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殿堂作家芥川龍之介:中國就是猥瑣、殘酷、貪婪、髒亂

日本殿堂級的作家芥川龍之介,作品曾被魯迅翻譯,更被著名導演黑澤明改編成電影《羅生門》。像很多上世紀初的日本知識分子,芥川亦對中國十分嚮往。可是當他真正深入認識中國之後,他對中國的幻想破滅,更指中國就是猥瑣、殘酷、貪婪、髒亂,代表著智慧、憐憫和勇氣的典型如杜甫、岳飛、王陽明、諸葛亮之類的人物一個都找不到。

1921年3月至7月,芥川龍之介以大阪每日新聞社特派員身份來到中國,在中國逗留了120餘日,先後遊覽上海、杭州、蘇州、南京、蕪湖、漢口、洞庭湖、 長沙、開封、洛陽、龍門、北京等地。 他回國後,在報紙、雜誌等媒體上陸續發表了《上海遊記》、《江南游記》、《長江遊記》、《北京日記抄》、《雜信一束》等文章,後集結成《中國遊記》出版。

日本大正時期,中國對於日本人來說是個時尚的「外國情趣」,中國古典文學作品被日本人奉為瑰寶,可是芥川對中國的印象卻極為負面。

芥川龍之介如此形容他第一次踏進中國的情景:剛走出碼頭,幾十個黃包車夫一下子就把我們包圍了……原本「車夫」這個詞留給日本人的印象決不是臟兮兮的,反倒是那種威猛的氣勢,常給人一種彷彿回到了江戶時代的心境,但是中國的車夫,說其不潔本身就毫不誇張,而且放眼望去,無一不長相古怪。他們從前後左右各個方向各自伸著脖子大聲地叫喊著,不免令剛上岸的日本婦女感到畏懼。

之後芥川龍之介又指在中國經常見到人隨街大、小便,令街道及河流永遠髒兮兮。他形容:陰天下聳立的中國式亭子和泛著病態綠色的水池,以及傾入水池的一條粗實的小便,——這不僅是一幅令人感到憂鬱的風景畫,同時也是我們老大國辛辣的象徵。我對著那個中國人的身影凝視了許久。

芥川又試圖從九江停泊在潯陽江面的船上,尋找著《琵琶行》裡的景緻,「卻沒想到從眼前的船篷裡伸出來一個醜陋至極的屁股,而且那隻屁股竟然肆無忌憚地悠然地在江上大便。」

芥川又到過多個景點,可是皆大失所望。「狹窄的河面,發黑的河水。 現實的中國和詩中的中國完全是兩個樣」;「看見的盡是骯髒粗魯的黃包車夫、貪得無厭的賣花老太婆、隨處大便的男人、京劇名伶的鼻涕」。

芥川龍之介總結:「現代中國有什麼? 政治、學問、經濟、藝術,難道不是悉數墮落著嗎? 尤其提到藝術,自嘉慶、道光以來,有一部值得自豪的作品嗎? 而且,國民不分老幼,都在唱著太平曲。當然,在年輕的國民中,或許多少還能看到一些活力。但事實上,他們的呼聲中,尚缺少那種足以傳達給全體國民的激昂的熱情。我不愛中國,想愛也愛不成。在目睹了這種國民的墮落之後,如果還對中國抱有喜愛之情的話,那要么是一個頹廢的感官主義者,要么便是一個淺薄的中國趣味的崇尚者。即便是中國人自己,只要還沒有心智昏聵,一定會比我這樣的一介遊客更加地不堪忍受吧。」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