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小學大多閒置,辦校一年變租予商人做加工廠

中國自1989年起陸續在全國各地建希望小學,總計有19814所,可是近日有調查發現,這些校舍大部分已經空置,使用年期只有1至6年。其中貴州一間小學,辦校短短一年,便變成加工廠。 貴州省凱里市龍場鎮一所35萬元建成的「老山希望小學」,使用了僅一年半時間就被棄用,現租予一名商人進行廢品加工。辦學團體解釋,當初規劃時預計會有大批村民搬到附近,可是最後計劃落空,所以招生不足,被逼停辦。 汶川大地震後建的首間希望小學-南山鎮中心小學,也於辦學6年之後停辦。當初這所小學耗資200萬興建,但現在因附近小孩多數已隨父母到城鎮生活致生源不足。 面對大量閒置的校舍,有建議應將小學改成「寄宿學校」,吸引區外學童就讀。也有人認為現時已經甚少兒童會留在鄉村,反而在城市興建農民工子女學校更能幫助基層。

Read more

日本大學遭中國學生抗議歧視,中國籍學生比其他留學生須多付24萬日元學費

近日東京福祉大學遭到大批赴日中國留學生抗議,指大學涉嫌歧視中國人。事緣有欲申請入學的中國人發現,東京福祉大學的留學生入學申請表上,「中國申請者」與「中國以外申請者」分開兩個欄目,而中國籍學生的學費為87萬日元,非中國籍的留學生學費僅62.8萬日元,中國學生須比其他國家學生多付24.2萬日元! 東京福祉大學未有對此作出回應。不過有不願透露姓名的教職員對日本傳媒指,只有中國留學生需要參加學前培訓(包括日語教學,其他國家留學生則多數本身已懂日語),所以學費需要調高。另外中國籍申請者眾多,但學校的留學生配額有限,所以透加價來調節。 抗議者指,日本提出「30萬留學生計劃」時,強調開放、公正,然而東京福祉大學單獨針對中國留學生調高學費,有違以上原則,有國籍歧視之嫌疑,希望日本文部科學省能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勒令該大學對有問題的部分予以整改。 東京福祉大學的學科主要圍繞社會福祉,包括社會工作和心理學等。該校有8000名學生,留學生佔了當中的5000人,其中中國學生佔了大多數。早前校方宣佈有700多名中國學生入學後不久便失蹤,亦無繳交應付的學費。

Read more

人民大學教授送兒子到美國留學後,批評美國教育太鬆散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高鋼在兒子小學4年級時,將他到美國留學。而兒子在中、美兩國就讀的經歷,讓他「感概萬千」,並出版《遭遇美國教育》,評論美國的教育。 高鋼在書中批評美國的教育過於鬆散,尤其數學的課程進度非常緩慢。可是他大讚美式教育鼓勵學生發揮創意,也樂於見到孩子能夠自行到圖書館查閱資料,撰寫有自己看法的報告。 他認為美國的教育「沒有讓孩子去死記硬背大量的公式和定理,但是,他們煞費苦心地告訴孩子怎樣去思考問題,教給孩子們面對陌生領域尋找答案的方法;他們從不用考試把學生分成三六九等,而是竭盡全力去肯定孩子們一切努力,去讚揚孩子們自己思考的一切結論,去保護和激勵孩子們所有的創作慾望和嘗試。」 高鋼認為中國的死記硬背式教育有其歷史文化淵源,但是在當今注重創造力的信息化社會,死記硬背不會為學生帶來競爭優勢,中國的教育實在有檢討的必要。 高鋼的書近日成為內地網民熱烈討論的話題,有網民指要有對兩國教育的覺悟,首先是要有能力送子女到外國讀書;有網民指連中國的學者都送子女到美國讀書,便已說明中國的教育有多大問題;有網民指在中國要成材,靠的不是知識,所以怎樣學習沒所謂,重點是在哪所學校讀、和誰做同學等。

Read more

澳洲國立大學宣佈:將限國際學生人數以提升教研質素

在多個調查中都位列全澳洲大學首位的澳洲國立大學,校長施密特接受參訪時表示,國立大學現在的留學生人數已經達到飽和狀態,無法接受更多國際學生。學校將會將更多的教育資源投入提升教學質量和科學研發之中。 施密特認為,只有當重新劃分教育資源的分配有利於國立大學提升自己在國際上的學術排名,對學校的聲譽和競爭力都有好處。 有評論認為校長雖無明說,但言論卻暗示了留學生過多會影響學校教育水平的觀念。 據統計,從2013年到2016年期間,澳洲國立大學國際學生人數從5590人增加到7425人。2016年時,中國留學生佔國際學生人數達59.1%。澳媒《悉尼晨鋒報》就曾報導,該校早意識到中國學生佔比過高對大學造成的問題,因此早於2015年已著力推行「多元化收生政策」。

Read more

上課齊抽煙,強國大學教師另類教學捱批

日前一組照片在網上瘋傳,圖中見到一班學生齊齊在課室裡抽煙,場面詭異,引起網民熱烈的討論。 事件發生在中國雲南農業大學的「菸草學院」,據陸媒報導指,照片中的學生齊齊抽煙,是「專業課程」內容之一,讓學生更了解煙草,「從香氣的質量以及刺激性、口腔殘留與餘味,以及燃燒後的菸灰等方面學習香菸知識」。 學校又澄清,「品吸課」並非每天都有,教師也沒有強迫學生一定要吸煙。也有該課學生坦言:「菸草品鑑很正常,不要拿另類的眼光來看這門課」。

Read more

從李東海事件,看香港教師就業困難情況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有教師在校內自殺,震驚全港。該校校長被越揭越多臭史,觀乎傳媒報導,這位校長似乎不時對各教職員無理欺壓,而這除了反映校長的個人問題外,更反映整個教育行業的問題-人員流動性太低。否則校長如此不堪,為何各教師還不早早辭職? 教師一直予社會人士「薪高糧準假期多」的印象,這種看法直至現在也不算錯-前提是你要成為津校或官校的「常額教師」。 很多人都知道,現時香港中、小學老師分兩種,一種是任學校怎玩也可以的「合約教師」,他們大部分都只簽一學年的合約,有些全職,有些是兼職,也有「0.3」、「0.4」之類將一個全職職位工時及薪酬分割再分割(但工作量未必有分別)的怪胎。至於另一種,就是人人羨慕的「常額教師」。「常額教師」屬學校恆常編制下的職位,多以長工形式聘用,薪酬每年按年資及通脹遞增,無特殊情況下基本上校長沒有權炒其魷魚,是名乎其實的「鐵飯碗」。 可以選的話,當然人人都想成為「常額教師」,畢竟只有當「常額教師」,未來才會有保障。但問題是,隨著人口老化,出生率下降,教師空缺基本無增長,但每年卻仍有2千5百多名教育相關學位學生畢業,進入勞動市場(相對上,每年只有約2千名教師流失)。僧多粥少之下,教師要入行極之困難,大部分畢業生都要由合約教師或兼職教師,甚至做教學助理開始捱起。至於本身是常額教師,尤其已有一定年資的,要轉工就幾近mission impossible。各位回母校行一圈,都會發覺數十年前教自己的老師們,大部分仍在同一學校上班,可見行內流動性是如何地低。 校長無法隨便辭退常額教師,而教師對校長就算如何不滿,也因為無法在別處找到相同待遇的工作機會,所以雙方只能啞忍對方,直到其中一方退休或者死亡或者因各種理由辭職不幹為止。作為權力架構上相對較弱勢的教師,在封閉環境下與校長角力,這種沒有出路的壓力,往往是出事的根源。 李東海林老師的事件屬極端例子,不過老師壓力爆煲則是隨處可見,只是他們沒有選擇自殺,而是用其他方法發洩出來而已。有些老師,因與校長理念不一致,但又無法轉工,也無法與校長對抗,於是消極處事,每日眼神空洞,如行屍走肉,這種老師日常並不少見。 老師以這種狀態上班,對學生、家長、學校,甚至老師自己都非好事,但體制一日不改,這種情況只會繼續下去。 本人建議,教育局應考慮加強教師的流動性,讓教師可以盡情去尋找一個與自己教學理念一致的學校和校長。方法之一是大幅增加常額教席,推行小班教學,並規定教師的薪酬按年資計算,由學校向政府申請,以免學校為了省錢而只聘用年輕教師。以上方法,以香港政府的財力,不愁沒有資源推行,東區建一個極度醜陋的露天廣場就已花了一億,這筆錢已經可以請到不知多少名老師,更遑論各項以百億計的大白象工程。 當然,建大白象可以討好北大人,多多錢都花得物有所值。將錢用作改善教育,只能討好無法送子女讀國際學校的普通家長,花10元都嫌貴。香港人有這種政府,才是教育質素無法改善的根本原因。

Read more

美國教授稱中國有「作弊文化」,中國學生感到受針對

美媒WAMU網站報導,美國馬里蘭大學有位教授指中國有「作弊文化」,令中國的學生比其他國家更容易作弊。據指教授的言論引起了中國留學生的不滿。 韋伯等教授堅持認為,他們看到了很多中國學生的作弊行為,並且大學沒有充分解決這個問題。他曾指控一名姓吳的中國女留學生作弊,但經吳的投訴後,最終指控撤回。 吳認為是因為自己的中國國籍而成為教授的攻擊目標的。於是她聯同其他四名同學向大學辦公室提出申訴。他們聲稱韋伯教授在幾週內七次因為種族和民族血統歧視他們。 據吳說,韋伯當時對中國留學生說:「你們作弊才進入馬里蘭大學的。但現在在美國,我們不允許你們這樣做了。」韋伯還告訴全班同學:「所有中國學生都作弊。這不是你們的家,你們可以在家作弊,但是在美國不可以。」 韋伯在馬里蘭大學任教11年,一向受到學生愛戴。他向傳媒表示,在教授一個為研究生而設的會計課程時,他看到了很多作弊行為,而這堂課絕大多數學生都是中國人,他說這是他第一次教授這麼多中國留學生。 韋伯並不是唯一一位注意到中國學生作弊問題的教授。去年十二月,洛杉磯時報報導了一個類似問題。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教授說,作弊是中國學生的一個主要問題。亞利桑那大學教授更在研究中發現多名教授將中國學生定型為騙子。

Read more

澳洲悉尼大學推獎學金,中國學生被排除在外

澳媒《澳洲人報》報導,澳洲悉尼大學商學院推出了一個100萬澳元的獎學金計劃,吸引亞洲優秀學生到該學院就讀。有趣的是,該獎學金明確排除中國學生的申請,惹來中國不滿。 獎學金的主要目標是印度、南韓、印尼、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越南等地的學生。 商學院副院長John Shields指:「我們希望在亞洲國家的學術界中,樹立品牌認同。」目前,中國留學生占到該商學院國際學生的四分之三以上。與其他受到中國留學生青睞的澳大利亞頂尖大學一樣,悉尼大學也正在盡力降低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的風險。 在該計劃下,悉尼大學商學院將根據學業成績,向來自合資格國家的學生頒發國際獎學金。獎學金得主將獲得五千至兩萬澳元。 國際教育是澳大利亞的第三大出口產業,總值達到324億澳元。聯邦工黨指出,澳大利亞的國際教育變得過度依賴部分國家,存在風險,需要多元化。

Read more

荷蘭老牌大學關閉孔子學院

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之後,歐洲老牌大學-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也將於8月關閉孔子學院。 根據該校在網站上的聲明,萊頓大學將在2019年8月31日合同到期後結束與孔子學院的合作,不再續簽合同。 這家孔子學院於2007年在萊頓大學成立,萊頓大學在聲明中表示:「由於該機構的活動已經不再符合該校的戰略以及近幾年制定的方向,因此不再繼續與孔子學院合作。」 近5年多來,除美國外,加拿大、法國、瑞典等也都有大學關閉了其校內的孔子學院。 荷蘭萊頓大學成立於1575年,是目前荷蘭持續運作中最古老的大學。萊頓大學是歐洲大學聯盟以及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等大學聯盟的其中一員,享有極高的國際聲譽。

Read more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