺之類,成本就高得多,又要花心思,事後被揭發的風險更是難以承受。 既然抑鬱症是最好的「被自殺」借口,那麼為什麼仍有海航的王健之類的「意外」發生呢?筆者估計,如果一切盡在有心人掌握的話,王健都會是抑鬱症跳樓自殺,而不是勞師動眾去法國拍照時跌死。或許王健保安做得嚴密,有心人無法埋身,所以才要等到他往法國時,保安鬆懈,才能下手。 筆者估計,在整體格局不變的情況下,抑鬱症在中國官場應會越來越普遍,始終這是低成本、高效益而低風險的方法,而且不是所有官員都有足夠資源防止自己「被抑鬱」。作為一個普通民眾,如果不想每天看新聞都只見到抑鬱症這麼悶,我們唯有寄望官員們盡快每人發一份聲明,證明自己心理狀況良好,不會因抑鬱而自殺,這樣我們才會有好戲看。

Read more

既然中國人沒有恥感,為何愛用日本馬桶的「音姬」按鈕?

近日中國人瘋狂愛上到日本旅遊,而其中一項令中國人感到相當新奇的玩意是廁所。日本的廁所方便、乾淨、衛生、功能多而貼心,令不少中國人一試愛上,並在回國後在社交網站熱烈討論,仿如前世未用過馬桶般。 而除了「自動洗屁股」和「恆溫廁板」等功能令中國人趨之若鶩之外,「音姬」按鈕也成為中國網民熱烈討論的設計。不少中國網民大讚日本人細心,設計「音姬」按鈕,播放音樂以掩蓋尷尬的如廟聲音,令如廁者感覺更自然,不會怕被人聽到自己用廁所時所發的聲響。 說到這裡,我們不禁要問:中國人如廁,有需要用音樂掩蓋嗎?他們有像日本人般的「恥感」文化修養嗎?如廁時有聲,他們真的會覺得尷尬嗎?他們不是沒有廁所都可以隨地解決的嗎? 其實「恥感」這東西,也不是日本人獨有的,而是隨環境和文化而不斷變更。日本家庭的頭號教誨:「不可給別人添麻煩」,已經延續了百年,所以日本人的修養當然很好。中國也有句古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可是這百年,中國人在做什麼呢?除了不斷的互相批鬥,還是不斷的互相批鬥。政治鬥爭所帶來的一連串苦難,令中國人只知道「有就要搶」的文化。不加害於人的人在中國已經相當難得,是否為別人添了麻煩,為人添了麻煩又是否應感到羞恥,已不是中國人可以顧及的事情。 所以中國人根本用不著「音姬」按鈕,他們的廁所甚至不需要有「門」這東西,只是見到人家小日本有如此發明,覺得新奇好玩,便回國到處跟人說,以顯示自己見多識廣而已。當然,潛意識裡很多中國人都很仰慕日本人的「恥感」文化,只是「修養」這東西,就算你下定決心好好培育,但當一排隊便被人左擠右撞,你的狼性便會重現,甚麼修養也自然會一掃而空。「修養」這東西,在中國一點用處也沒有,它甚至不能為你掙到一個公車座位。

Read more

中共為何如此害怕聖誕節

不少媒體報導,中國今年在打壓聖誕節上再次升級,基本上嚴禁一切慶祝活動,部分地區如四川及山東等更禁售一切與聖誕有關的商品。雲南所有聖誕裝飾都要拆除。 表面上,中共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平安夜慶祝結果引致人踩人的悲劇重演,開始對聖誕節加強「關注」。不少人認為中國實際在借機抵制外國文化,以保存自身中國文化,以免西方憑軟實力不斷滲透,影響人民對國家的認同感。 禁止人民過聖誕,故然是民族主義在作祟。不過打壓如此嚴厲,更重要的原因有兩個: 首先,中共害怕群眾聚集。近年民眾對政府的不滿不斷升溫,只要有些許事情發生,便會引發大批民眾上街,並借故生事。這股力量不容小覷,弄不好隨時會引發更大的事件,所以中共嚴打聖誕慶祝活動,怕十萬計民眾聚集一起時,隨時引發其他問題。 另外中共更為顧忌的,是基督精神。聖誕節雖然發展至今已經相當商業化,與基督教的關係越來越遠, 可是追溯起來,其實聖誕節還是源於基督教。而基督教也是中共近年極力打壓的對象。 基督教精神與中國傳統儒家文化大相逕庭。儒家文化強調整體,強調社會秩序。相反基督精神則強調個人,尊重人的權利和自由,不少人認為民主精神就是由基督精神慢慢演變而來。由於強調個體,鼓勵人們自己去追求幸福,大部分基督教國家民主進程亦較快。相對地儒家文化薰陶之下,個人必須犧牲自己的幸福,以維持社會的秩序,令中國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專制統治者。 中共打壓聖誕節,與近年不斷打壓教會,手法及目的如出一轍,都是為了保住政權。不少中國人說自己的國家,「只要不談政治,其實蠻算自由」,可是他們不明白,在一個連一個聖誕節也要怕的政權下,甚麼都是政治,中國人實際上難有自由。

Read more

當日本城都賣日本貨,中國製造離死期已不遠

家居用品向來都是made in china的天下。日本城是這類產品的分銷渠道之一。根據我片面的觀察,過往日本城似乎有超過九成產品都是中國製造,可是近年這個比例似乎逐漸在下降中。 如附圖所見,連玻璃瓶及玻璃碗碟等日常生活產品,居然都是日本貨及法國貨,而且價錢都不貴。如此價錢可以買到日本貨及法國貨,當然無人會選擇中國貨。 隨著中國因為工資上漲等原因,令到製造成本越來越高,而同一時間,外國的製造業受惠於人工智能及自動化生產技術改善,成本卻越來越低,產品售價差距越縮越窄。除了高端產品之外,現在連日常用品,各國產品價格的差距都已不大,但人家有品牌、有信心保證,中國貨卻仍舊代表劣質、廉價及山寨,因此當價格優勢失去的時候,中國貨的競爭力亦會隨之消失。 我預期made in china的貨品在香港不會完全消失,始終大家彼此相鄰。可是made in china相信將會風光不再,難以成為經濟增長的動力。除非中國貨能夠改善品質,建立品牌,成為人人趨之若鶩的貨品,否則中國製造業只會不斷萎縮。 當然很少人會相信中國貨品能夠成功提升品質及信譽,2025年之後,我們的家中只會越來越多外國製造的貨品,享受更優質更安全的生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