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仔讀北區小學後,竟滿口「傻B」、「草莓」、「往右走」

北區小學一向有好多以普通話為母語嘅學生,我個仔好不幸要喺北區讀小學,漸漸地,我發現佢啲廣東話好有問題。雖然未至於讀音變得唔正,但啲遣詞用字就好古怪,除咗某啲物件會用咗大陸詞彙之外,更嚴重係有時句式語法都會用咗大陸格式。

據我所知,我個仔主要都係同返啲講廣東話嘅同學仔玩,其實我無刻意引導佢,不過始終大家都講同一種語言會有親切感啲,所以我見香港同學玩埋一堆,大陸同學又自成一角咁,似乎係常態,有時共融嘅嘢唔係你想共就共到。

不過話雖如此,始終大家經常接觸,難免互相影響,而我個仔講嘢,就明顯受到大陸同學影響,以至有啲不倫不類。例如「士多啤梨」佢會叫「草莓」,呢樣我相對較易接受,但「薯仔」佢講成「土豆」我就強力糾正佢。亦有啲詞係連我個仔都接受唔到,但佢啲同學就會講,例如「蕃茄」,佢有同學叫「西紅柿」,我個仔覺得又怪又難讀,所以佢會講返「蕃茄」,但每次講之前都要load一load先講到。

除此之外,我個仔同人鬧交時會話人「傻B」,呢啲就完全係大陸用語,我無法接受,我寧願佢直接鬧人仆街。

比用字更大鑊嘅,我認為係語法上嘅不倫不類,因為真係好影響溝通。例如我個仔會將「望上面」講成「往上看」;打機果陣會話「往死裡打」而唔係「打死佢」;又會叫同學「唔好找我」,問人「幾多個」會變成「有多少個」等,呢啲語句聽又岩巉,講又翹口,令大家都溝通得好辛苦,不過要佢改亦唔易,因為呢啲句子佢唔係背出來,而係每日同大陸同學互動之下慢慢演變出來,我依家可以做嘅係唔好令佢將之鞏固成為習慣。

其實香港人一直在語言上不斷與台灣、大陸甚至日本不斷互動演變,一直都相安無事,因為以前果種互動往往係慢慢嚟,去蕪存菁,啱聽順口至攞嚟用,唔好嘅就忘記佢。但近年大陸入侵太快、太廣,香港人一時難以適應,往往要硬食佢哋啲語言文化。好似我個仔呢啲仲建立緊自己語言系統嘅年紀,就會被擾亂,變得不倫不類。以前一班有10個新移民已經好誇張,所以好多時係新移民融入香港語境,但係家有學校中港學生各佔一半,就無話邊個融入邊個,變咗大家都好亂,我估香港讀書嘅大陸小朋友都有同樣問題。

當然,教育局掛住推動洗腦課程,唔會理你咁多,家長唯有自己努力,同子女多啲傾計,將正宗港式廣東話承傳落去,當幫自己小朋友,又幫香港保留自己嘅語言。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