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迪迪尼故意對過千港人說普通話,8成人會應機,當中一半人竟然這樣犯賤

我喺主題公園做過兩年,見盡大陸人啲衰格嘢。不過我又諗,唔係香港人咁都忍到佢哋,比人X到上面都仲笑口噬噬咁對住班「恩客」,香港駛淪落到咁?所以香港嘅淪陷,我覺得係香港人自己做成的,係香港人犯賤,天生鍾意比人X,墮落與人無尤。

我在主題樂園做嘢嘅兩年間,為咗玩嘢,同埋想印證吓香港人係咪真係咁犯賤,我不時實驗式咁試下同港客講普通話,兩年間都玩咗過千次,而我發現,當你用普通話同港人講嘢,當中近8成人都會應機,有兩成人就係聽唔到或者無禮貌或咗為捍衛本土語言,係唔應我甚至會睥我的。

人哋用咩語言同你講嘢,應一應人都係禮貌,唔算犯賤嘅。應我嘅港人當中,有一半人會應返我廣東話「你好」或者「蝦佬」,又或者點頭笑一笑。至另一半人當中,有一半會用普通話同我講返「你好」。而繼續講落去,有一半人係講到正常至流利嘅普通話同我溝通。至於剩返果另一半,我就真係覺得好犯賤。

呢班人,居然會笑口噬噬咁,強行用古天樂溝崔世安式嘅普通話,腰部微曲,頭輕抬起,如奴才見到主子咁用普通話同我傾計!

我只係一個公園職員,佢哋係客,當然無需要奉承我,佢哋咁嘅反應,我估係因為慣咗。佢哋平日一開口講親普通話,就係咁嘅奴才相,所以對住我,都係咁嘅衰樣。我強烈懷疑佢喺沙沙返工,經年累月,比客X完又比老細X,X完再出返去繼續彎腰服侍恩客,久而久之,一開口就沙沙上身。佢哋習慣咗,無論對方幾咁難頂,幾咁俗氣,即使你明知佢只係一個社會底層嘅人,但只要佢開口講普通話,你就要即刻變做狗,要當對方神咁拜,要彎腰抬頭講普通話,因為你明白佢哋即使著對爛布鞋,都隨時會買過萬蚊嘢,無咗佢哋,你會冚家剷。

甘心做狗嘅香港人我諗唔會係大多數,之但係呢班人往往在第一線與大陸人接觸。大陸人來到香港,第一次同港人互動就係呢班狗,再加上佢哋喺電視見到代表香港出嚟講嘢嘅又係咁樣嘅人,漸漸地,佢哋對港人嘅印象,就只有一個字-「狗」,全部都係狗。

香港淪陷,與其怪大陸人低質素,不如怪香港太多人型狗,一個充滿人型狗嘅地方,點會有人尊重?不過好消息係,一個地方當狗多到一個點嘅時候,人就唔會再去,剩低啲狗喺度互相咬噬,成為真正嘅人間煉獄,一拍兩散。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