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屋老姑婆嫁大陸人,令我親眼見證佢哋點用盡香港醫療資源

我本身住天水圍村屋,交通極不方便,只有一架疏到唔疏嘅巴士,仲要行到出馬路,講緊起碼15分鐘,先有得搭。

此之所以,村入面嘅原居民,好多一早搬走咗,間屋就平平哋租比出面搬入嚟嘅人。而近年,我見有唔少磚才搬入嚟,貪呢度平租。

我隔離本身住咗個一個人入嚟租屋嘅老姑婆,後尾老蚌生珠,嫁咗比個大陸男人,申請埋對方嚟香港,再整多兩件小蝗子。

之後,個男人嘅老豆老母都搬埋落嚟住,完全唔識講同聽廣東話,甚至可能連普通話都唔識,日日聽佢哋一家用鄉下話溝通,全家除咗個女人之外,個個都唔洗做嘢,全日大部分時間喺條村度散步,都咪話唔逍遙。

佢哋經常返大陸,而早排個男人嘅老豆返咗去就無再落嚟。我八卦問吓,知道個阿伯身體唔好,所以喺老家休養。

隔咗一排,個阿伯又落咗嚟,但成個人謝晒,身體似乎相當虛弱。我當時好天真咁關心佢,問:「點解咁辛苦仲舟車勞頓?」佢哋無正面答我,剩係話多謝我關心。

有一次,有救護車來接咗阿伯入醫院,當時我都無為意,剩係識感嘆年紀大機器壞。後來,我見有「非緊急救護車」送佢返屋企,我先開始發覺唔對路:「點解會咁好招呼?」出院唔係要屋企人接走,然後自己搭車嘅咩?

再之後,隔日就有醫療專車晨早嚟接走阿伯,下午3、4點就送佢返屋企,而佢屋企亦多咗部氧氣機,阿伯有慢性阻塞性肺病,長期要插住氣喉。

原來,阿伯自從個仔娶咗個香港老姑婆之後,就申請埋父母嚟香港,依家全家都已經係香港人。佢哋無事無幹就得閒返吓老家,但發現有病,就拿拿聲落嚟香港。老人家有事call救護車無得講,但原本醫生叫佢哋自己出院,但個男人就同醫生講話自己住鄉郊,無車返,話阿伯返屋企途中出事係咪你負責,個醫生怕咗佢,安排咗「非緊急救護車」送佢返去。

阿伯部氧氣機係醫院安排社福機構借比佢嘅,每日亦安排醫療車接送佢去日間醫院做復康護理,佢申請到醫療豁免,以上種種全部免費。而佢個仔娶香港老姑婆之前,阿伯根本未嚟過香港,對香港貢獻係零。

香港嘅醫療資源本身已經唔夠,依家仲多咗一班識善用制度嘅人,而制度嘅漏洞,班政棍又無意修補,甚至有意再擴大,咁個系統唔爆煲就有鬼。我鄰居嘅例子相信只係冰山一角,全香港到底有幾多資源係用咗喺呢班對香港零貢獻嘅人身上,有無官員可以答到我?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