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一次奈良,終於明白為何奈良鹿只攻擊中國人

近年到日本旅遊的中國人數量多得驚人,而到奈良餵鹿亦成為不少中國人的行程安排一部分。而一直與人類和平共處的奈良鹿,突然在這幾年發生多宗攻擊人類事件,當中大部分與中國人有關。

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何中國人愛奈良鹿,牠們(我有用錯字嗎?)的性格和生活態度根本是兩個極端。奈良鹿祥和、寧靜,中國人則浮躁、喧鬧,兩種不同的生活風格強行走在一起,哪怕只是短短半日的旅遊行程,也肯定會擦出火花。

早年曾經到奈良體驗餵鹿,那時香港人未算太多,中國人更是少之有少。遊客中主要以韓國、台灣及日本當地人為主,整個奈良氣氛寧謐,古都氣息瀰漫在空氣中,相當療愈。

約十年前再訪奈良時,香港人已經多得不得了,那種讓人神馳的古都感覺也已基本蕩然無存,反而開始略有寶蓮寺式的旅遊區俗氣感覺。不過香港人多麼庸俗都好,基本上還是守規矩的,所以奈良開始有點喧囂,但未至於混亂。

至於近日再度到奈良時,整個古都已大致被中國人佔領了。中國人不用槍炮,只靠一雙腳和一人一張嘴,已經能令別國的古都消失,變成比尖沙咀更自由行的地方。

身處近鐵站,已經見到滿滿黑壓壓的人頭,吆喝和呼叫聲此起彼落,當時我已經心知不妙,有離開的打算,但又不想令家人失望,只好硬著頭皮向著奈良公園直衝。一路上只見鹿兒好像比以前燥底了不少,搶鹿餅也比以前更急進,似乎被人氣弄太多,生怕慢了就無餅吃。

沿路所見,中國人遊奈良的方式可謂「慘不忍睹」。我不明白為何中國人無論男女老幼,都總愛用一種充滿挑釁性的方式去逗弄動物。中國人餵鹿餅,總是要在給與不給之間作弄小鹿一番,折騰一輪之後,小鹿才像馬戲團的動物般,要以近乎跳火圈的難度動作才搶到鹿餅,這時那名餵鹿人與同伴們往往會歡呼喝采,小鹿卻已經全身著火。

我又見到有強國小孩意圖騎在鹿身上,被母親喝止。該名母親開口第一句,不是告誡孩子不要傷害動物,而是「這隻太大了,跌下來會摔死你」。即是說,如果動物足夠細小,不會造成危險的話便可以騎上去了。

我亦見到有成年中國男人在鹿的背後大力拍牠,當鹿回過頭時,就一班人笑著奔走逃離,像小朋友作弄人般。怪不得中國近年出現「巨嬰」這一詞,指有些人的身體已成熟,但心智卻仍像幼兒般,今次總算見識過了。

安祥寧靜的奈良與喧嘩吵鬧的中國人錯置強行放在同一個場景,畫面其實頗有喜感,可是我卻笑不出來。我個人認為即使再給500年時間,中國人的德性都不會變到哪裡去,但是他們要改變其他地方(主要變差),卻只要短短幾年就可以。除奈良外,據聞近年冰島等地都已被中國人攻陷。中國人這麼喜歡到這類地方旅遊,顯示中國人也愛靜愛美,可是他們自己卻嘈吵醜陋,當他們去到每一處既靜且美的地方時,就強行將自己的習性污染當地。當這種侵擾到達臨界點時,自然會出現反抗。奈良的鹿雖然溫馴,但始終是動物,沒有人類的法律、規範等枷鎖,忍不了便攻擊人。牠們雖然是動物,但一樣懂得分辨善惡的。

Close
讚好香港醬聞FB
醬聞隨時送上