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同藍潔瑛走的,是一整代香港美好時光

藍潔瑛鬱鬱而終,令人惋惜。本人不是藍潔瑛的影迷,也並非電視劇迷,可是對她的離世依然感到傷心難過,因為藍潔瑛某程度上,代表了當年那一代美好的香港。香港何嘗不是曾經靚絕一隅,後來卻被某國連番蹂躪,導致整個社會癲癲喪喪,含恨而終? 其實我不太記得藍潔瑛做過甚麼,只是依稀記得在播映《大時代》及《義不容情》等其有份主演的電視劇的時候,香港是一個朝氣蓬勃的社會,所有東西都在不斷改善中,即使社會問題不少,但人人都在努力去解決或適應,也不覺得有很多高官權貴在不斷明目張膽地破壞香港,反而我們經常會見到名人(例如當年的肥媽)為公義發言。 當年香港的物質或許不及現在般豐富,但市民放工後安坐家中,竟然可以免費欣賞劉松仁、鄭少秋、藍潔瑛、劉青雲等好演員合拍的好戲。反而今天最低工資已漲到30多元,但是市民只能夠看配音的中港合拍劇,或者硬啃由叫不出名字、連講句完整對白都有困難的藝員當男女主角,劇情一塌糊塗、製作不堪入目的膠劇。 藍潔瑛最風光的時代,也是香港最風光的時代。藍潔瑛墮落的時候,也是香港沉淪的開始。兩者似乎無甚關係,可是卻出奇地巧合。網上回顧藍潔瑛的照片,不少是與梁朝偉、周星馳等猛人合照。當年與香港打交道的,也多是英、美、日等高質國家。在那個五光十色的八、九十年代,我們的基建是香港國際機場那類真正偉大工程,而非某些日均只有6、7輛貨車使用的大白象;當時來港的旅客多是文明高尚的斯文人,而非拖喼喧鬧的低端人。當時我們的領導人會拒絕填海,極力保護郊野公園;當時說英文的英國人不會禁止我們說廣東話。 美麗動人的藍潔瑛離世令人婉惜,她所處的那個美好年代的逝去更令人痛心疾首。願藍潔瑛安息,最緊要在天之靈庇佑香港,捉幾個狗官去陪妳也無妨。

Read more

為何同品牌產品,法國製會標示法國旗,中國製卻沒五星旗

很多人都知道,法國廚具品牌特福(Tefal)的產品,部分是法國製造,部分則是中國製造。不似Le Creuset的產品,鍋具全在法國製,而陶瓷產品全在中國製造,特福的產品,即使是幾乎一模一樣的產品,也有分法國製造或中國製造。 當然,法國製造的價錢會貴一大截,中國製造的則便宜一半以上。至於法國製的產品訂價較高是因為質素真的比中國製的好得多,還是純粹利用消費者對法國貨的嚮往而抬高,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最有趣的,是法國製造的特福產品,都會有顯眼的法國國旗標示在包裝上,但中國製造的則沒有顯示五星旗,要查出其產地,要用放大鏡在包裝上的某個角落才找到「made in China」字樣。 習總上台之後,高呼要振興中國夢,又喊出什麼「中國製造2025」的口號,但現在已經2018年了,人家外國名牌在中國代工的產品,還是要偷偷摸摸不想讓人知道產地,反而法國造的,則大大幅國旗貼在當眼位置。誰才是製造業的王者,起碼肯定不是中國。 曾經有香港的評論員認為貿易戰不能擊潰中國,因為外國人都依賴中國貨。但特福這個例子證明,世上根本無人真的「依賴」中國貨,法國貨貴一大截還要大大幅國旗貼在包裝上,證明世上絕大部分人,如果有錢又可選擇的話,還是會選用外國產品。沒錢沒選擇的話,代工貨也可是由越南等國代勞。 中國貨無人喜歡,無人尊重,沒有品牌,更沒有獨門技術,只能一味靠低成本獲得訂單,這情況直到2018年也沒怎麼改善過,遇上貿易戰焉能不敗。中國夢要發得成,首先要讓特福自豪地張貼五星旗於產品上,否則一切都是空談。當然,我們誰也知道這一天不會來臨。

Read more

大媽成功申請90歲中風母來港,推輪椅到房署申請調遷

由於工作關係,我對強國人如何搶奪香港公屋資源,比其他人或有更深刻的體會。對於777的填海計劃,我們一班同事無不搖頭苦笑。東大嶼所建的房屋,據指7成是公營房屋,我大概已可想像「兵敗嶼山島」的社區會是什麼景況。 新落成的公屋很多都被新移民佔去,這個很多香港人都心知肚明,已基本不是秘密。香港人最天真的是,以為新移民只要搶到一間公屋便滿足。事實是,那些人的胃口和辦法,都比各位想像的要厲害得多。 近日遇到一個個案,一個經常到辦事處煩我,希望申請調遷的大媽,一日突然推著一個坐輪椅的老人家來,神氣地對我說:「我母親已經領到單程證來港與我們團聚,家庭多了成員,可以搬了吧!」 細問之下,原來她的母親已經90多歲,不單令該家庭符合調遷資格,更因為其老人家身份,獲配單位速度會比別人快得多。而更重要的一點:她母親中風,只要在公立醫院看醫生,獲醫生評定為「殘疾人士」,獲配的單位將會更寬敞。 很多香港人窮一生的精力都只能買到200至400呎的蝸居,這位大媽只要帶個中風母來港團聚,便可穩奪700呎大屋(5人家庭包括殘疾人士),現在政府還要用盡社會資源,去建島容納更多「團聚家庭」,香港人前世真是不知做了甚麼錯事。香港政府經常捕風捉影地去打擊所謂「港獨」,但如今不斷提醒市民港獨可行性的,正正是政府自己。擁有這樣無恥又無能的政府,香港未來似乎沒有多少路可以選擇。

Read more

一班連丁點職業道德的員工,為何還沒被老闆炒魷魚

愛國者們口中到底有多愛國,大家心裡有數。管教育的卻送子女到英澳讀書,叫人到大灣區買樓食魚生的,竟去美國嘆洋腸。市民無奈吹脹之餘,對強國的感覺更加負面。 因為我們知道,連你的自己人都不撐你,你就根本不值得信任。例如保時捷的老闆駕法拉利的話,你還會認為保時捷是好車嗎?如果Tim Cook從口袋裡拿出一部Android手機,你還會用iPhone嗎? 所以說,圖列的人物,基本全都不是合格的員工。他們奉命去宣揚強國的好,可是一有機會,就逃難似的拼命將家人往外國送,給市民看在眼裡,可說是直接令主子失分,不能達成任務,可是卻酬勞照收,天呀,世上竟有如此好工,如有人有如此絕世好工的機會,請介紹給小弟。 按維穩費推斷,旗下從業員理應收獲不少,可是卻交不出專業工作水準,連乖乖示範開心生活大灣區真人show都不願做,只懂按劇本跟稿讀耍官腔,身體卻誠實得令人失笑,我們不笑人愛國,我們卻恨他們扮愛國也扮得不像。真心希望你們的老闆罰你們齊齊到大灣區吃魚生,不過有事記得不要使用香港的醫療系統,在大灣區醫得好死唔去的話我跟你去中山買樓。

Read more

資質平庸嘅中學同學,只因為大學揀啱科,依家人工係我三倍,有車有樓

人生際遇嘅嘢真係好難講,三衰六旺自有定數。我有個中學同學,自細乜都一般般,無論讀書運動定溝女,都無乜突出表現,甚至往往係中下游果批。但結果,全因大學揀啱科,依家佢成為我哋班同學中最好景果個。 佢揀嘅係今日已成為神科嘅職業治療,當年無乜人留意,但今日一畢業已至少3皮幾。當日佢誤打誤撞,覺得IT、BBA(我哋係70後,當年呢啲係神科)應該無行,所以先揀職業治療,據佢講,當時佢根本唔知職業治療係咩嚟。 當年同學中比較標青嘅,其中一個揀咗IT,畢業初期好好景,之後被裁員,從此一沉不起,近日轉咗行做地產。一位揀BBA,諗住一畢業就去大公司做管理層,點知一直載浮載沉,雖然僥倖避過幾次裁員,但都無機會再升,而遲佢入職嘅,因為時機問題,好多都高人工過佢(佢人工每年幾個%咁加,但某啲位嘅起薪點一年已經升一倍),令佢十分無癮。 反而果位職業治療師,畢業時未發生沙士,醫院好少請人,佢無奈之下唯有去做文員。之後發生沙士,政府開始加強醫療方面嘅開支,啲乜乜治療師忽然變得好景,人工差唔多年年加7成,依家40幾歲已經有7萬幾蚊人工,雖然唔算飛黃騰達,但供樓養車無難度(佢仲要係08年果陣買落)日日朝9晚5準時收工,天未黑就已經返到屋企享受人生。 可能佢成個人生所賺嘅錢,未必夠我另一個top sales朋友多,但top sales日日帶住老母返工見客,做到hihi,未到12點都返唔到屋企。話就話年薪百萬,但有時賺好多,有時又食穀種,好唔穩定。而職業治療師就年年跳point,好早已經可以預視自己幾年後嘅人工,進修或置業都可以好有預算,對我嚟講呢啲先係羨煞旁人。 據聞家連社工呢科都爭崩頭,相信唔多唔少都係因為社工都屬薪高糧準嘅工作。我個年代係要好熱心嘅人先會揀讀社工,但今日好多人就為咗穩定有糧出而去投身呢行,只能夠講世界已變,香港變得更快。喺香港,生存都係一件難事。有學者講過,當年輕人個個都想去做公務員,呢個社會就出事,衣家香港就係咁。原本香港係一個處處機遇,充滿活力嘅地方,衣家就變成令人茫然,年輕人唔知出路嘅鬼城。The city is dying,呢句咁簡單嘅英文一出就成為金句,正正反映出時代嘅悲哀。

Read more

強烈呼籲同胞別到西貢淪陷區,識玩梗係去粉嶺高球場等私人會所

十一黃金週來臨,香港照例逼爆內地客。唔知幾時開始,有內地客或省錢或體驗大自然,居然到西貢紮營代替租酒店,輕而將西貢變做淪陷區。當年日軍又槍又炮,打得咁辛苦先佔領到香港,依家同胞們用幾張高鐵飛就做到,真係唔好話唔犀利。 報紙報導有同胞因擔心西貢會湧入大量同類,所以寧願早啲入去玩,玩完就趁同胞們未殺到就執嘢走人,可見淪陷區可怕到連內地人都怕。 其實計我話,西貢呢啲多同胞到好似返咗祖國嘅地方,去唔去都罷啦,要喺香港深度遊,梗係去啲暫時冇乜大陸人去嘅地方,例如禮賓府、粉嶺高爾夫球場,或者各個私人會所之類。 呢啲場所雖然唔係成日開放,但對好多大陸人嚟講,喺門口影下相已經係深度遊。如果仲係唔滿意,佢哋甚至可以集體去信要求嗰啲私人會所開放俾祖國同胞參觀,反正嗰啲會所嘅用地多數都係屬於香港政府嘅,而香港政府又係屬於中國嘅,只要中國人齊心,發起要求參觀私人會所,你估佢哋夠膽唔開門迎接? 中國對香港偉大無私嘅愛,當然唔能夠只有上水、西貢同圓方嘅居民去領受,各私人會所嘅會員們更加應該與同胞們多啲交流,多啲同佢哋一齊打吓golf游吓水,讓同胞們感受一下香港美好高端嘅一面,返上去唱好香港,吸引更多人來,咁香港就真係唔發都難喇!

Read more

中國大媽為何此愛穿和服

到京都走一趟,發現極多穿和服的中國人,尤其是與和服根本毫不匹配的大媽,看得人連幾日前食的烏冬都要嘔吐出來。我心裡納悶:為什麼中國人,尤其大媽們,這麼喜歡穿小日本的傳統服裝?中日不是有血海深仇的嗎?日本不只是一個偏隅小島嗎?她們的傳統,又怎可與璀璨輝煌的中國相比?從來不見中國人穿泰國、越南,或者非洲好朋友們的傳統服飾,卻趨之若鶩地爭相穿和服,到底為了什麼? 在酒店中偶然認識3位來自中國的大媽,我試著用崔世安式普通話問她們為什麼中國人愛穿和服。怎料幾位大媽聽後哈哈大笑,不斷說:「沒有啦,沒有啦!」我問:「什麼沒有?」大媽解釋:「中國人哪有討厭日本,討厭就不會經常飛過來玩啦!」 她們續道:「日本什麼都好,我認識的中國人都愛死它了,怎會討厭。」我驚訝道:「但我見中國網民在網上討論區,每當提到日本時,無不用極度鄙夷和敵視的態度去討論,好像日本人殺了他全家般。」大媽笑道:「那你有上過中國旅遊網站的討論區嗎?你看到中國網民熱愛日本文化,熱切期待到日本旅遊的一面嗎?」 大媽們的眼神像在嘲弄我「不懂國情」,續道:「中國網民沒什麼可以罵,所以唯有拿日本來出氣,但實際上他們未必一定討厭日本,但哪有辦法,日本是唯一在歷史上算是有點痛腳被我們抓住的地方,不罵日本,難道罵自己國家嗎?罵完河蟹掉你也看不到啦!」 我再問:「那麼早幾年那些激烈的抗議行動呢?難道不是針對日本的嗎?」大媽笑回:「聲稱討厭別人國家,卻在自己的家園砸車打人,你認為他的怨氣其實是在對準誰?真的憎恨日本,不是應該到日本放火燒屋嗎?為何被弄得死去活來的都是自己人?小伙子你太不懂解讀中國人的行為了,如果你以為中國人表面上說和做的就是實情,那只能證明你太天真,而且完全不懂中國文化。」 「那你們也不用每個來到日本都非要穿和服拍照不可呀!」我嘆道,內心其實在埋怨她們醜化了優雅的和服。 其中一個大媽笑道:「漂亮嘛,人都喜歡漂亮的東西,不是嗎?日本很多東西都又美又安全,品質又好,中國人都愛死了,喜歡好的東西難道也有錯嗎?」說完三個大媽笑作一堆,然後她們又再繼續討論下一站到哪裡血拼。我從她們的眼神中,看到中國人對日本,對美好事物的由衷愛慕。中國人仇日,根本就是放屁,他們一有機會,就會蜂湧舔盡日本滴下來的每點汁液,哪怕別人只視他們如蒼蠅。

Read more

強國人湧港機場轉機,馬時亨卻叫人去廣州搭飛機

香港官員與民情脫節有多嚴重?馬時亨力sell高鐵,居然指香港人可以乘高鐵到廣州,然後再到白雲機場轉機。有不少網民滿腹狐疑,香港明明有機場,為何要到廣州搭飛機?而且高鐵廣州南站到機場也有一定距離。 幾乎同一日,十一國慶期間大批內地居民湧港逼爆落馬洲口岸,引發混亂。當中大部分人到香港就是為了到機場轉機。 香港機場服務好,準時,班次選擇多,沒有空管,可以選擇的話誰也會選到香港搭飛機而非到廣州,但馬時亨sell高鐵竟不提「貫通全國」、「直達XX」之類,卻竟叫港人山長水遠搭高鐵到廣州再長途跋涉到白雲機場,就為了明明在香港已可以做到的搭飛機?高鐵除了載人去轉機,已沒有其他優點了嗎?經馬時亨一提,高鐵又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優點。 上千億建一條鐵路去載港人上廣州搭飛機,有人說幾年後沒有人會再說它是大白象,但這東西不是大白象又會是什麼?不叫大白象,是否叫垃圾?請有關人士解釋一下。

Read more

當中產都反抗時,林鄭政府必出事

近日有兩宗新聞頗為吸睛,一則是翔龍灣居民抗議屋苑商場變成專做自由行生意的商店,另一則是有九龍站居民抗議高鐵通車後,令圓方商場的人流變混雜。 這兩個地方都是私樓,居民大多數是被網民戲稱的離地中產。所謂離地中產,意思就是收入雖高,但對社會問題視而不見,不聞不問,甚至經常指責抗爭者,認為他們搞亂社會秩序,認為抗爭者都是因為不努力而受苦,卻想向富人分家產的廢青。 中產走上街向來不多見,當然香港是發生了很壞的事,以致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才會逼到他們上街。中產們走出來不一定能讓香港變得更好,可是他們要推倒一個小小的香港政府,卻易如反掌。 你願不願意承認都好,中產的政治能量,總比低端屁民大得多。中產者往往在某些方面掌握著萬千市民的生活及想法,所以影響力頗大。例如其中一個九龍站住客麥明詩老豆,本身是中學校長,每天影響著上千個家庭,這批家庭當中可能有一部分本身又是中產,又影響著其他上千個家庭,當中更說不定其中一人正是張小明之流的親戚,牽連極廣,絕非圍爐打飛機的層次。我經常覺得某程度上,為何50萬人上街可以逼走董伯伯,關鍵在於當中有多少個中產參與。 由於離地中產往往在貼地層面影響著萬千家庭,執政者無論如何不需靠市民選票,都無法忽視他們。現在中產們開始憤怒了,怒火還未燎原,可是林鄭如果掉以輕心,說不定隨時腳痛返英國。所以我建議林鄭還是乘乘管制一下自由行吧,放心,中產們很易滿足,只要搞不到他們居住的社區就好。限制中國旅客全部只能去新田購物城,包保全香港人都支持你,那就不怕689會回歸搞局啦。

Read more

瑞典到底要道什麼歉

瑞典的電視台拍片嘲諷中國人隨地大便和吃狗肉等,令中國人抓狂,怒指瑞典「辱華」,事件更上升至外交層面,中國以官方身份要求瑞典方面道歉,遭對方冷淡回應,玻璃心碎完一次再一次。唯一得益者可能是宜家,因為據說有中國人表示不會再到宜家睡覺,藉此「教訓」瑞典,相信該傢俬店應會清靜不少。 相對於中國人如何發狂,我更想知道中國人為何發狂。他們要人家道歉,但連人家做錯甚麼事也說不清,如何道歉? 中國人說瑞典「辱華」,但誠然人家的嘴臉如何具挑釁性,如何討厭,但人家都只是「提醒」,沒有什麼侮辱成分,最多只是暗嘲。小時候我暗嘲其他同學,老師也不會罰。刺中癢處,笑得精妙的話,甚至會引得別人讚賞。瑞典方面說中國人不懂幽默,相信就是這意思。 那麼,指控瑞典誹謗,言論不實又如何呢?這就更不靠譜了,中國人真的喜歡到處大便,又真的有吃狗肉嘛,人家好心提醒你,你說別人「侮辱」,只能說你心虛,那以後不要再做就是了,事實上根本沒有人羞辱你啊! 事件應是由中國旅客到瑞典求免費住宿不遂而搗亂開始,其實過程中有不少機會可以令事件不了了之,但中國硬是要戰狼上身,硬是要跟進追究,雖遠必誅,以顯自己的「大國威權」,結果連連出醜,這種窘況可說完全自找,與人無尤。好笑的是中國剛轟瑞典「辱華」,不到一星期又被人拍到有中國人在非洲隨處大便,你還真好意思叫人家道歉?先穿回尿布,控制好你國民的括約肌再說吧!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