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以為中國年輕人會較上一代體面,他們卻用行動表示其與祖輩並無分別

每當中國有人做出惡劣低俗的行為時,總有人急著幫忙開脫,解釋指上一代物資匱乏,沒有機會接受教育,所以行為表現會較粗鄙。辯護者認為新一代中國人在物質豐富、資訊流通的環境下成長,行為會較易跟世界接軌。加上他們自小接受學校和家庭的教育,年輕一代的行為將與上一輩截然不同。

這種論調獲得不少人贊同,很多人都樂觀地認為,這一代的大媽大叔死光了之後,中國人的行為應該會變得比較文明。可是事實上,我們仍然隨處可見八、九十後中國年輕人隨地吐痰、排泄、吸煙、喧嘩、插隊、使出各種卑劣手段獲取小便宜等,可以說上一代的惡劣行為,新一代沒有少做,某些惡行甚至變本加厲,所謂「新一代希望」只是泡影。

更甚的是,我們見到再新一代的中國幼兒,似乎又比眾八、九十後更加不堪,「一代比一代好」之說實在難以服眾。

社會學上有一套「社會學習理論」(social learning theory)。該理論認為人的行為模式,會受到社會上各種實際互動影響,即是說社會上人人都插隊,你也會跟著插隊,而且不會覺得有問題。課本上教你要乖乖排隊,對你的影響十分輕微,最重要是你的家人及你眼見社會上的人如何作為,才會對你造成最大的影響。這一代的大媽大叔是最具影響力的人辦,而他們的行為會透過日常的示範,千秋萬代傳承下去,即使大家口中如何否定他們,潛移默化之下,當你身處這個社會,自然會受到影響。

更何況,中國所謂的學校教育,根本就是笑話。學生們每天見到的,是家長爭相送老師紅包,或特權家長要求子女受特殊對待,甚至是老師教訓完學生之後遭其家長報復。在這樣的環境下接受教育,學生會突然學懂文明?

至於資訊,大部分媒體都被黨控制,造成扭曲的價值觀,網上稍具批判性的言論都會被迅速河蟹,這種氛圍之下,中國人根本不會深切反省自身的問題,他們只會覺得甚麼事情都是西方邪惡帝國在搞鬼,從而變得更加自我、乖張,整個社會的道德規範繼續沉淪,倒退成一個無制約的野蠻部落。

中港融合之下,香港某些方面已經出現倒退,可幸的是真香港人仍未死光,部分文明行為仍能有效承傳,而資訊暫時相對仍然流通,也有助我們辨別是非。希望我有生之年不會見到香港年輕人會在黨鐵站內三五成群蹲在路中心。希望香港年輕人在喝喜茶、看延嬉攻略的同時,不會忘記自己是個來自曾經非常文明的城市的真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