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遇上中國司機:買了車牌不敢在國內駕駛,專程到日本練車

中國人的恐怖之處,在於他們可以對是非對錯完全沒有底線,只要喜歡,他們不介意用任何手段達到目的。 早前在北海道自駕遊,第一日便差點遇上交通意外。對方逆線向我駛來,幸好最後大家都及時剎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對方是一對年輕男女,一望便知來自中國。 該對男女臉上毫無歉意,甚至有點不耐煩,如果在香港,我必定跟他們開戰。不過現在人在旅途,無謂生事,於是各自離去便算。 該處位於我住的酒店附近,我第二天再駕車外出時,竟然又再碰到該對男女。這次他們的座駕撞到燈柱,正在下車了解情況。 我對他們產生了好奇,於是下車幫忙,他們對我非常感激,大家開始閒聊起來。談起這次意外,他們表示自己的駕駛執照是花了1700元網購得來的菲律賓駕照。他們指自己同時都有中國的駕照,但不敢在中國開車,故打算來日本旅遊順便練車。 他們述說自己的經歷時,臉不紅耳不熱,就像買了棵白菜一樣,人的無恥可見一斑。日本不時有電視節目專題討論中國人在日本駕駛的問題,不知日本人知不知道,有些在日本馬路上駕駛的中國人,本身根本沒有駕駛經驗。 中國人為什麼受世人討厭?當一個民族熱愛造假,又不顧別人安危,凡事任性而為,即使只是一撮人如此,也足以令全民族受盡指責。歧視,有時真不是無緣無故的。

Read more

連玩具都made in Thailand,中國製造業萎縮明顯

中國一向是玩具製造大國,當年幾乎所有市面上的玩具全都是made in China,雖然品牌都掌握在美國和日本之手,但中國靠著極高的製造量,邊際利潤微薄卻也賺到不少外匯。 不過隨著成本上漲,這情況也發生了變化。過去,低技術玩具如合金玩具車基本全都由中國製造,現在卻越來越多在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等地製造。至於較高端而價格較高的玩具如Gundam模型之類,則在日本製造。另外也有不少高質素的木製玩具由德國、瑞典等歐洲國家製造。 亦即是說,低端的玩具逐漸不再在中國生產,至於高端的玩具亦不會由先進國家轉移到中國生產。中國的製造業萎縮,由此可見。 當然,理論上不生產玩具,可以去生產其他更有價值的東西,例如芯片或飛機等,可惜這些東西都需要有強大的技術作支持,而強大的技術,源自學術、思想的自由,求真的精神,以及完善的監管制度,可惜在中國,以上東西一樣都沒有,即使靠偷靠搶,都只能獲得技術的皮毛,畢業技術是會不斷變的。 高端產業不行,低端產業不夠別人搶,高科技根本進入無門,中國製造業的窘境,在一架小小的Hotwheel玩具車中表露無遺。

Read more

圖書館高聲喧嘩大聲播片,猜青年國籍

為什麼某國人如此惹人生厭?原因有很多,最主要是他們會對本地人造成極大滋擾,而且他們不愛遵守秩序,屢屢破壞本地人建立多年、行之有效的社會規範(social norm),不斷衝擊本地人的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因此絕大部分本地人都會對這類入侵者避之則吉,當發現避無可避時,當然心生厭惡,恨不得用機關槍掃射。 某國人雖然極為討厭,但他們不是傻的,香港人好欺負,但也不是每處都容他們亂來,例如他們不會去麻雀館搞事,也不會在廟街隨便搗亂,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地方的人未必會跟他們談「包容」。他們最喜歡肆虐政府轄下的場所(例如露營地點,或政府為大股東的港鐵),因為他們知道全香港最忍讓他們,會傾力保護他們的,正正是香港政府。 近年發現很多操流利普通話,疑似新香港人的年輕人在公共圖書館流連,他們進圖書館當然不是為了看書,而是用圖書館提供的免費Wifi連線打機。本來這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喜歡將手機聲量開到十分大,加上不時大呼小叫,騷擾其他想靜靜看書的人,而圖書館管理員也無法一一處理,只能隻眼開隻眼閉。不過有趣的是,如果喧嘩的是說廣東話的學生,管理員就會秉公辦理,毫不手軟。 早前人民日報撰文指現時已難以行為及外表去分辨香港人及內地人,我不知道是該文作者自己見識少,還是有意誤導,我相信香港人絕大部分都能一眼認出誰是香港人,誰是內地人。內地人很想與現代文明完全接軌,但他們連收緊一下嗓門,或者按下手機的降音量鍵,都未能做得到。

Read more

請人代跑馬拉松不稀奇,我認識不少這種中國人

有中國人在微博上炫耀自己的波士頓馬拉松獎牌,更公開多謝代跑的人,事件引起網民熱烈討論,不少人怒轟事主無恥,令中國人蒙羞,亦有人質疑請人代跑而贏得的獎牌到底有何意義。 老實說,我看到這宗新聞時,一點都不覺得奇怪,這種事就只有中國人才幹得出,但只要是中國人,就有機會這樣幹。 筆者曾因工作關係,認識很多中國朋友及生意伙伴,在我認識的中國人當中,很多都抱持一種觀念:只重結果,不理過程。對他們來說,達到目的本身就是一切,至於過程中使用甚麼手段,全屬次要。當一個社會大部分人都抱持這種觀念,無疑確實有助經濟發展,因為大家都會想盡辦法用最低成本最快捷的方法完成目的,社會流動極快速,經濟自然火熱。可是由此而衍生出來的扭曲價值觀,以及種種不擇手段的惡行,就要全人類一齊承擔。 大陸媒體報導此事時大多將重點放在「馬拉松」本身,認為中國馬拉松成為時髦運動,但馬拉松的精神和文化卻跟不上,導致了種種亂象。在我看來,中國馬拉松的問題不在中國人欠缺馬拉松精神和文化本身,而是整個中國在急功近利、只以成敗論英雄的浮躁氛圍之下,像馬拉松這種過程漫長,漏洞易鑽的活動,必會摻雜種種劣行,商業交易、金融活動、教育系統等等,無不如此。 很多政棍認為香港人抗拒大陸,是因為害怕競爭,但其實成長自相對較文明的環境下的香港人,厭惡的是與不遵守規則的人競爭。就像一個馬拉松,如果你的對手有人找代跑,有人騎單車,有人的起跑線比你前,有人根本不用跑就拿冠軍,這種馬拉松跑來幹什麼?政棍們自己都不願送子女到中國參加那種渾水人生馬拉松,卻整天催促香港年輕人北上,這種人完全不配受尊重,甚至不配被稱為「人」。

Read more

大媽式旅遊

近年我越來越怕到熱門的旅遊地點,因為在這些地方碰到大媽團的機率越來越高(很不幸,香港本身便是中國人眼中的熱門旅遊地點,港人至愛的日、台、韓、泰都是,no place to hide)。大媽行為討厭,喧嘩嘈吵,加上集體意識強,不文明行為在集體裡以倍數放大,十分可怕,絕對是文明世界的人類公敵。 大媽最可怕的,是她們總是聞風而動,哪裡有新鮮好玩超值的東西,便會約同大夥兒齊齊去佔領該處,令到該地方雞犬不寧,生靈塗炭。見到自己所到之處滿目瘡痍,大媽們才施施然滿足地離開。她們不顧別人的感受,不理世俗的眼光,不懂保護環境的重要,不明白為何要遵守秩序,只管滿足自己的佔領慾望,總之老娘就是要來蹂躪這片地方。 日前一幅圖片在網上瘋傳,中國東北某山頭漫天開花,甚為艷麗。可是與花一樣多的中國東北大媽卻同步湧至,大煞風景,甚至與花海一同形成一道中國式奇觀。 世界各國都有中老年婦女,但為何唯獨中國的中老年婦女會有「大媽」這標籤呢?我認為最主要還是其集體性。 中國大媽每個都極具破壞力,但是令她們真正成為一股可怕力量的,主要是因為她們往往會集體行動。中國人自小接受洗腦式教育,而政府和學校,為了洗腦和易於管理(控制)人群,當然強調集體,反對特立獨行,更禁絕個人主義。雖然當今大媽們已經沒在上學,但集體行動的基因卻已印在骨髓,這就是為什麼大媽們如此喜歡跳集體舞。 有人樂觀地認為這一代大媽全死了以後,「大媽式旅遊」便會識微。我個人愚見則是,這有很長時間要等。當今行為很typical的大媽,目測最年輕那批只有30多歲,要等她們死光,隨時等足50年。另有人樂觀地認為,隨著大媽們見識多了,行為自然會改善。這個我就更不能苟同。在公眾地方別爭先恐後、喧嘩嘈吵、招搖過市,應該是不用怎麼有見識都自動會做好的事。很多大媽在世界公民質素最高的地方都走了一趟,結果還是老樣子,可見這並非見識的問題。 大媽向來討厭,只是以前窮,她們多留在自己的社區,家醜得以不外揚。現在大媽們到世界各地生事,社會影響比以往大得多。除著中國大媽的旅遊意欲越來越高漲,相信世界很多地方,包括香港,都難以再過安靜的日子。

Read more

強國人到香港診所打針,要求護士預備痰盂

近年強國人大舉湧到香港注射疫苗,除咗因為佢哋信唔過自己偉大祖國生產嘅疫苗之外,中介嘅推波助瀾亦發揮好大作用。我個人認為呢班先係真正仆街冚家剷,因為佢哋將原本已經強勁嘅需求,強行谷到更大,以賺取最多佣金,但成個社會就更不堪負荷。順帶一提,我接觸過嘅中介,大部分都係香港人來的。 我喺某連鎖醫務中心做診所護士,份工本身都唔多好做,近年因為太多強國客,令工作環境更加惡劣。啲強國客嘅劣行數不勝數,講起都激氣。 我間診所開喺商廈裡面,即係成棟樓都係醫務所果種。我最怕落樓做嘢再返診所,因為11點開始,電梯大堂已經有長長嘅人龍,大部分時間都係7成大陸人,得3成係香港人。啲大陸人搞到電梯大堂烏煙瘴氣,又嘈又多小朋友玩喼,成日撞到人,啲保安都嗌到無晒聲。 另外我唔明點解大陸人咁鍾意食煙,等果幾分鐘都要行開食返支,等見醫生時更密密出入後樓梯偷食,一返入嚟就成身煙味,極之難頂。唔知係咪食煙食太多,佢哋好Q多痰,試過有人就咁吐喺垃圾筒,比我同事鬧爆,更有人要求我哋預備個痰盂比佢隨時吐痰,我串佢話你估依家係啱啱解放果陣咩,佢即刻無聲出。 自從唔知邊個發明咗嚟香港打疫苗呢招之後,基本上原本應該安靜嘅診所就永無寧日,談笑聲、小童哭鬧聲、吆喝聲等此起彼落,我有唔少病人都同我呻話留得耐無病都變有病,我只能向佢哋無奈苦笑。 就我角度睇,我認為要中國人相信自己祖國嘅疫苗,應該今個世紀之內都唔會做到,而且隨住香港醫療個朵越來越響,加上中國人越來越有錢,未來只會更加多中國人來佔用香港嘅醫療設施。香港人依家成日討論公營醫療點樣比大陸人玩殘,但其實私營市場,一樣由同胞們玩謝。香港人只能自求多福,希望無病無痛過到一世。 本文由作者(亞珍姑娘)投稿刊登

Read more

香港本有情,只是混雜了太多低端人

日前經過一間舊式的士多/辦館,見到門口有十數把雨傘,上面有告示寫:「排隊人仕可以自取雨傘遮太陽或遮雨。用完請放原位」。這告示有種令我重回往日大家守望相助,彼此信任的舊香港感覺。 當然,人都有人性,大家日夜懷緬的「香港人情味」也不是毫無雜質,但無可否認當年我們確實比較願意互相幫助,幫完人之後也不須提心吊膽怕對方會得寸進尺、另有陰謀,或者嫌你幫得不夠多。就像士多門口的雨傘,反正不是什麼昂貴資產,就用來幫一幫有需要的人,細想其實頗為窩心。老闆也不擔心雨傘會被人偷去,除了雨傘本身不太值錢,我相信最主要原因是該士多的客戶主要是香港人。 早前有宗新聞,指日本的共享雨傘,回收率是100%,不少內地網民感嘆指如果在中國,回收率應該少一個零,回收到的雨傘當中更有一半會被惡意破壞。 人文質素這東西,量度不易,但日常生活當中大家卻都有眼見,自動懂得判斷。而人文質素,跟一個社會的互助頻率,又有相當大的關連,畢竟無人想主動幫助低質素的人,更怕幫完人之後還要承受不好的結果。 很多人都說香港已沒有以前的人情味,筆者也有同感,但我覺得絕對正常。當你的生活資源如交通、醫療、生活空間等每日被蠶食,還要見到一眾高官擅自挪用本地資源,笑嘻嘻地供奉已經正在每日蠶食你資源的人,你還會有心情幫人嗎?香港政府已經每日都在幫助某國的人,不須我們這些小市民費神出力了。

Read more

隔離屋老姑婆嫁大陸人,令我親眼見證佢哋點用盡香港醫療資源

我本身住天水圍村屋,交通極不方便,只有一架疏到唔疏嘅巴士,仲要行到出馬路,講緊起碼15分鐘,先有得搭。 此之所以,村入面嘅原居民,好多一早搬走咗,間屋就平平哋租比出面搬入嚟嘅人。而近年,我見有唔少磚才搬入嚟,貪呢度平租。 我隔離本身住咗個一個人入嚟租屋嘅老姑婆,後尾老蚌生珠,嫁咗比個大陸男人,申請埋對方嚟香港,再整多兩件小蝗子。 之後,個男人嘅老豆老母都搬埋落嚟住,完全唔識講同聽廣東話,甚至可能連普通話都唔識,日日聽佢哋一家用鄉下話溝通,全家除咗個女人之外,個個都唔洗做嘢,全日大部分時間喺條村度散步,都咪話唔逍遙。 佢哋經常返大陸,而早排個男人嘅老豆返咗去就無再落嚟。我八卦問吓,知道個阿伯身體唔好,所以喺老家休養。 隔咗一排,個阿伯又落咗嚟,但成個人謝晒,身體似乎相當虛弱。我當時好天真咁關心佢,問:「點解咁辛苦仲舟車勞頓?」佢哋無正面答我,剩係話多謝我關心。 有一次,有救護車來接咗阿伯入醫院,當時我都無為意,剩係識感嘆年紀大機器壞。後來,我見有「非緊急救護車」送佢返屋企,我先開始發覺唔對路:「點解會咁好招呼?」出院唔係要屋企人接走,然後自己搭車嘅咩? 再之後,隔日就有醫療專車晨早嚟接走阿伯,下午3、4點就送佢返屋企,而佢屋企亦多咗部氧氣機,阿伯有慢性阻塞性肺病,長期要插住氣喉。 原來,阿伯自從個仔娶咗個香港老姑婆之後,就申請埋父母嚟香港,依家全家都已經係香港人。佢哋無事無幹就得閒返吓老家,但發現有病,就拿拿聲落嚟香港。老人家有事call救護車無得講,但原本醫生叫佢哋自己出院,但個男人就同醫生講話自己住鄉郊,無車返,話阿伯返屋企途中出事係咪你負責,個醫生怕咗佢,安排咗「非緊急救護車」送佢返去。 阿伯部氧氣機係醫院安排社福機構借比佢嘅,每日亦安排醫療車接送佢去日間醫院做復康護理,佢申請到醫療豁免,以上種種全部免費。而佢個仔娶香港老姑婆之前,阿伯根本未嚟過香港,對香港貢獻係零。 香港嘅醫療資源本身已經唔夠,依家仲多咗一班識善用制度嘅人,而制度嘅漏洞,班政棍又無意修補,甚至有意再擴大,咁個系統唔爆煲就有鬼。我鄰居嘅例子相信只係冰山一角,全香港到底有幾多資源係用咗喺呢班對香港零貢獻嘅人身上,有無官員可以答到我?

Read more

【中國無印良品第11次減價】見到無印在中國如此委曲求全,我對這品牌好感已盡失

無印良品一直代表著一種精神,一種追求,一份堅持。其簡約的產品設計當中隱含的精巧細節,一直以來吸引著無數追隨者。從無印良品身上,我們學會了何謂「簡簡單單已極好」,大部分認識無印良品的人,對該品牌即使不「崇拜」或「喜歡」,也至少是「尊重」。不過觀乎品牌近年在中國的表現,我對無印已經連尊重也稱不上。 其實無印良品在基因上,早已註定不適合在中國生存。MUJI產品價高而低調,跟中國人愛炫耀重面子的低級品味根本無法調和。一件純白色的Tee硬是要比路邊攤賣貴數十倍,懂得欣賞的人覺得沒問題,但有中國人會意識到無印的純白Tee跟隔壁老伯去公園做運動穿的那件民工服的分別嗎?幾百元的中上價服裝,居然沒有相應的大大個LOGO 印在胸口讓人知道這是名牌,有中國人會覺得值嗎? 此之所以,無印良品在中國一直「名聲很好,銷量極差」,中國人為了堅持自己有品味,口中大讚無印的產品,身體卻很誠實,絕少光顧,甚至連山寨無印也因價錢較便宜而比正貨無印有更好的發展,更不用說Miniso和NOME等大陸人開設,擺明向無印「致敬」的連鎖集團。 根據無印良品母公司株式會社良品計畫發布的2019財報,無印良品前三季(2018年3月至11月)在中國市場銷售額比上年同期下降9%。本已不算高的基數再向下滑,令該日本公司焦慮不已,並祭出了「降價」及「為中國量身定做產品」等招。 無印良品自2014年重返中國市場後,已進行11次降價,最近一次(2019年3月尾),部分貨品更一口氣降價36至50%。需知一直以來,無印的行銷策略都帶點高傲,甚少進行減價促銷、買二送一等催谷銷售的行為,與其品牌形象一致。可是當無印來到中國,居然連行銷策略也「中國化」起來,令粉絲們不勝唏噓。不是說大國掘起的嗎?不是說中國的中產階級正在不斷擴大的嗎?為何忽然又嫌無印的產品貴?我看無印根本就是押錯了寶,在一個錯的市場下錯了重注,就像Tiffany在海地開業一樣,不是Tiffany的價格有什麼問題,而是當地人根本不會這樣去花錢購買這類產品。 MUJI另一招數是為中國量身定做適合中國的產品。例如一款價格為8840元人民幣的床品,將改成中國尺寸的1.2×1.5米標準尺寸;床和床墊的長度由2米變為1.95米的尺寸。無印良品開發人員在官微中表示:「不再因為明知商品存在的不符合中國需要的小尷尬而留有遺憾。我們希望提升顧客的滿意度,提升了品牌好感度。」好一句「中國需要」,如果中國的大媽們需要鮮紅色的蕾絲內褲,我看今時今日的無印良品也會製造出來,滿足這個「中國需要」。 無印良品在中國可說徹底放下了堅持,為了人民幣而斷送了品味。其管理層天真以為自己能改變中國人的口味,結果到頭來被中國人改變了,同化了,用花碌碌的銀紙迷惑了。中國的法院連你的商標也不尊重,擺明山寨的公司也能輕易把你的商標搶奪過來,這種地方你不捍衛自己的純淨而趕緊撤離,居然還要去減價促銷,無印良品,原來你的形象只是按市場需要應運而生,其實你本來就沒有什麼堅持。我明白日後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這個品牌了,去吧,去生產你的紅色蕾絲內褲,滿足那龐大的「中國需要」吧!

Read more

老豆想買大灣區樓,比啟晴邨街坊笑佢戇居

我老豆最近好感慨咁同我講,話年輕人喺香港地要買樓根本已經無可能。佢睇廣告見到大灣區樓盤,百幾萬就有600呎,覺得幾吸引,於是想買一間,遲啲退休就返上去住,間啟晴邨公屋就留比我同細佬結婚用。 我老豆無乜政治立場,唔係盲目愛國嘅藍絲,佢明白返大陸住同閒時返大陸係兩回事,不過佢覺得退休嘅話唔使日日落香港返工就無乜所謂,況且佢睇中嘅中山樓又唔係遠,一個禮拜返嚟一次,或者耐唔耐返嚟覆診,坐高鐵都方便,於是開始認真去考慮返上去買樓呢個問題。 佢喺邨入面識好多新移民街坊,於是佢就周圍問啲街坊關於買大灣區樓嘅意見。佢心目中首選係中山,貪比較近香港但又無深圳咁貴,環境又無咁煩囂。次選係惠州,雖然離港較遠,但勝在樓價平,同埋都叫做有高鐵直到。據我老豆講,當佢問街坊意見時,啲新移民都會問佢兩條問題:1. 你上面有無親人;2. 你本身熟唔熟大陸環境。 我老豆老母喺香港住咗50幾年,喺大陸有鬼親戚咩,佢對大陸嘅認識,比每逢周末特登上深圳飲喜茶嘅年輕人更淺薄。啲街坊聽到佢咁講,都異口同聲勸佢打消買大灣區樓呢個念頭。 街坊們嘅理由好直接:大陸樓無話一定唔買得,但係你唔熟地頭,剩係靠香港睇到嘅大陸樓盤廣告,你以為真係會買到筍盤?你以為有肥媽代言,就一定係穩陣?你覺得個盤真係咁筍嘅話,發展商駛花錢喺香港打廣告,大鑼大鼓咁叫人買?大陸同香港唔同,香港地細,買樓買錯地點,都總唔會太離譜,但係大陸地方大,啲樓盤嘅位置衰起上嚟,真係可以連車都無得搭,方圓幾十里鬼影都無隻都夠膽死。佢哋認為中山、惠州等城市本身已經存在,如果個樓盤係正常嘅,根本唔駛強調自己大唔大灣區,打出呢個招牌嘅,9成係搵笨,勸我老豆最好唔好落疊。 啟晴邨啲街坊個個精甩鞭,佢哋仲同我講,話佢哋千辛萬苦要嚟香港,就係因為覺得香港同大陸唔同,而且係香港好過大陸好多果隻。有街坊話,除咗北京嘅領導人之外,邊有人真心想香港變到同大陸一樣吖,咁易嘅話,就無人申請單程證啦。所以個大灣區,佢寫包單一定唔會成功,佢亦勸我老豆唔好咁戇居比啲領導老點,喺香港唔係搞唔掂嘅話,打死唔好上去買樓長住,得閒參加飲食團上去行一轉就無所謂。 我老豆聽到啲街坊咁樣,嚇到即刻打消晒買大灣區樓嘅念頭。但佢仍然好愁,問咁我同細佬結婚點算。我同老豆講,其實台灣同香港都係一小時生活圈,只係高鐵就變咗飛機,你有無興趣退休過去住吖?我老豆一聽,當堂成個人醒晒:「係喎,去台灣咪仲好,又安全啲,空氣又好啲,去乜鬼大灣區吖!」 我提佢:「台灣搵食艱難,不過你退休人士無所謂,但你最緊要要保持身體健康,因為你未必可以直式入籍,用唔到人哋嘅醫保。」 我老豆就話,去到台灣,一定健康過喺大灣,講完即刻上網睇台灣資料,佢用嘅係Google,其實佢無諗過,如果真係住大灣區,佢連Google都無得用。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